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詩之三

今天拿到汽車駕照了  
蠻開心的  
詳細腦殘情形,就等跟高雄行一起做報告吧  
因為最近實在懶的上傳照片  
還有,印表機壞掉了  
這讓我很多工作不能動工,像是物理補習班老師的可愛版插圖  
還有乃乃她姊的營服  
有點困擾,畢竟答應了就應該好好完成,而且期限快到了  
再加上高雄行回來後,整個生理時鐘亂掉,每天都要到四五點才睡的著  
我想這是在高雄熬夜摸麻將的代價ˊˋ  
可是我的手氣真的很好欸‧‧‧(小聲)  
還是先來準備七月份的徵文吧  
那攸關我的錢包能不能膨脹,避免阮囊羞澀的處境  
如果,出塞曲  
───分隔線───  
如果昨日,一抹綠瞥見我  
那一定是你騎著白駒,縱過草原吹起的旋律,引起了注意  
如果今日,你回盼一片綠  
那一定是我彎著寂寞,走過草原無心的聲響,拾著你腳印  
如果今晚,我們各自躲在相距不遠的棚帳,呼吸月的音韻  
看著銀白色的紗緩緩飄落  
那一定是我唱著的詠嘆調,奔走在綠與漠的交界,呼喊著出塞曲  
傳到了你的營帳,變成了一種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你是否還會記得哪一段的顫音,是我呼喚你的名  
如果,如果你只是靜靜的悠悠的深深的睡去  
那麼  
明日,在你翻身輾轉欲醒的黎明  
請允許我駕著倉皇,往青草更青處  
奔  
去  
───分隔線───  
我覺得我的詩,受到席慕蓉前輩的影響很大  
連語氣都有點像ˊˋ  
讀我的詩的時候  
請暫時跳脫對我的既定印象,這樣比較精準也比較客觀  
畢竟腦殘兩字誤人一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