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駁雜

曾經,世界單純的只剩下藍天白雲草地  
以及一間小小窄窄的房子小小窄窄的窗戶  
一雙向外窺探的眼睛  
曾經以為,只要一直畫著圖,就可以變成畫家  
可以一直,一直,畫下去  
曾經以為,只要寫著寫著,就成了作家,毋須多心  
一筆一劃慢慢爬著格子打造另一個沒有人看得見的世界  
曾經以為,就這樣練著琴,彈著彈著,就是以後的人生了  
曾經以為人生只是風花雪月  
我也曾以為,只要專心的念著書,就沒事的  
時間會慢慢走來,經過,遠離  
人生就是條長長的,直直的路  
曾經,我也以為同性戀就是兩個男生或是兩個女生相愛  
然後各自娶妻生子  
即使後來知道了其實這個叫做斷背山  
曾經,我也以為男生愛女生,然後有一天就會蹦出一個小孩  
然後有一天他們就成了老夫老妻  
即使後來漸漸明白他們有更多除了相親相愛可以做的害羞的事  
突然不知道生命長什麼樣子了  
它可能是一盤水彩,一幅圖,幾支筆  
也許是幾個散落的琴鍵,幾頁琴譜  
夾雜幾張稿紙,還有幾處髒兮兮的墨水印  
但也許是一疊怎麼念也念不完的書  
堆砌成長長的階梯,走向雲深不知處  
即使現在看起來是條泥濘的小路往幽暗更暗處  
各式各樣的規則就如同透明度不一的框架,互相交疊  
成就了一幅一幅景色  
認知助教課播放的影片雖然煩人,但還是有著可看的部分  
有人的眼中是一幅一幅靜止的照片,物體的運動在她眼皮底下渾然不被發覺  
有人只能辨識人臉,有人只不能辨識人臉  
這似乎顯示了大家都活在自己的小世界  
是因為太多事情塞滿了已經爆滿的心  
許多認知觸覺延伸不了的區域仍然清晰  
那就像是本永遠也讀不完的大書,沈從文說過  
永遠沒有清晰脈絡,沒有重點提示,沒有樹狀架構圖  
包含了一切,卻又捨卻了一切  
大概清楚何時可以到下個章節  
只是還沒做好準備面對  
上個章節太過讓人忘返流連  
這學期修的生命禮俗很讓人反應兩極  
生育禮俗跟婚姻禮俗充滿了亂倫淫穢謀殺  
成年禮俗最為平淡無奇  
喪葬禮俗有許多千年不朽的屍體  
只是剛好課在第一節吃著早餐的時候以及七八節上完課要吃晚餐的時候  
會讓人胃口盡失  
尤其是當嘴裡嚼著食物聽著影片中專家讚嘆屍體有多溼潤  
或是墳墓有多雄偉離奇  
‧‧‧  
我一‧點‧也‧不‧想‧關‧心辛追夫人生前是個怎麼樣的美女  
特別是當剖開她的胃袋發現還有幾十顆甜瓜子  
旁白說她是個貪嘴的女人的語氣  
以及發現她的隨葬品有許多奢侈的漆器  
Well  
好吧,辛追老夫人是個貪婪又貪嘴的女人  
但是凌惠平的千年眼珠也白得太噁心  
更別提專家就當著攝影機拿起鋸子切開頭骨拿出大腦  
雖然沒有血液還是很噁心  
還有另外幾具腐朽的看不出人形的千年古屍  
其實不管還有沒有人形都一樣disgusting  
更別提老師很專業的在批批梯放了很多很多照片關於這些屍體  
親愛的老師  
請體諒一下我們在寒冷的冬夜獨自一人的房間  
準備著期末考看著這些批批踢的心請好否?  
掰拖  
浮華浮誇,紙醉金迷  
到頭來卑賤得讓人翻來覆去,不得安寧  
可歌可泣,也只是在某個過去  
剎那生死間,如此而已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剎那間‧將盡時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