分享

男人嘛~有什麼不能談的

那天,登上社會新聞的那個朋友中午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他想回到球隊,事情已經解決了,他想不計代價的回到球隊。他打算晚間去找領隊洽談,尋求他的原諒,然後兩人一起過來找我討論相關的事情。 
對於這件事情,其實我一開始就認為這是一個單純的事情,但是被人所搞複雜了。說穿了就像是瞭解內情的志緯所說:這兩人因為這件事情產生心結。問題在大家的認知上,球隊是領隊安主的,所以跟領隊交惡的 TG27,自然而然會被排除在球隊之外--如果領隊真的這樣想的話。 
晚上,其實我想徹底解決這件事情,也擬好了戰略--約他們兩個去吃個冰。終於到了談判的時刻,而我跟TG27的想法也一致,就是去邊吃冰邊聊天。然後我們有點尷尬的進入了我家旁邊頗受歡迎的冰店,坐了下來,一開始大家都是沈默以對,埋頭吃著自己點的挫冰。 
我打破了沈默:你們討論的結果是什麼? 沒想到這時候領隊裝傻,所以我才把話題導回正題。結果 TG27 開始發揮他的口才,低頭認錯,也表達希望續留球隊的意願。他也知道這件事情給許多人帶來很多不好的想法,所以他希望大家能原諒他。我個人的想法是,這其實是兩碼子事情,個人私事跟球隊的事情不能混為一談,但今天若領隊安主執意因為兩人的交情不佳而趕他出去,那我也無話可說,這畢竟就不是我所能管轄的。但如果要徵詢我的意見,那我會同意他繼續留在球隊,因為他對球隊並沒有傷害啊~更何況我有什麼權力剝奪一個對球隊沒有產生傷害,但是卻很想打球的朋友打球的權利呢? 
後來我們的話題就開始轉向,轉到上週社子島比賽離奇輸球的情況,轉到我們新球衣該做什麼款式;然後聊到往事,聊到我們某年去參加鶯歌鎮長盃的比賽,結果我該場被某人連續轟了兩支全壘打,而那個某人就是現在 La New 熊隊的黃龍義。聊到這,大家心中的疙瘩大概都已經消失於無形了吧?我看到的是三個好朋友在回憶往事,在回憶棒球曾經給我們的美好回憶,至於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也許仍舊困擾著我們,但是現在卻不是重點。當我們結束這場討論,卻意外的發覺這是個沒有意義的會議,原因是其實大家都還是朋友,站在這個角度上,有什麼事情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的需要找出結論? 
不過我誠心希望這兩個人從這次的事情得到教訓,錢不好賺啊,友情也不好維持啊!人生有多少時刻可以與好友共同回憶過往,就我的記憶中,只有去年的中秋節,我們在只剩十度的拉拉山上圍著暖爐,暢談彼此這些年來的際遇而已。認識十多年的朋友,在這些年來卻只有這麼幾個小時的時刻可以好好聊一聊,怎能不叫人珍惜呢?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