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10

分享

我的醫院二三事 父與子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院長 醫院 父子 第二代 富二代

醫院的花自顧自地開著,看不清院中人的愛與恨

我常常都在懷疑、現在的院長是老院長撿來的。
這兩個人說是父子、但我看來看去、都找不到他們有任何一丁點相像的地方。
先說老院長、已過世的老院長身型高大挺拔、面白俊美、在他那個年代、算是美男子ㄧ枚了。
這位俊俏的美男子透過媒妁之言娶了現在的老醫生娘、後來兒子子承衣缽、就是現在的院長。
如果在老院長的時代有IQ檢測的話、我相信他ㄧ定是天才得分主。
除了拿到醫學博士以外、他連英文、德文、甚至商業簿記都知道。
當然歷史地理、文壇藝文、種花養草、世界情報等、各種對他來說不過是興趣的事情通通難不倒他。
醫院裡最常見的風景就是、休息時間時他坐在診療室看書的身影。
他永遠手不離書、隨時信口可以捻來ㄧ句。說的是什麼大文豪說的大道理、反正我也聽不懂。
每天早上、他永遠比醫院裡任何一個員工都早到。率先坐在診療室等大家出勤。
他看病人更是出了名的快、大家總是這樣形容他的快手:病人都還沒坐妥、他就很快地把握病人所有的症狀、然後開藥處方、聽說3分鐘都不到。當然病人們也是藥到病除、沒有任何怨言。
當然這是老院長行醫多年、看過的病人之多、累積的經驗之廣、才能達到這樣出神入化的境界。
我聽老姐姐們說、以前老院長全盛時期、小小的候診室擠了快要百位的病患。但就算院內人山人海、老院長還是會非常準時的在12點前看完所有的病人。然後準時上樓吃中飯。
當然所有病人在短暫的時間內都獲得了自己想要的醫療與處方、大家都滿滿意意的回家。從來沒有接到誰來的抱怨。
我想就算他的IQ結果普通的話、也絕對是一個非常懂得做事要領、十分擅長掌控時間的人。
當然他吃完中飯後、又會抱著他的書坐在診間、等員工們下午來出勤。
在我印象裡、他永遠是坐在那診間、好像黏在那大大的診療椅上。
到了傍晚、午後的診療結束後、如果有哪個拖拖拉拉的員工、搞了半天還不趕快在6點半前滾出醫院的話、就會被他補一槍、掃地出門。
(老院長最著名的口頭禪就是、你再敢給我怎樣、我斃了你!「前文見9月發表的「遺言」一文)
老院長除了看診以外、凡事親力親為。
當然、早上的門是他開的、晚上的門也是他鎖的。帳簿也是他(和醫生娘)寫的、院旁的花也是他(和醫生娘)種的、任何電路配線、電氣業者、醫療器材也通通是他在接洽監督的。
因為他太主觀、太強大。所以他嚴格地控管一切大小事、所有員工都被他的口頭炮槍擊過。
我想、那是出於一個從古時代走出的瀟颯男人、對於自己的要求和肩負的責任感使然。
他總是說、這是「我・的・醫院」!
雖然他兇不拉機小氣巴拉。大家被罵時心有不爽、但面對這無敵的存在、大家都心服口服。
這樣一個強大的存在、不管多麼懂得和時間賽跑、也跑不贏時間。
最後還是抵不過病魔的召喚、撒手人寰了。
身後留下他一手創建的醫院、老醫生娘和同是醫生的兒子、現在的院長。
明明都是醫生、明明都是院長。這兩個人南轅北轍。差異大到你一定會以為、我是不是在醜化新院長。
但我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
現在的院長沒有得到美男子父親的遺傳、也不知道是像誰?普通的個子不高、但因為他總是歪腰駝背、所以看起來個頭更小。
可能是從小被他絕對的權威、偉大的父親大人、三不五時被擊斃的結果。
相對於老院長總是相當重視門面、每天set好的頭髮;這位新院長的頭髮好像鳥巢一樣、你會懷疑他平常有沒有梳頭的習慣?
再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我開始懷疑他知不知道有梳子這種東西的存在?
他好像一個頭腦裝滿醫學知識的嬰兒。
院長室裡、垃圾桶的四周全是垃圾。顯得垃圾桶本身的存在非常的諷刺。
他不上樓吃飯、必須端到院長室請他用膳。他吃完後不收碗盤、就算食堂只有一牆之隔。米粒、菜渣到處散落一地。
煮菜的阿姨不去回收的話、院長室會被高到像小山的餐盤淹沒、最高招的是、他可以在餐盤小山堆裡繼續吃他的飯。
吃飯時、若打翻了咖啡、他的院長室會出現一攤咖啡的小池塘。他會視若無睹的踩過那咖啡池直接一路踩到診療室。
當然、各種文件也是到處都是、沒有人知道哪些是垃圾哪些是文件、我想他本人應該也搞不太清楚。
我很懷疑他的腦子裡除了診療以外、有沒有裝其它的事情?比方說、像抽一張衛生紙出來擦拭等、這種只要是人都會做的事情。
