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光陰的.....

台北 淹水 照相館

老四攝影禮服

秋夜微涼,
正如杜牧「秋夕」所形容:
天階夜色涼如水 坐看牽牛織女星
於是,夜深之後,
我們又回到了那個不甚遙遠,
卻也不是很近的70年代。
多數人的既定印象裡,
相館的孩子會有比較多的相片留著,
畢竟,小朋友是這麼的天真、單純與可愛。
儘管在那個一捲不便宜的底片只能拍24張火36張的年代裡,大部分的爸爸媽媽還是都會幫小孩拍照留下紀念,比較可愛的階段只有小時候,此時不拍更待何時?
只可惜自己留下來的相片卻不多。
不是爸爸媽媽偏心不拍,而是......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那時候的台北,冬天特別的冷,
春天花特別的香,梅雨季也從不遲到,
夏天蟬鳴特別的響,颱風也特別的強,
同時真的真的不用懷疑,
颱風大雨過後的台北市,
其實還是常常會淹水的。
忘了是哪一年的一次颱風 ,
玩累的我早早就在家裡睡著了。
只是隨著颱風接近,「咻、咻」的風聲越來越強,看板也被被風吹的翻開來,不時發出「撇、撇」聲伴隨著忽大忽小的陣雨。
父親、媽媽跟父親的學徒們,
已經在店門及門庭中觀察著風勢雨勢。
「這雨這麼大,明天可能會淹水!」父親說。
接著簡單提醒學徒們準備蠟燭跟泡麵以備不時之需,就早早要大家休息培養體力。
父親自己則是繼續在修整台修整底片。
夜更深,風更急,雨也更大了。
突然一陣拼拼砰砰,
風雨聲中夾雜著大人們么喝著...
「快!快!水淹進來了,快搬東西。」
「注意!」「小心禮服!」

儘管吆喝聲跟風雨聲都這麼強烈,但都比不上我的睡意,等我突然醒來時,和室中只剩下我自己在房間,大哥應該也是到外面去幫忙了。
然後,
先是看到早期漏斗(扯鈴)造型的塑膠椅子,
從房門口飄了過去...
接著,一隻老鼠載浮載沉的在水中游著,
手腳不停划著、划著,還真的讓祂游上了椅子,這時候剛睡醒的我,才突然清醒意識到淹水了...
那時後六張犁新店面是有地下室的,
只要一淹水的隔天,就看到整排的店舖,都輪流借抽水馬達,將地下室的水抽出。
地下室儲放著許多的照片、禮服及器材,
所以淹水的第一時間是搶救生財器具,
至於照片,只要有底片就可以再洗,
不過因為水漫地下室,
所以我的很多照片連同底片也一併淹了,
於是,幼時許多成長的回憶......
就只能在那個六張犁3號站牌後的老四照相館地下室中永遠封存了。
#台北  #淹水  #照相館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台北市六張犁
  • 下一篇
  • 阿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