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泰巨坎坷的2007

2007 年度,真的不是一個屬於「泰巨」棒球隊的年度。 
首先要提到的,當然就是球隊改名的事情。因為今年度球隊其實一直不大順利,首先是之前曾有失控惡例的王仁邦又在今年 1 月 1 日的比賽,由於對於裁判判決不滿,竟然手拿了棒子就想 K 裁判。幸虧被當時門口許多人給架住了,否則後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真是不敢想像~所以只好又將他砍掉了。 
有鑑於此,領隊去問濟公的同時順便問了一下球隊的事情,而濟公建議將泰巨這名字改為「麒麟」。 
好啦,雖然我們名號改了,但球衣還是決定沿用過去泰巨的紅衫,卻沒想到打到現在為止(07/22)的戰績是 16 戰 3 勝 12 敗 1 和,真是令人 Orz 到谷底的成績。很多隊伍明明大家看都覺得沒我們好,但我們就是贏不了。 
也許是被我們帶賽到,我們參與的聯盟,也去掃到颱風尾 -- 第六季打到一半居然有三支球隊忽然退出,所以球季只好提前腰斬。而開始進行第七季。 
就在 07/15 我們打出應有水準,以 8:1 獲勝之後,曾經讓我一度以為我們即將走出陰霾,開啟如去年中一般的連勝之路,豈料這居然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或者可稱做是颱風前的晴朗。7/22 當日早上六點,我就收到了來自林繼斌的簡訊,內容居然是『我現在正在派出所,今天要跟你請假』。原本我以為是他酒醉闖禍了,孰知後來打電話確認之後,才知道問題有點大條。但是當下也無法多想,所以只好拋下雜念去比賽。直到安主這時來球隊,親口跟我們稍微解說了一下林繼斌所遇到的情形,我才發現問題比我想的又要更大條許多。 
大概是因為受到這個消息的影響,在社子島進行的這場比賽我們面對一支很爛的隊伍,但我們居然又被很爛的隊伍打敗了,真是無語問蒼天....而且可說是輸在裁判的誤判上。這都無所謂,輸了就輸了儘管是誤判,但要不是我們打的爛,也不會輸。但沒有想到被我極力促成回球隊的廖博志選擇在這個時候發飆,怒罵了最後接球的一壘手范凱鈞,因為他平常就很看不慣范凱鈞對於自己的錯誤老是喜歡找理由,雖然這次『可能』並不是范凱鈞的問題,但....他還是硬生生的頂回去,並造成另一個問題。雖然沒有在當下釀成口角甚至衝突,但....又給我找麻煩 Orz。最後由於廖博志明顯表態不願意回鍋所以我就順勢的砍掉他了。 
隔一天禮拜一,我才開始在各大新聞網與報紙上得知林繼斌所遇到的情況大概~搞了半天是組頭之間的糾紛。而夾在中間的領隊是認識雙方的中間人,結果因為擔任下線的林繼斌賭金收不回來,上頭的組頭就要討債,結果就變成林繼斌被軟禁,而林繼斌的家人此時報警救人 XD (這是連續劇嗎?)後來是聽說無罪開釋了,因為聚眾賭博並沒有聚眾的事實,所以放人。(難怪職棒賭博抓不完) 
問題還沒結束,現在林繼斌避不見面(聽說是律師的意見,大概是認為這筆錢是非法利益所得不需要歸還大組頭),擔任中間人的領隊安主就慘了,一直被催,導致現在雙方關係已經破裂了~林繼斌大概也無法回到球隊了。 
唉唉唉~今年才剛過一半耶,怎麼這麼多負面的東西啊~是怎樣!真不知道我撐起球隊的理由為何了,我只想單純的打球,這樣也那麼困難....如果事情惡化下去,那我想我也該另謀出路了。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