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十三屆陽明人文醫學營-1

第一天:漂泊   
你不踐嗎?──行動未遂犯改造計畫
↑本次營隊的大標題    
所以我們這些人都是行動未遂犯  
(當然,沒參加的就是癱瘓犯了‧‧‧)
寫在營隊活動開始前:   
老實說,最早我對這個營隊並沒有抱太大的期待
特別是看到整個行程有六分之四是演講、要自己帶寢具後‧‧‧
你們也知道基本上我很懶的出門,因為整理行李很麻煩
再加上由於前天晚上到杏如家唱歌唱到七點,回家匆匆忙忙整理行李的關係
有整整三張記憶卡不小心被我格式化‧‧‧   
天阿!!
你就繼續蹂躪我吧!!
我的音樂、小說、芝麻街同學會的照片通通不見了!!
無敵-826墮落的功能也都通通不見了
那些小說很多都抓不到了欸!!!(大怒)   
所以第二天搭早上七點的和欣客運到台北的時候,心情一直很低迷
然後又因為第一次搭,我不知道有廁所,害我憋尿憋好久=    =
感謝阿瑤帶領我這個路癡(她其實也是),我們成功從台北火車站買到捷運票
然後又提著重死人的行李(六天份衣物+睡袋+哩哩摳摳的用品)
(行李箱+睡袋+小包包)
費盡千辛萬苦總算到了石牌站
當我跟阿瑤看到營隊隊輔在石牌站出高舉海報時,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阿!
我們終於看到希望了!(淚)   
(這是我跟阿瑤的OS)  
後來排隊等校車的時候,營隊夥伴之一的佑蓉就排在阿瑤後面
然後她們兩個就非常愉快的聊起來了,拋下我一個人在東張西望‧‧‧
到陽明大學校門口下車後,我才知道我們的苦難正要開始‧‧‧      
陽明,在山上‧‧‧      
所以要提著沉重的行李走一段山路+一大串樓梯
恩,接著是簽到分組,順便放行李
阿瑤分到乃乃她姊那一組(第二),順便說一下乃她姐變很瘦
我被分到第七小隊(乃在第六,AVIN在第一)
基本上這幾天我們的活動範圍在活動中心一樓,大廳處有排各小隊的休息區
當我到了我們那一隊的休息區時,有聽到一個隊輔很開心的喊說人都到齊了
我也很開心看到佑蓉跟我同隊,想說至少有一個基本上還算見過面的
接著是氣氛凝重的午餐時間,便當很大讓我只吃了一半就撐住了
我右手邊坐又蓉,左手邊空一個位子,再過去坐了一個看起來很內向的男生     
對,劭誠
就是在說你:)
你這個悶騷的傢伙(指)     
隊輔一開始看到只有三個,後來又有兩個回來吃飯
評嘉那個時候看起來臉很臭(後來才知道是沒睡飽= =)
惟誼那個時候看起來很溫柔(咳咳)
昭竣也是安安靜靜的樣子(嘆氣)
吃午餐的時候隊輔們提議開始自介,我很慶幸不用說綽號       
為什麼?      
第一、我的綽號很多,而且不同群的人有不同的叫法
所以我也不知道要講哪一個
像是蔡頭是國小低年級時叫的,花生是從中年級後到現在還有人叫的
孽娃是千慾她們叫的,咖腥是英文老師叫的結果大家都在叫
菜花生是芮芮專用的
禿禿是許慾昇專用的
嘉嘉是其伶傳紙條用的
第二、大部分都羞於讓外人知‧‧‧
像是菜花啦(搭配陽具痔瘡跟菊花他們三個用的)
菜花生啦(芮芮專門用來嘲笑我的)
以下省略
(咳咳)
總之我自介的時候就稍微講一下姓名學校還有動機而已
一開始就HIGH起來不是我的風格ˊˋ
恩,馬麻說做人要懂得矜持‧‧‧    
大家都吃的差不多的時候執行長兼隊輔──凡毅回來了
他坐下來吃飯後開始很正經的跟我聊天,偶爾跟劭誠聊一下
對凡毅的第一印象是個很穩重又成熟的人,有點小威嚴
後來凡毅有事離開後換昭竣做過來跟我們兩個聊天
第一印象是他是個很細心又溫柔的人     
第七小隊一共有七個人,隊輔有五個
其他小隊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比例
四女三男
(上真、靚芙、惠琳、佑蓉、玠廷、劭誠、我)   
第一堂演講──也就是阿幹在前天跟我說的補眠時間
請到了陳芳明老師
我坐在玠廷旁邊,開始跟他裝熟聊天問一些瑣事
加上剛吃飽飯還挺容易想睡的
所以對陳老師演講最深刻的部份是    
中國文學史=中國、男性、漢人、異性戀文學史   
還有:歷史一旦化為文字,便是虛構
其實我比較好奇的是他在每個人生重大轉折點是如何選擇正確道路的
同學們很踴躍發問──我們小隊例外
他們問的問題都好有深度ˊˋ
這時候我開營手冊才猛然發覺有很多人都是台大啦~陽明啦
就是一些比較屬於前幾名志願科系的學生
然後我有突然想到另一個問題
我發現很多陽明醫科的學生     
感覺都很面熟欸    
後來我想到一個比較可能的解釋:
恩,可能這些學生當初在高中的時候都是學校的前幾名
然後有補習,所以補習單傳單上會印上他們的大頭照
很可能很多人就是那些當初被我們在傳單上面亂畫的苦主‧‧‧
難怪有種超現實的感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我遇到了之前在芝麻街認識的ERIC──他是第五小隊的隊輔
不過,照他對我視若無睹的程度看來
他可能忘了‧‧‧    
另一場演講是由鴻鴻老師談論劇場
他放的影片──政客補習班還蠻好笑的
演講中所提到一句出自男男版白蛇傳的台詞令人印象深刻:    
既是慈航普渡,何分人我妖畜    
晚上還有由隊輔們演出的三齣短劇
我可以感受到那些隱藏在爆笑台詞下的深意
尤其是無聲的第三齣
總覺得它是在強調人的一生,無論過程努力的如何,最後總免不了一死
第二齣戲才讓我真正見識到惟誼的真‧本‧性
(由於她說要維護形象,所以詳細內容請自行想像)
九點快十點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提著全部行李又爬了一大段樓梯
放到男二舍後又走了一段山路到醫學館開小組討論會
我很喜歡醫學館裡面的味道,聞起來很舒服
在這段營期,各小隊都有分配到一個議題
我們要討論出一些方向跟具體計畫,第五天要真正外出實踐
當初在網路報名時我不知道有哪些議題所以沒填,結果就分配到人數最少的環保這隊    
恩,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我們的議題是環保,大家除了討論今天演講的收穫外也提了很多方向
像是廢電池、寶特瓶、包裝紙等等
但還找不出一個共識時間就到了    
我們小隊三個男生都同一間寢室,另一個室友是台大電機的承軒同學
玠廷以身為陽明人的經驗指導我跟同樣升大一的劭誠
忙到一點多才真正躺平睡著
過完這漫長的一天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