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粉鴿週記─Bender先生的來信


烏克蘭 羅馬尼亞 德涅斯特
  
   十月十日,國慶日。

  也許很多人無感,仍然過著晚睡晚起、吃吃喝喝、網美打卡,很一般的假日生活,但我們是否能永遠如此自由與慵懶?我們是否能在心底小小地慶幸與珍惜這樣的韶光?

  從開始明信片交換之後,偶爾出沒在信箱的各國明信片成為生活中的驚喜。雖然資歷不深,但收到的片從捷克到帛琉都有,最大宗的國家除了台灣(沒錯,台灣算是片量前三名),我收到的大宗都是德國與俄羅斯的片。而在今天,我想分享一張俄羅斯明信片的故事

  在去年的昨天,我收到了一封厚實的信件,來自莫斯科。袋子裡除了一張空白片,還有幾張(應該是)小而精美的電影宣傳頁,以及一封字體精美文情並茂的信。

   (其實我很少看電影 但小布跟阿龍真的帥)

  但我只有開心一瞬間,因為這位現居莫斯科的先生,訴說了一段令人感到悲傷的歷史,我稱暫且他為Bender先生。Bender先生出生在德涅斯特(Dniester)河岸一座名為本德爾(BENDER)的小鎮。在不同的時間它屬於匈牙利,羅馬尼亞,奧斯曼帝國,俄羅斯,蘇聯,也經歷過了瑞典國王卡爾十二世( Sweden Karl XII )的侵略。

  (有沒有熟悉的感覺?而至今Bender鎮的地理位仍然有些尷尬。)

  然而,最戲劇性的事件發生在1770年9月16日,當時該鎮屬於奧斯曼帝國的要塞,而俄羅斯軍隊攻進小鎮,殺死2000名俄羅斯人,5000名土耳其士兵被俘。這不幸的小鎮,悲劇尚未結束。1992年,摩爾多瓦和羅馬尼亞軍隊襲擊了Bender鎮,史稱「聶斯特河沿岸戰爭」。而Bender先生親眼目睹了這可怕的事件。至今涅斯特河沿岸地區的獨立問題一般稱為「德左問題」

  Bender鎮目前位於摩爾多瓦共和國,而摩爾多瓦共和國位於羅馬尼亞與烏克蘭中間。一般人認為它屬於摩爾多瓦,但實際上他們已有獨立國號,稱為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也就是今日「德左問題」所指。

  然後維基是這樣寫的;

  『聶斯特河左岸地區單方面宣布脫離摩爾多瓦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獨立,成立聶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自稱為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但未得到蘇聯政府和摩爾多瓦政府的承認。1991年8月25日,聶斯特河沿岸宣布脫離蘇聯獨立;11月5日,改國名為「聶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共和國」。1992年5月2日-7月21日,與摩爾多瓦共和國政府發生聶斯特河沿岸戰爭。』該地在摩爾多瓦官方編制的行政區劃中是「聶斯特河沿岸自治領土單位」。

  (粗暴翻譯:就是我被欺負太久了想自己做老大,但左鄰右舍都不同意,但我也不管你們承認與否,我自己宣布獨立,並且自己同意就好XD)

  寫到這裡,深刻感受到Bender先生向另一個遙遠國度的陌生人的真情流露,而我們能不好好擁抱這個土生土長的自由國度嗎?因此,謝謝自己能生在台灣,也謝謝台灣,讓我能在此分享Bender先生的故事。
 
後記:神秘的Bender先生在網站裡未留下任何個人資料,也不接受私片回信,也許我們可以有一種想像:他在莫斯科的某間小公寓裡靠窗的小桌,就著初秋晨間的光線努力寫著要寄出給世各地陌生人的信件,分享自己對戰爭造成不幸的悲嘆。
 
註:關於Transnistria與Bender正確位置與詳細說明可以參考這個網誌:
https://taiwan0928.pixnet.net/blog/post/340490496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