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五月夢

五月夢 
江水流轉,數瓣花瓣輕浮其上隨波擺蕩,空氣裡若有似無有著糯米香。遠處一群漢子裸著上身喝斥著,有著一股喧鬧,只見數艘龍形小舟被緩緩推入水,夾岸零零落落幾個孩童津津有味的看著,盼著正式比賽那天的到來。 
嘆了口氣,他轉過身不再窺探遠處的喧鬧。靜靜坐在江邊,他雙手環抱雙膝呆呆的凝視滔滔江水。都千年過去了呀,他在心裡如是想著,人們似乎仍未完全忘卻他的存在,只是隨著四季更迭,一世紀又一世紀過去,一些記憶及目的卻像過了保存期限似的變質了。
也不知時光又流過幾許,他回神起身準備回去江底──那是這千年來的居所。欲拍去臀部草屑的手卻停在半空,他不禁苦笑,這些歲月來他仍未熟悉,當年那襲整齊潔淨的衣冠早已覆滿水藻,有無除去草屑已無足輕重了。
「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那段話,自己也只記得住這些了,那些當初堅持的、信仰的什麼已經隨著時間悄悄地沖蝕至盡了,那些醜惡的、善良的、莊嚴的臉孔早已模糊旋轉流逝在那段悠悠的歲月,關於自己還存活著的日子,在時光的消磨下已如段迷濛的夢,一段引領著五月粽香龍舟疾的初始之夢。
人事已非,過去曾痛恨著捍衛著的什麼已淹沒在浩浩江水,曾潔淨過洗滌過的衣冠業已覆上層層水藻及軟泥,往事如夢,倏忽已千年, 執著的意念早已放下──還能奢求什麼呢?人們並未忘卻他的名字,他的名字代表著一段舉世皆濁唯他清的過去,未曾消失在歷史中。
他縱身躍入江水,在身子和冰冷江水觸及的那一剎,耳邊依稀能聽到那年五月汨羅江畔百姓如夢的悠悠呼喚:
「三閭大夫,三閭大夫!」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