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西天‧後傳‧雪山(下)

 
那年妖魔橫空出世,為禍人間,  
西土天竺佛門隔空傳旨命東土深山的一名年輕僧人入世,  
自東土月帝國首都──望都出發,遊歷四方,朝天竺而行,  
淨世除妖斬魔。  
──而她,便是在望都假扮扶桑使者,加入那名年輕僧人淨世之路。  
日後在西行途中,又加入了幾名夥伴。  
在天竺以西之地的最後一戰,面對數萬純正妖魔及遭感染而成半妖  
的人類,夥伴們凝聚最後一絲氣力,  
在防線將破的前一刻,成功傳送她回扶桑。  
「總得有人活下來,見證一切。」  
夥伴們最後的話語,雋刻在她心頭,陪伴五十年。  
逃回扶桑的她隱入雪山,繼承母親雪狐一氏的血統,  
花費數年修習雪狐一脈的術法武技,接著出掌雪狐族長,  
率族人封雪山,隱居潛修。  
那年防線潰敗,妖魔將衝破天竺以西之地封印之際,  
佛門執首趕至,散盡功力以一人硬是殲滅了三成妖魔,  
隨後奔至的佛門四宗子弟亦投入戰鬥。  
此役後佛門高層元氣大傷,只得封閉領地療養生息,  
並命令在各地寺院潛修的高僧代為入世除妖;  
而妖魔經此打擊後散落各地隱匿,每隔一段時日便現身大肆破壞。  
只是,她那些夥伴,卻再無絲毫消息。  
出掌雪狐族長的這些日子,她領著族人守住雪山,  
阻擋一次又一次妖魔的侵擾。  
在她皆親自率兵防守下,族人對她的一切已崇仰地宛若神明  
──特別是在她皆會屠殺所有來犯妖魔的情況下。  
但也只是穩守雪山而已,其他地區的災難、衰敗,  
對她而言是毫無意義的。  
她停下動作,伸手拂開散落在額際的髮絲;  
雪花憑藉尚未完全消散的氣流在她周圍漂浮著。  
揚手召來一束風──這是跟擁有雙重人格的女祭司學來的。  
她輕嘆了一聲,以特殊方式在其中注入自己想傳送的話語:  
「‧‧‧生死莫阻,天海難隔;  
即便穿春秋、越黃泉,終會相見‧‧‧」  
念著當初一起西行所許下的誓言,  
她的情緒有些激動,淚珠不斷淌落,  
「‧‧‧五十年了,卻是連生死也難測,你們到底,  
到底在哪裡,怎可以只剩我一個存留‧‧‧」  
素手輕揮,遣走那束風,她拭去淚痕,  
轉身走向屋子,背影轉瞬為增強的風雪所沒。  
而那束風橫越大洋,在天竺以西之地不斷盤旋,  
最終漸漸散去。  
────(結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