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月的風在梳理記憶

「你會永遠愛我嗎?」  
「我會永遠都愛妳。」  
「我也永遠都愛你。」妹妹說完,走回來抱住我,搖阿搖的,她說:  
「我覺得大人都好奇怪喔,我們這樣最好了。」  
我也說:「對,我們這樣最好了。」  
──侯文詠‧天作不合‧當我們說我愛你  
三月的風在梳理柳絮,五月的風在梳理鳳凰花瓣  
七月的風夾雜熱氣梳理記憶  
搬了積累一年的行李回家,原本不大的房間瞬間淹沒在雜物裡  
每次都是到了半夜才有靈感發網誌  
可是十一點一到就得乖乖關機,這樣要如何才能第一時間將文字記錄下來?  
回家一週了  
禮拜一到成大當地陪,禮拜三看電影跟舉哥吃飯  
禮拜四禮拜五禮拜六跑大聯  
禮拜六下午佳里羽球館打羽球  
見到了很多舊面孔,也認識了許多新面孔  
可名單上還有常常一串等著我去拜訪,時間好像不夠  
細數一下從六月底開始  
七月初密集的搬家清掃整理,要謝謝很多人貢獻肉體  
幫我搬家ˊˇˋ  
接著獨居了一個禮拜佳葳很快的離我而去  
接著是打工,好現實的體悟,又多見識到了這世界幾分  
一瞬間身分轉變成最為卑微的工讀生還真是奇妙  
還記得久遠前的記憶是看著主持人壓榨工讀生  
一瞬間身分互換  
有點不真實  
或許雙手上各一條長長傷痕就是最為真實的吧  
那幾天,內心有些什麼被狠狠蛻下  
伴隨著鮮血以及疼痛  
還是盡力保持完整  
;)  
回大聯見到的布丁跟阿瑤都說過相似的話  
一個是敘述一個是表達  
你們都習慣了人群來來去去,曾經的貼心觸及靈魂變成了陌生人  
或是曾經的夥伴結束後便成陌路人  
不習慣  
就像這禮拜某一天晚上整理房間,清理出很多紙條收進鞋盒裡  
國中的高中的  
我還留著所有情書  
紀念那些年那些人的青春  
好像又回到那個年紀了  
不敢細看,因為一不小心又是身陷其中  
對我來說每個過去都是現在,只要回想一下就可以找回來的  
感覺  
所以即使多年後我們分散許久  
但只要在路上遇到了  
會給你熱情的擁抱,問你最近過得好不好  
就像我們只是暫時分開有人去上了一下廁所  
嘿  
我一直都在  
只是那天在金石堂遇到了已經一年沒見的任祥  
有股短暫的恐懼彷彿我們已經不再熟悉  
OK的,只是需要時間適應  
有些人的生命是一去不回的河流  
隨著什麼沉積在哪處河道、什麼在哪分開成為支流  
都只不回首的向前流動  
而我有許多轉折以及沉積  
而開始明白也許我們很難再從心裏去認識新的記憶  
每個人都走了長遠的河道,歷經了曲曲折折的複雜  
要怎麼在如同當初我們都只是山上的一脈源頭般純淨,故事只有一開始?  
漸漸的背負上許多故事,沉重的不堪的巨變的  
漸漸的得花更多時間,消化彼此的故事  
撰寫共同的故事  
最後交會,進而又在某個點上分流  
也許會在某個感嘆的片刻  
"啊,如果我們相遇在年輕"  
給  
還未來的他們  
也許正準備走開的你們  
已過去的人們  
"放心,我的故事會慢慢說給你聽"  
這是最貼心的話語  
我們這樣子最好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