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4

分享

性別平權上的一塊黑布

 
亞洲 重男輕女 分產

一隅有花日曆,2020/10/12


先說,這塊布很熟悉、很普遍,常見到幾乎不察覺有異。
但猛被蓋上這塊黑布的我,還是在得知消息的當下,在母親面前哭紅了眼。
是關於分產的事。
我被母親告知,房產只會分給在家的哥哥跟遠居台北的弟弟,沒有我的一份。
我告訴母親,
「妳是在傳統裡受過那麼多虧的女人,妳現在還要把那個委屈繼承給我?而且,分產在法律上保障了女性的權益,此刻簽署拋棄繼承也是無效的。」
母親說聽不明白。(因為沒有感覺委曲?)
「價值觀都別談了。重點是,我是妳女兒欸,我在夫家是外人,在自己家也是外人,那我才是我自己的家?」
「房產傳男,因為要有人拜祖先啊!」
「但弟弟住台北,不會回南部的不是?」
母親無語。
原來我是外人? 自問的問號,轟的一聲,炸開回憶的臉。
成長期,從沒意識到家中有重男輕女的狀態,尤其母親對我幾近嚴厲的管教與糾結,讓過去好長一段時間爬滿痛苦的暗瘡。我以為那就是愛,是愛才得以佔據大量家庭故事的版面。
後來離家,後來結婚,因受盡與母親之間痛苦糾結而生的病,後來慢慢好轉。無論如何,在這過程中,始終沒有懷疑過自己在家裡的位置與愛的份量,認為我是家中的一份子,簡單而明白,具話語權與決策權,不因為結婚而成了潑出去的水。
但在父母心裡,原來其實已慢慢有了轉變。

「房產分男不分女」、「父母如果生病了,是兒與媳負擔照顧責任」。
回想似乎近兩年開始,母親對我的關照慢慢疏遠,有事也不太跟我分享或溝通,請我匯給家裡的錢少一點(三兄妹中,我給的孝親費最多),甚至當我某些低潮時視若無睹。
我那慣常理性的母親呢? 自然的關愛與互動呢? 不分產,連這些無形的連結也將要一併剝奪了嗎?或者要透過疏遠,降低內心的愧疚感?

「隔壁女兒爭產,很難看的,我是傳統,妳觀念先進,別為難。」母親這樣說。
「心好命就好;念正運自通順。婦德齊全…」父親隔日早,在家庭群組丟了這樣的訊息。
可能我真的從沒把傳統放心上,結婚了也從沒真的意識到我是別人家的人了。對我而言,母親嚴厲,但我不從單一標準且嚮往自由,她總嚷著因我「不乖」,要跟我脫離關係。後來我真乖了,考上公務員,乖乖結婚,真有孩子我好好生下,好好努力當個一般的大人了,怎麼我乖了,還是要被丟掉?

原來,我才是跟社會現實脫節的巨嬰,要離乳了,該要長大了。

「妳媽媽的修行 內容沒有提基本人權?」室友問。
「那是西方的東西,東方寫四書五經的,都是男人。而且修行談犧牲、談奉獻、談美德,並不談個人的意志,只談神的意志。」我無力頹敗的回應。

最終,願傷害化為祝福,感謝母親過去對我那麼在意,在意的那麼用力,在意到我忘了我們家其實傳統。其後,原有的親情關係走到終局了,將要重新出發,重新定義,畫好適當的界線。
願性別平權真正在新的一代遍地開花,亞洲的女人不再到哪都是外人。
#亞洲  #重男輕女  #分產 
分類:親子

帶著探詢之火,前往宇宙之心。我是龍龍,36歲,人生從108年起,歸零重新開始。寫在這裡的,純粹是一些生活的體會與自我提醒,所有迷人的小事們。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關於左巴佛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