每天早上9點、全醫院的員工都在恭候他的大駕。但常常都是不論護士如何三催四請、他總是睡眼惺忪、珊珊來遲。
嗯……不是就住在樓上、下個樓而已嗎?
他只負責看病人。他早上不開門、晚上不鎖門、帳簿不要說寫、連看都看不懂。所有和醫院有關的業者完全不接觸。
當然改朝換代、我們本就不期待新皇上比皇老爺能幹、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做法跟個性。
老實說、我比他更了解、「他・的・醫院」。
他總是一副、這是我偉大的爸的醫院、又不是我的!一副紈絝子弟的樣子。
現在醫院最常見的風景、就是他休息時間在睡覺。真的是名副其實的休息時間。
相對於老院長的快手快腳、他的兒子是位超級慢郎中。
也許是對他偉大父親的反抗。
他總是說、像老院長那樣3分鐘看一個病患、是草草了事不負責任!
為了表現他不同於他的父親、他標榜他的作風是詳細與詳盡、他跟病人可以從人體的構造開始講起。
這樣的結果是、新院長看一個新病人要搞一個小時以上、搞到最後我結帳時看著收據金額190塊、欲哭無淚。這樣連員工的時薪都不夠付。
等不下去中途選擇去別家看的病人更是層出不窮。
又、相對於老院長的口頭禪是、「你再敢給我怎樣、我斃了你!」;他的兒子的口頭禪是、「有什麼事、找我媽媽!」
我媽媽、我媽媽、無論什麼事都是我媽媽!都幾歲的人了、還在開口閉口我的媽媽、害我常常一口酸液哽在喉頭。
他的母親、老醫生娘、二十年前的確是位輔佐老院長的傑出的女性。
但是再怎麼樣優秀的人、都敵不過時間的魔掌。她的癡呆症很明顯是個進行式。有的時候、我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雖然我很感佩她、為了寶貝兒子、想儘辦法也要努力下去的心力。
但時不我與。
新院長的凡事、我媽媽我媽媽的結果、就是那些在老院長時代、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的員工們、開始蜂起群湧的吵個不停、
老院長一死、愛吵的孩子有糖吃、老醫護、護士、老清掃、老打工、大家都吵到了自己想要的糖。
(前文請看9月發表的「上司」)
留下我一個人望著拮据的帳簿發呆……。
老醫護吵到糖吃後、良心發現。有去找過新院長、非常曖昧委婉地說了一句、「院長啊!您看個人看那麼久、老實說那些老人也聽不懂你講的醫學知識、這對我們醫院的營業有點……。」
就算生活自理完全零分宛若嬰兒的新院長、居然也聽得懂老醫護話中有話。
突然暴怒大暍一聲、「妳們這些人跟我爸一樣、一天到晚錢錢錢!說穿了不就是為了錢嗎!!我一個人要看3個小時、那是我家的事!是我是醫生、還是妳是醫生!?以後我不要再聽到有人講這個!給我滾!」
說的一副醫生是神聖的天職、不要拿醫院收入這種骯髒的事情來污衊的樣子。
其實我心裡明白、他生氣的不是什麼醫療是神職這種冠冕堂皇的事情。
他真正生氣的是、我們總是拿他和他偉大的爸比較。他知道、不管他怎麼做、都不可能超越他的爸爸。
是放棄了吧⋯⋯。
不管是新院長還是員工、大家都放棄了。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敢跟他說這個事情。放任他一個病人看2個小時。
我曾經嘗試理解他的心情。
一個從小大生長在他爸的巨大陰影下的長男。一個從小到大被要求只要把書讀好、什麼都不用做的讀書機器。一個從小到大、家有僕人伺候、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富二代。一個從小到大偉大的院長父親大人永遠缺席、一出場就是被擊斃。
也許最懷疑自己是被撿回來的、是他自己。
他帶著一身的醫學知識歸來、沒有人稱讚。大家一心一意的在想著他的父親。
只要他的心結不解、他就永遠沒有辦法進入管理者模式、成為真正的院長。
然而、跟他立下心結的人、已經死了。
不管他再怎麼不願意、只要他的戶籍謄本上父親欄著老院長的名字、他就註定一輩子擺脫不了。
就算是陰魂、也不散。
(前文請看9月發表的「老院長的靈魂」)
這對父子的事、寫到這裡我要暫停筆了。雖然新院長還走到一半、但我想、老院長早就知道會是什麼結局了、在他死以前。
#院長  #醫院  #父子  #第二代  #富二代 
分類:藝文

定居日本的喜歡言承旭的假太陽。興趣是寫作與天馬行空式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醫院二三事   炸彈客
  • 下一篇
  • 台灣太太在日本〜麥當勞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