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一樣

哲維睡前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是各自的家庭  
最近的狀況讓大家擔心了  
還有真的謝謝你們(大哭)  
很多很多人的關心真的讓我感動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阿瑤還寄卡片來慰問,在微積分考試前收到  
阿瑤Q口Q  
謝謝你的卡片,它真的給了很大的力量  
雖然考完微積分後那三學分還是掰了  
然後跟室友討論完後他們一致決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父母  
或是覺得自己對父母要心存感激之類的  
好吧  
大家的家庭都是沒辦法體會的幸福和樂  
幸福和樂這個字眼拿來形容家庭會讓我覺得毛骨悚然  
就像小夏說到萬一以後我們都為人父‧‧‧  
該死的  
一想到以後會有人叫我爸爸就會讓我崩潰  
但是我還是很堅強的活到現在,目前看來是這樣  
哲維說怎麼沒有變得跟他們一樣或是受到它們的影響  
當然要不一樣  
打從青春期開始我就會下意識的祈禱不要跟牠長得很像  
目前看來大家都說像媽媽  
算是有靈驗  
然後行為模式當然要以他們為殷鑑  
這是另外一段機緣  
至少可以更明白很多事情,要感謝國小老師的提點  
於是終於明白什麼是真正的,該在這個世界上追求的東西  
好啦我真的很不能適應肉麻的講法  
那一塊感覺區域在這幾年人生被破壞殆盡了  
像是包裹了一塊很厚重的殼  
密不透風,有時會讓人喘不過氣  
有時連我也搞不清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了  
冷靜、感性、冰冷、激動、澎湃、麻木、肉麻  
厚重石膏裡有火焰燃燒,火焰中間是萬古不化的玄冰,裡頭包裹川流不息的熔岩及冷泉  
具體一點是這樣的  
但石膏上有時會塗抹一些鮮豔的色彩  
所以演戲以及跳舞這些事情是種高難度挑戰,因為要放情感  
腸胃就是這樣壞掉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禮拜過得像部快轉的默片  
重新檢視了很多事情,然後更為困惑  
禮拜二晚上不應該去參加南友會徵工的  
心情就夠低潮了還被這樣子對待  
這跟原本我以為的和樂的徵工不一樣  
家爸說缺人缺很大,叫我過去徵一下  
原本只是想說好吧那我就幫忙一下做美宣就好  
畢竟經過考慮後還是覺得不要把重心擺在這邊  
既然如此那就貢獻自己的專長就好  
因為跟南友會實在沒什麼接觸  
除了家爸以外的其他人完全沒說過話,不熟  
沒想到禮拜二晚上到了徵工處後被要求說要填寫志願序  
志願序?!  
於是我就盯著美宣、器材、戲劇、公關、跳舞這五個選項發愣  
有點困惑怎麼會這樣  
噢除此之外還被告知說要面試  
面試?!  
心裡其實很囧  
可是人都來了也不能怎麼樣只好硬著頭皮進去  
進去之後更囧了  
因為被一圈完全不認識面容很嚴肅的人圍繞著品頭論足  
這跟期望值不一樣!!!  
心理就有股聲音質疑怎麼把自己搞到這種處境  
已經夠低潮了還要接受這種事情  
不是說缺人缺很大?  
不是說只要來一下就好?  
家爸隱瞞了很多事情  
很官僚的方式以及氣氛  
於是我開始懷念起心理系系上的氣氛  
沒有人會擺架子,如果想來幫忙那就貢獻力量來幫忙  
我不知道該怎麼清楚描述,不過就是一種會讓人有安全感以及快樂的氣氛  
然後覺得很挫敗  
不僅僅是因為被要求演一段戲可是心情很低落演不出來  
雖然說有想到要怎麼演  
但是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表演真的很‧‧‧  
這‧不‧是‧我  
在一堆陌生人面前假裝很HIGH這種事情很抱歉辦不到  
特別是在這個時間點  
還包括了被要求聽一段音樂跳一段舞  
然後被我鄭重婉拒  
另外還有演MV以及跟人模擬殺價  
MV原本可以演好的畢竟新婚之夜才剛演過  
可是在模擬打電話給女朋友的橋段當我看到手機螢幕上自己的到影  
在那瞬間清醒了  
站在一群陌生人裡頭被品頭論足勾動了許多不好的回憶  
藏得很深的顫慄瞬間都回來  
我記得只是想來幫忙美宣對吧?  
然後演不出來的戲劇之後獲得的是禮貌性的笑聲以及掌聲  
真是百感交集  
在那段時間心底總有股聲音質疑怎麼把自己弄到這個難堪的處境  
然後有學長很語重心長的告誡說上了大學參加社團就是要進行不一樣的嘗試  
呃  
只是想說既然是南友會有需要人手那就來幫忙的  
這只是很單純的想法為什麼會搞得這麼複雜?!?  
看來新年的新希望是要趕快學會怎麼拒絕別人  
有預感下學期會因為這件事情搞得很忙  
這樣說好的多修幾門課的計畫就要再慎重考慮了  
事實上很有可能只是心情低落時的MURMUR  
不過值得驕傲的是全程還是帶著靦腆的微笑表情而不是臭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羽球社裡有兩個學長跟我比較熟  
一個是今年大四的學長,他負責教學所以會教我打球然後就這樣變熟  
另外還有一個學長當初主動來找我打球現在打雙打大多是他跟我搭  
這是先敘述故事背景  
然後我一直不知道這位很好心的學長到底是誰讀什麼系  
呃  
就叫張學長好了因為謝娘娘跟李將將看到他的時候大喊張睿家  
其實我覺得還好阿沒有很像嘛‧‧‧  
然後今天打完球跟張學長聊天的時候  
我:所以下禮拜還有社課嗎?  
學長:問副社長阿  
 
我以為你知道欸  
學長:我又不是什麼幹部怎麼會知道  
可是我真的以為你是羽球社的什麼幹部欸  
(OS:不然怎麼會主動找我打球,這不是社團幹部該做的事嗎?!)  
學長:拜託我跟你一樣今年才剛進羽球社欸!  
什麼!!?那‧‧‧那你不就今年就要離開了?  
學長:為什麼我今年要離開?  
你不是大四了?!?  
學長:‧‧‧  
我今年機械所碩一‧‧‧  
什麼!?!?(大驚)  
我一直以為你不是大三就是大四欸!!  
枉費我還因為以為你快畢業了為這感傷了一下欸!  
(OS:那為什麼你長得這麼不研究所阿你說阿你說阿你說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期終批鬥大會【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