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此刻一切無聲

無數的想法沉默著在心裡衝撞  
而文筆再次枯死  
腰部隱隱作痛,打羽球時總是喜歡飛快撲身接球的緣故  
小夏說他看到應該是直立的雙腳卻不見了上半身  
看來親愛的腰被折磨得很慘  
跟大聯學長玩踩氣球結果被踩傷的右腳,膝蓋無論伸直彎曲都不順暢  
寒假草藥大致治好但是一打羽球又舊疾復發  
右手羽球肘,過度彎曲且抬高會突兀的疼痛無力  
意思是不能模仿慧慈手勢  
果然老化得很嚴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岩漿在努力衝撞冰牆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壓抑情緒的機制有潰散的跡象  
開始出現面對有時想偷偷丟下幾顆眼淚的衝動  
這算是好,還是壞?  
變脆弱了  
一旦摘掉偽裝其實裡面的柔軟會更敏感的受傷  
別聽情歌,別看浪漫劇,也別聽那些溫柔的悲傷的淡淡的幸福的故事  
胸口會有抑止不住即將迸裂的情緒  
柔軟  
其實另一面的自己就跟小李你所說的第一印象一樣  
恩  
相差無幾  
只是這一面那一面相差如此巨大也是頗頭痛  
你們要一個正經的我還是不正經的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觸景傷情  
到底是放任脆弱還是繼續壓抑好  
身為笑點的最大禁忌是擁有敏感的內心  
偶爾被表的時候還是會有隱隱作痛的心情  
可是如果能讓你們想起我的Schema還是Scriptc或者Cognition是快樂  
(哎呀心概還沒念完第八章啦)  
那其實應該神經粗大點會比較好  
即使偶爾還是會想起當憂鬱文藝少年的日子  
腦殘協會果然誤人一生  
沒心沒肺的果然比較快樂  
你說呢?  
還有你的捉弄偶爾讓人吃不消  
得按著胸口努力的張大嘴巴呼吸,才能排除那股銳利感  
即使更多時候我毫不在意而且樂此不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過度飽滿的課表讓人吃不消  
三堂通識其實頗折磨人,旁聽要靠毅力,但最重要的還是天氣  
因為腸胃不適  
春天後母面,這個媽媽有雙重人格而且一白一黑  
風大的跟颱風快來一樣,一瞬間以為成大在新竹  
其實很多時候,如夢的驚悚感會十分突然的出現  
其實越來越看不清了  
情緒與壓力管理的催眠音老師說會覺得自己變笨是因為睡眠不足  
恩  
可是老師,怎麼睡都睡不飽這樣是不是智商負數?  
雙眼看到的東西已經難以用文字描述  
但視角所及的是一生一滅,一枯一榮,一眼億載  
好吧  
可能有出家人的潛質  
其實偷偷給人取綽號還蠻好笑的,雖然這樣很不可取  
但是偷偷表人的時候就只有小夏跟我聽得懂  
像是高浴巾同學還有浴室門同學以及頭髮燙失敗學長  
中文系的高中同學一直鼓吹投稿徵文比賽  
有什麼辦法呢  
都說了文筆再度枯死,翻閱以前文章的那股淡然感蕩然無存  
果然心野了,但再野也還知道拒絕  
卻不是什麼都不缺  
閱讀曉風吹起時想要再次提筆,哀傷的是已成喑啞  
賴以為屏障的武器消失在這一段漂浪迷亂的青春,如果還有青春  
妳說,我還能擁有那些枝枒麼?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給妳一大箱家鄉的湛藍寬闊以及溫暖光芒  
真的  
穿透林間的晨曦會讓人一眼間忘卻所有不開心,夜裡的天空連白雲都能望見的乾淨  
骨子裡我們流淌的都是無盡平原的無拘無束  
北上南下,各自珍重  
可是我還在這裡,雖然說同時面對了相同課題的不同子項目  
但妳能開心還是比我能高興更為有意義  
全在一念之間,就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Take  ca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於是漸漸習慣時間是如何將青春一段一段,一天一天  
剪成了一年一季的感傷  
何當共剪西窗燭  
微笑溢滿巴池  
即使是帶著閃爍的  
直到冬天開始排回不去,也就明白  
那些期待、雀躍、無語的深呼吸凍成了雪白裡的幾枝筆觸  
悠遠的心跳翻了個身夢著深層記憶中的高頻率  
還保留了個小火爐溫熱陳年老酒等待下飲  
別  
請對著鏡子自言自語,這只是為了鳳凰文學獎的為賦新詞強說愁  
黑夜過後,依然是微笑  
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整組壞光光
  • 下一篇
  • 再不發文會有亂石崩雲降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