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病錄之六

2017/02/22
一回台北立刻心情變得很惡劣,最近的文章分類無法無天簡直像亂流,無論是水還是空氣都對著我尖叫。
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拖著行李去拿藥。走進診所時覺得好平靜放鬆,像是攀住了救命的懸絲。

現在吃了藥已經消失隔絕一切的神聖狀態,(希望可以加重劑量,讓我再感受一次前兩週的空靈感)吃藥沒有感覺,但是不吃藥的話會立刻感覺「不行了。」回台北心情立刻變差。在高雄好像除了要偷偷吃藥以外沒什麼煩惱。
校外心理諮商實在太貴了,我不知道能用什麼理由跟我爸媽要這筆額外支出。
出門時忘記將藥放進錢包裡,九點多時感覺到莫名沮喪,想到藥還在書桌上就覺得天旋地轉,只好不停跟自己說「再幾站就到了...」「再撐一下就到宿舍了...」到了宿舍就能吃藥,我就有救了。捷運不停向前跑,我卻覺得自己正在倒退。時間是一秒一秒在過,我在心裡默默的數,在頭痛裡好慢好慢的數,回去就有普拿疼也有克憂寧,「一、二、三、四...好想跳下捷運的軌道...五、六、七...」裙子很長,在手扶梯上被風吹得鼓起來,獵獵翻飛,一整片海在我的腳邊奔湧。
結果還是免不了在夜晚的椰林大道上邊走邊哭。
看了一下存稿,這系列出到第二十篇都沒問題...
「有人以為\我總是想死\其實並不 
  只是在\好好活著\的路上\我走得很慢」
#台北  #心情  #捷運  #數數  #頭痛 
分類:日記

幸福是在電影院醒來發現電影還沒放完。在那裡,時間與樂園一點也沒有失去,他們都為我留在原地——好像一切都還來得及回到生命中的黃金風景,我的荒廢也不算荒廢了。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