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柳暗花明未見村

好好的睡了一覺果然舒服很多  
不管是心理還是生理都是  
其實真的覺得自己的記憶力越來越差了  
老是記不得該從哪一段時間開始講  
或者說,總是在發文的時候發現先前的記憶就這麼消融無蹤  
等到雙手一放到鍵盤上就開始柳暗了  
先說南友之夜好了  
啊  
那種熬夜場佈的感覺真的很棒  
雖然說在場佈前我還在趕著節目單心裡的髒話一波接著一波  
這次的平面設計我全包了:)  
小夏老是覺得怎麼都把工作丟到我身上  
可是我總是覺得應該還有人比我更累雖然心裡的圈差靠北滿天飛  
可是一看到更累的組代還有其他組員就又乖乖飛走了  
覺得找到向心力跟歸屬感,雖然只有一些些  
可是就夠了  
還是有很多事情說出來的只是隻字片語  
混亂記憶以及情緒  
很多在當時的感受只剩下了氛圍讓我記憶  
連文字也沒有辦法代替我說話了  
嘿,我唯一倚靠的武器  
你怎麼了?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我不知道  
。  
事實上這一點從踏進大學的開始就像是個緊追不放的魔咒  
我也想要個沒有心理負擔的生活  
但就是會有許許多都來自現實層面的聲音干擾  
老實說  
從上學期一直問到現在,回溯記憶裡讓我填心理系的原因只是因為不討厭  
這算是最終答案了嗎?  
不知道  
就像是我總是能在自傳上掰出一堆想讀的理由  
能在網誌上想出一堆應該是這樣了吧的理由  
可是最後最後當真正找進心理的最深處,唯一能見的卻只有空白  
我喜歡彈琴  
會不會只是因為喜歡那些驚嘆的眼光而喜歡彈?  
我喜歡羽球  
會不會只是因為那是唯一能掌握而且能比別人出色的球類運動?  
我喜歡唱歌  
會不會只是因為有些人說我唱得不錯?  
我喜歡烹飪  
會不會只是因為這樣能讓人說酷?  
我喜歡‧‧‧  
不知道  
可是當我開始真正探究一切外在內在動機的時候  
原先架構的世界像是一場大洪水肆虐過般不堪  
我想要念研究所  
會不會只是因為心理系要念到研究所比較好找工作  
或是因為大家覺得應該要這樣  
我想要出國念書  
會不會只是因為大家的期待是這樣?  
我想要談戀愛  
會不會只是因為寂寞,或是只是因為很多人在問你為什麼不交一個?  
我想要罵髒話  
會不會只是因為這樣能跟過去的自己不同?  
我想要‧‧‧  
如果我想要什麼或是喜歡什麼  
會不會都只是因為外在的動機促進了我想要或是喜歡什麼?  
或是只是因為外在的期待期待我應該要這麼走?  
人沒有了目標,就跟鹹魚沒什麼兩樣了  
活了十九年  
終於知道自己只是一條鹹魚  
不知道還有什麼目標或是夢想是自己內心真正想要  
或許真正想要的是當個庸庸碌碌的芸芸眾生  
如果我問那些讀醫學系的同學會什麼念醫學系  
如果我問那些念化工念電機的同學為什麼選擇  
如果我問那些念文學院的同學為什麼是文學  
如果我能問你們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你們會怎麼說?  
你們,會怎麼說?  
禮拜五那天什麼也不想做了  
推掉家教逃開系砂鍋晚餐沒胃口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沒有胃口吃晚餐  
然後就只是躲在宿舍裡混亂著  
直到十點才有動力去開會,令訝異的居然是南友會的傳情行前會  
然後開會回來的晚上216寢室又開啟聊天室模式  
小夏跟哲維問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我回答不出來  
哲維問我喜不喜歡畫畫我說喜歡  
可是那好像還不足以激發內在動機  
我說  
也許我害怕的是長大,得面對現實的人生  
也許看過那些真正的現實就不能無憂無慮的活著  
但總是會有些力量或是無法抗拒的時間點讓我瞥見逼我面對  
然後花生就怪怪的了  
忘記初衷,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有真正的初衷只是受到很多訊息所得出的初衷  
沒有所求,沒有追求  
也許有一天我會變成完全現實的成人  
或者是逃開看破紅塵踏入深山老林伴晨鐘敲晚鐘  
都一樣分崩離析了  
我說我覺得很多人只是過客  
從一開始的立場就是過客  
好好的睡了一覺只是暫是掩蓋一切矛盾  
夢醒來一切都還在  
而我是一團不知明色彩的混亂  
僅僅只是因為太過寂寞,才會將任何細微聲響都當成枝芽生長  
而夏天帶著食慾還在旅行,未歸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