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故事等待人訴說

距離上一篇文章才過幾天,感覺像過兩年  
是不是裡面塞太多行程害我腦袋一片混亂?  
考心概  
然後呢?  
有一群大象轟隆隆奔過儲藏記憶的草原,踐踏死叢生的腦細胞  
覺得自己老了  
推拿不會好,腰傷一直存在還有蹲下就會疼痛的爛膝蓋  
脆弱的跟什麼一樣  
我覺得自己錯過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想認識誰,想跟誰不只是應酬的語言,想學到什麼,想參加什麼  
想要怎樣的我  
怠惰了  
不再是用一切都嶄新的好奇面對,因循苟且  
新的學弟妹面試欸  
港明後繼有人,還有學妹像靜茹!!!!!  
噢耶  
我要發動聯屬讓教授一定要收靜茹學妹  
小李甲用跟我一起收她當共同直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家教的經驗好囧  
原諒我沒有什麼備課,而且英文這種東西也太難教了  
我終於發現現在網誌不好笑的原因了  
因為我懶的營造笑點了!!!(扭  
現在覺得這樣好麻煩直接把感覺交代清楚比較快啦  
唉呦唉呦越來越難有完整連貫的靈感發網誌了,好擔心就這樣漸漸消失掉  
覺得漸漸難以掌控這生活  
好多不穩定因素以及難以闡明的情緒交替  
就像是膨懾愍說要給我的乖乖軟糖到現在還沒給一樣(震怒  
說好的乖乖軟糖咧!?!?  
咧!?!?  
咧!!!!?  
彭登登出來面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他說,「你還記不記得國中的時候,同學跟同學,  
老師跟學生間最大的賭注是什麼?」  
「是什麼?」  
全聯的冷氣不夠強烈,空氣悶悶的。  
那瞬間彷彿觸動了沉睡的記憶,有些過往的感覺不安的擺了擺身體  
他拿起一罐左岸咖啡端詳著,  
「當時福利社裡面賣的最貴的飲料,是一罐25元的左岸咖啡。」  
慢條斯理的語氣以及內容彷彿將我當成了不同國中畢業的朋友  
「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無論怎樣的交情怎樣的賭注,  
請人喝左岸永遠是最高等級的一句話。」  
他笑了笑,又將那杯飲料放回原處,  
「沒想到你居然忘記。」  
那瞬間有種氛圍,讓人以為自己只是懵懵懂懂的國中生,  
彷彿可以看見稚氣未脫的我們笑鬧著喧嘩著奔過福利社光滑的地板,  
手中拿著一罐因為某個賭注而得到的飲料。  
我們都忘記了。  
這只是因為某次去全聯看到左岸咖啡得到的靈感  
似乎蠻適合成為某本描寫青春小說的橋段  
賭注是真的,很久沒喝過也是真的  
我們真的都忘記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扮豬吃老虎  
其實還蠻喜歡做出一些類似於不符合大家期待的作為  
例如沒想到你看起來怎樣結果竟然怎樣的照樣造句  
可是我還是沒辦法到達向愛猾娘娘般的境界,例如當眾挖鼻X  
或是當眾放屁  
噢還有當眾摳腳以及拔腳毛也是噢揪咪  
以上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皆為事實  
頂多只能達到讓人以為有一百八的身高  
(感謝讓阿母剖腹產的大頭)  
或是完全不會運動  
(事實上對於大家說的弱不禁風一直讓我覺得很詭異,  
不是癡肥臃腫比較對嗎?)  
或者是很會讀書很聰明  
(這很讓人心虛‧‧‧)  
還有很正經很乖巧之類的  
(尤其是聽到什麼不要把花生帶壞的話XDDDDD)  
哎呀  
最近粗話滿天飛,我覺得越來越像謝愛猾看齊了  
像是穿條運動褲套件踢恤夾腳拖頭髮不梳鬍鬚不刮  
總有一天會變成看起來很阿宅很落魄的大學生  
然後講話還會三不五時參雜粗話這樣  
覺得最好有人可以過來敲敲我的腦袋因為對於這樣的未來還蠻期待的  
璞玉經過雕琢變成美玉這樣很棒  
然後就算不是美玉也可以把自己埋藏成璞玉這樣也很好  
做人要低調  
學弟不太相信我的作文能力還有國文能力ˊˇˋ  
大家果然比較崇尚名牌→馬色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像漏了什麼什麼沒講  
起起伏伏的快樂悲傷滿足喜悅失落自卑  
想要一直睡覺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