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Letters from Past - 退

Dear T,          
當我看到「總之,我會好好的/請你也不要死掉」           
還有「你留下來好不好」, 這樣的字句,讓我不禁心酸了起來。           
對於這樣的耳提面命,我感到熟悉,
我知道,只有真正經歷過這樣的擔心,           
才會懂得那話背後的焦慮。            
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我注意的不是兩蔣要移回哪裡,           
而是在那新聞下的跑馬燈,證實了 蔣經國先生確實是黑貓中隊的直接負責人,這也沒什麼,不過就是將眾人心知肚明的事搬上檯面;           
真正讓我流下眼淚的,是那句出任務前, 蔣先生必定會交代的:           
「孩子,注意安全。」           
我想著,那麼你們又有誰來叮嚀?           
你會不會知道,有人在等著你回來?            
因此,當你設想著給我個驚喜,           
而我卻因秘密的驚喜而找不到你、正焦急著的時候,           
我大發了一頓脾氣。           
你一如往常,用低沉的、寵寵的嗓音說著「好啦好啦好啦」安撫我;         
但你不懂,不懂我生氣的原因。           
因為重視我給的驚喜,我承受不起;           
我倒寧願過著沒有驚喜而平凡的生活,           
發完脾氣後,遲來的明信片不能挽回我的眼淚,也無法讓我開心。           
於是使起性子、耍了任性地將明信片寄回給你,           
對不起,但這樣的驚喜,我不要。           
你開心地出國旅行,我卻焦急的像無頭蒼蠅一樣,求助無門、沒人幫我;   
你哪懂那種心痛?            
於是寫了封信,說著我因為如何如何而怎樣怎樣的,但你卻如何的一派輕鬆; 諸如此類的看似責怪、實則無奈的話語。           
不奢望你懂,但好希望,就算只有十分之一,就算懂個十分之一我也滿足了。 但終究只是個奢望。                                                             
ur L    '071230     
分類:日記

✨ Je t'aime jusqu'aux étoiles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