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後的情書《 Last Letter》

最後的情書 福山雅治 松隆子 廣瀨鈴 森七菜
裕里(松隆子 飾演)的姊姊未咲身亡,告別式後,裕里的女兒颯美(森七菜 飾演)要留下來陪伴表姊鮎美(廣瀨鈴 飾演),外婆要颯美住到暑假結束。
裕里帶兒子瑛斗回家前,鮎美拿封寄給未咲同學會邀請函問她怎麼辦。
裕里去出席姊姊的高中同學會,用意是要告訴未咲的同學們她過世的訊息。沒想到被未咲的同學誤認為當年學生會主席的姊姊,沒人要聽裕里解釋,被拉入席同坐,被推上台代表同學們致詞。
裕里中途退席,在公車站等車時,她的初戀,姊姊的同班同學乙坂鏡史郎(福山雅治 飾演)跟著她出來,乍然見到鏡史郎,裕里嚇一跳。
寒暄後,鏡史郎邀裕里去喝一杯,裕里急著回家婉謝邀請,鏡史郎給她名片,印著小說家乙坂鏡史郎,互換手機信箱時,見到她的暱稱是兩個孩子的媽媽,訝異說:妳已經結婚有兩個小孩呀。還問她對那本小說的意見?裕里一頭霧水:什麼小說?那本小說?鏡史郎微笑不答。
搭上公車的裕里馬上收到鏡史郎傳來的訊息:25年來一直喜歡妳,還相信嗎?裕里回他:別戲弄大媽了。
裕里回家後告訴丈夫岸邊野宗二郎(庵野秀明 飾演)被人錯當是未咲,她過世的事沒機會說出口。丈夫問她:那妳去這趟是幹什麼?
野宗二郎看見擺桌面手機鏡史郎傳的那則簡訊,氣沖沖拿手機到浴室質問裕里:什麼叫做25年還一直喜歡妳?裕里說是誤會,要搶回手機。
野宗二郎不聽解釋,罵罵咧咧把手機扔進浴缸裏。
裕里繼續冒充未咲寫信給鏡史郎,說丈夫因那簡訊生氣,砸手機泡水毀壞,無法用手機連絡,只好給他寫信。
丈夫買回兩隻超大牧羊犬說為了觀察牠們的動態好作畫。照顧狗帶狗散步全成了裕里的工作,她寫信告訴鏡史郎這是為了懲罰她。
鏡史郎把回信寄到裕里娘家,鮎美讀了信,告訴颯美,我們來寫回信吧。
結果在東京的鏡史郎收到兩封筆跡不同未咲的來信。
鏡史郎(神木隆之介 飾演)在高三才轉學到宮城縣高中和未咲(廣瀨鈴 飾演)同班,參加生物社認識裕里(森七菜 飾演),常常一起去河裏撈生物做研究,裕里喜歡鏡史郎。
鏡史郎聽說學生會主席未咲除了功課好,也是校花,那段時間流感大傳染很多學生感冒戴口罩,他根本沒看清楚未咲真面目。裕里提議去她家看相簿,
未咲剛好回家,裕里頑皮摘下姊姊臉上口罩,說:這樣就看得清楚了。
裕里建議鏡史郎寫信給姊姊,她負責轉信,從沒收到回信的鏡史郎問裕里時,她說溜嘴信內容,鏡史郎問:妳偷看了信?裕里說是姊姊告訴她的。
鏡史郎代替請病假的同學參加學生開會,問未咲關於那些信……未咲反問他什麼信?
