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你能聽懂

如果你能聽懂  
也許,就不會在還殘有餘溫的心上一遍遍割著  
然後逼迫其散發溫暖  
即使我願意  
即使我勉強自己克制恐懼與悲傷交錯的顫抖,說願意  
但那還是一遍遍的殤  
難以抹去  
如同每日清晨,胃部彷若遭火燒灼的痛楚  
以為只要說沒事,它就會隨著時間漸漸消失的  
謝謝,我很好,沒事  
可以給我沉默的權利麼?  
如果我最沉重的恐懼成真  
於是世界如夢中只剩驚惶的默劇  
就如同一塊巨石壓在胸膛  
每一次呼吸,都像是要用盡全身的力量  
每一次的心跳,都是垂死堅持  
‧  
‧  
‧  
‧  
‧  
‧  
只要還擁有一絲絲溫柔  
那即使已經千瘡百孔  
‧  
‧  
‧  
只因為這是誓言  
所以奮不顧身  
一次燒盡自己的靈魂  
我願意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