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僅是消失

昨天考完心概說要早睡結果還是晚睡了  
事情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我想要更有能力一點  
還記得國小的時候很崇拜一個學長因為他很強  
反正那個時候的模範就是功課好脾氣好討老師歡喜  
錯誤這種庸俗的東西不會出現在身上的感覺  
後來這位學長就一如期優秀的路線從一中到陽明牙醫如果我得到的資訊沒錯  
但是失聯了  
小六的某一天爸開車載我經過港明  
媽說要好好認真讀書才能進港明因為港明都是第一名  
然後那時候國小有個很優秀的學長也是考進港明讓我覺得很挫敗  
因為比起來我像是不起眼的小人物然後學長是風雲人物  
再加上其實我沒辦法考第一名所以會有那種  
 
港明離我好遙遠  
的OS  
進去了才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的  
一開始港明給的印象是神祕而且崇高  
因為私立學校門禁很森嚴而且大家都說港明管很嚴  
什麼都比不上直接感受來的震撼  
不是說港明不好,可是很多陰影不是那些在外頭佇立的人所能看見的  
國中高中沒有什麼背影值得去追逐  
唯一說得上佩服是小偉  
言語無法精確描述但他是個值得欽佩的人  
那天跟台大的承軒學長聊了很多  
不要想太多,他說  
但我只是覺得沮喪,感覺自己應該可以,或者是必須去吸收更多事物  
不要嫌課程少  
這是他強調的一點  
可是總有種應該還要學習更多的念頭  
我想這是因為希望自己能追上凡毅的腳步  
是的,就是陽明的莊雞雞  
唉呦  
雖然說我把他的綽號講的不堪入目但其實他也是有個正常名字的好嗎?  
希望自己能變得跟他一樣強  
強的定義我不清楚欸  
可是就是自己會清楚感受到一種匱乏、不足  
然後會想要去獲得更多雖然說並不清楚該獲得什麼  
這是令人十分困惑的  
但想追上他的背影是真實的  
就是種目標,一座需要去征服的高山  
我想要變得跟凡毅一樣強  
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長期餵養的不信任感還有恐懼  
消失的還有勇氣,不顧一切的勇氣  
麻煩加熱微波我的血液,按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昨天逛起小美的相簿  
我不知道為什麼欸  
可是真的有那麼一瞬間,眼淚會如潰堤的流水淹沒寢室  
最後還是強做鎮定,而內心那個自己正嚎啕大哭著  
心裡有一部分是清楚明白的  
高中妳出走,比我提早見識了所謂的繁華  
或者說所謂的都市生活  
於是我們的記憶出現了斷層,在了解這一點時突然覺得悵然若失  
於是內心那個國中的記憶開始無法自己的大哭  
有些人,你一輩子也忘不掉  
在人生的某個階段十分的重要無法取代  
而你也深信這樣的重要性會一直持續下去的  
心底深深刻下那個身影  
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  
有些頻率,有些感覺漸漸的也就被其他感覺蓋過  
小美,對我而言你永遠是重要的  
可是我發現我沒有辦法理解這些年我們的離別所產生的痕跡  
理解的剎那於是眼淚在心中那個漂浪的青春痛哭失聲  
是的,我永遠視妳為人生中重要的朋友  
可是距離已經悄悄在這些年的足跡中走遠了  
有些隱藏的記憶我不懂你的,而你無法體會我的  
正如你沒辦法看到我的改變而我無法直接面對你的成長  
那瞬間我感覺困惑  
消失的,不僅僅只是年輕  
還包括了我們共通的頻率  
距離不到兩個月的學測,加油  
疏離是我最痛恨的,可是卻死巴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考完了心概禮拜三的中午就有答案可以對  
對完了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有種突如其來的喜悅吧  
像是站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無憂無慮的吹著風  
可能有些花瓣隨著而飛揚  
心情漸漸如波浪般擴散至遠方  
我想帶著一個溫暖的小窩一起去流浪  
就這麼隨波逐流到遠方,也沒什麼不好  
只要還有陽光,還有湛藍的天空,還有無拘無束的空氣  
晚上進入深層睡眠應該很久因為我記得做過的夢都是寫實的  
夢到阿雷夢到阿孟夢到賴殷夢到阿宏  
在夢中一提到阿宏的瞬間我開始哭泣  
於是醒來  
不知道欸,可能是夢中我的潛意識,高中的記憶在感傷吧  
連起床後一段時間我只想要躲起來嚎啕大哭  
說再多的感謝都不夠的  
毫無猶豫的信任感,只覺得非常的溫暖  
或許是在夢中那股溫暖又重新湧現,而太過的幸福也是會令人哭泣的  
我很懷念你,老師  
還有那些高中歲月  
即使消失了仍會讓眼淚偷偷在REM睡眠哭泣  
四年後當我再回過頭來  
會不會因為夢到苑姐或是幼幼或是源欽或是家威或是小夏‧‧‧  
然後在夢裡迸出想要大哭的衝動呢?  
或者是說那時強烈的情緒已消失在應該擁有成熟舉止的要求裡  
或者是說,消失在現實裡  
記憶是你幼年時蓋著的小被子  
即使多年過去褪色了破舊了模糊了  
沒有了便無法安然的睡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從你們離去後,帶走的不僅僅是那些哀傷的微笑著的本質  
還有如何再次得到這些情緒的能力  
台南的陽光很熱絡,但依舊無法穿透你們遺留的冷空氣  
消失了熾熱換得了有股冰冷泉水不住流動不息的心  
但我還擁有期待  
於是表情裹上厚重的石膏  
等待被戴上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愛我還是她?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