在生物社團鏡史郎罵裕里藏那些信,實在太過分。裕里哭著說已經把信交給姊姊,也帶來回信了。
鏡史郎拆開信,是裕里的告白請求交往,他拒絕。
裕里的婆婆參加同學會,來他們家暫住。裕里帶狗散步時,看見婆婆和位白髮紳士在神社參拜,她兒子跟兩個同學笑說是黃昏戀。
裕里給錢要小鬼去參拜順便買飲料補充水分,她跟蹤兩位老人進屋。她在門口鬼祟張望,救護車來了,原來她婆婆閃到腰啦。
婆婆從醫院返家休養,讓裕里幫她寄信,遲遲沒等到回信,她跑去白髮紳士家問,白髮紳士舉高纏著繃帶的右手,那天他也傷到手啦,沒法寫回信。
原來婆婆跟著白髮紳士學英文,裕里暫時幫忙訂正作業。她突發奇想借用老師家地址寫信給鏡史郎,沒想到鏡史郎找上門來。
鏡史郎直截了當說:妳是裕里,不是未咲,同學會那晚妳走進來我就發現了,為什麼大家都把妳當成未咲?他問起未咲現況,裕里慢吞吞說:一個月前過世了。
鏡史郎大驚,裕里實話實說:未咲因憂鬱症多次自殺未遂,這次跑到森林去真的死成了。父母親對外人都說是生病,怕被知道自殺會引來閒言閒語。
是跟阿藤陽市(豐山悅司 飾演)有關吧?裕里驚訝鏡史郎認識姊姊的前夫。鏡史郎幽幽地說:大學時曾和未咲交往,後來阿藤陽市出現,兩人分手,後來以未咲為原型寫成小說參加比賽,得了獎,出了書。
未咲上大學後和家人疏遠,嫁給阿藤也不說他的身家背景,遠野家對阿藤完全陌生。幾年前未咲的女兒鮎美腫著隻眼睛來找他們去救救媽媽,才知道未咲的住處,阿藤見到他們只說去買啤酒,就此一去不回。
鏡史郎找到未咲從前的住處,他翻看信箱信件時,中山美穗突然開門走出來,兩人都嚇一跳。她是阿藤現任妻子,問了他的姓名後帶他去酒館找阿藤。
最後的情書 福山雅治 松隆子 廣瀨鈴 森七菜
阿藤看到他不怎驚訝,當鏡史郎問他到底是誰?喊他學長,實際根本不是他們學校的人。阿藤挖苦他得不到未咲,就寫本小說來自我安慰,結果書賣不去,只是一書潦倒作家。
鏡史郎回到高中拍攝將拆除的舊校舍,遇到了帶狗來學校散步的鮎美和颯美,兩人是未咲姊妹少女複製版。讓他驚嚇的差點摔倒。
鮎美看著鏡史郎問:就是你寫信給媽媽?坦承自己冒母親名字寫信給他。問他肯不肯去家裏看看媽媽。
鏡史郎見到未咲用的是大學時的照片,青春美貌,初戀情懷,一時百感交集。
鏡史郎給未咲上過香後,聽鮎美說媽媽珍藏寶貝他寫的每封信,當父親對她們暴力相向時,她一直想,為媽媽寫這信跟書的人能來救我們就好了,那麼媽媽就不會死了。
從肢體動作聲音可看出鏡史郎一直壓抑的傷感,是那麼痛。
回東京前,鏡史郎去圖書館找裕里送給她舊校舍的照片,包括鮎美和颯美,裕里看著兩名少女告訴學長,這是她跟姊姊的女兒。
最後的情書 福山雅治 松隆子 廣瀨鈴 森七菜
最後的情書 福山雅治 松隆子 廣瀨鈴 森七菜
鏡史郎說知道,多虧兩人才能給未咲上柱香。
說再見時,裕里和鏡史郎握手,她開心地說:終於握到學長的手了。等了25年,終能握到初戀的手,真的太感動了。
《最後的情書》是岩井俊二將2018年自編自導華語電影《你好,之華》拍成日本版,妹妹代替去世的姊姊參加同學會,卻巧遇初戀,冒充姊姊寫信給初戀,藉由信件往返,讓姊姊死亡的真相、過去及現在,以及各自深藏在內心的初戀情懷流動觀眾眼前。
松隆子和福山雅治演出對舊日逝去的感情,重拾清澀情懷的細膩情感,讓人動容,很久沒看到這麼好看的日本電影了。 
相關戲劇作品—你好,之華 
福山雅治戲劇作品—追捕
松隆子戲劇作品—假面飯店 
#最後的情書  #福山雅治  #松隆子  #廣瀨鈴  #森七菜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征途《Double World》
  • 下一篇
  • 德國女孩《THE GERMAN GIRL》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