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亡外一幕:殉情記  

    傍晚的堤畔公園裡,兩個少年正在對堤岸邊指指點點。   
      「欸,我們應該要報警吧?」左邊綁著頭巾的小男生說道。   
      「你是呆子啊?應該要先確定他們是不是還活著才對吧?搞不好他們在睡午覺勒。萬一報了警結果耍寶,不糗斃了?」右邊拿著滑板的學生說道,他還穿著制服,看起來才剛從學校下課。   
      「怎麼確定?我不太敢過去。萬一他們其實是通緝犯,突然跳起來拿槍把我給做掉,那不是衰爆了。我才十六歲,都還沒把到小優,不想那麼早掛。而且你看啊,那人的表情很怪,旁邊還有個藥瓶子,一定是情侶自殺啦。」 
  確實,任誰看到了都會覺得這兩個倒在堤岸邊的人已經死了啊。距離十公尺左右其實就能夠看清楚,躺著的兩個人是一對男女,看起來年紀差不多三十歲上下。男的臉朝上仰躺,女的則是趴著。兩人身上披著同一件牛仔外套,看得見外套下兩人的手是緊緊牽著的。旁邊有個女用皮包,但拉鍊是開的,從裡面滾出來一個茶色的藥瓶,就像電視影集裡經常看見的安眠藥瓶一樣。  
    「是啊,那男的表情真的很怪,好像在笑又好像不是在笑,超恐怖~啊!!你看他的嘴角!」滑板小子發現什麼似的,驚恐地舉起手指向男人的臉。   
      「你不要亂指啦!這麼不尊重死者,小心這兩個阿飄跟著你回家!」頭巾小子極度害怕地打掉了友伴的手,慌亂的眼神中映出男人的臉的倒影。在同伴驚叫的同時,其實他也已經看到,那男人嘴角上的血漬。是血漬沒錯,嘴唇和嘴角都是詭異的暗紅色液體乾掉的痕跡。
   「怎、怎麼辦?我們還是去報警好了啦!」滑板小子拉著同伴衣袖的手在微微發抖。在這初秋的傍晚,他覺得有股涼意從腳底心竄到頭上。
   「在這個距離也實在看不清楚他們到底有沒有在呼吸啊!我們還是過去看一下好了。」
   頭巾小子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舉步想往前走,一把就被滑板小子拉住。 
  「不行,你還當我是兄弟的話我們就快離開這裡,假裝沒看見算了。反正晚上還會有很多阿公阿嬤來這邊運動散步什麼的,讓大人去處理啦。」兩個學生拉拉扯扯的離開了堤畔公園,夜幕也漸漸籠罩了大地。
   昏黃的路燈一盞一盞亮了起來,把這幕景象映得更加詭異。偶爾也有往往來來的散步人們經過,但是在夜色中,竟然沒有人發現堤岸邊這對牽著手倒臥的男女──帶著怪異笑容的男人,以及俯著看不見臉龐,散亂了一頭黑長捲髮的女人。
   晚上八點鐘,幾個外傭帶著自己雇主的小朋友們來到公園吹風聊天。嘻嘻哈哈玩著球的孩子們,一個不小心讓球滾下小山坡,滾到堤岸邊,在男人身邊停住。
   七歲的小男孩一路滑草似的衝下小山坡,走到準備撿球,冷不防倒臥著的女人突然翻身坐起來,抬頭望望天空,說道:
   「啊?這麼快天就黑了?喂!別睡了啦!起床起床~」
   她伸手推了推身邊的男人。
   男人張開眼睛,也坐起身揉了揉眼睛。
   「怎麼搞的?睡了那麼久。」
   「還不都你?睡豬!我不是要你不准睡,等快日落的時候叫我起來嗎?結果勒~什麼都沒看到,就在這邊白白睡了一下午!」女人沒看到日落,顯然有些惱怒。
   忽然她像是發現什麼似的,湊近男人的臉龐。
   「你這是啥?……呵呵,中午吃薯條,沾到蕃茄醬了啦!」女人好笑地轉身想找包包拿面紙幫男人把嘴角擦乾淨,才看見皮包的拉鍊是拉開的。 
  「妳餓不餓?我們去吃晚餐吧。啊,別忘了飯前要先吃維他命喔。」男人把茶色藥瓶撿起來遞給女人,看見女人的臉色在瞬間變得慘白。「怎麼啦?這種表情?」
   「糟糕!皮夾好像被偷了!包包拉鍊被拉開了……」哭喪著臉的女人說。
   一抬頭看見正想撿球的小男孩,疑心大起,於是盡量放柔了聲音問道: 
  「小朋友!你剛剛有沒有動姊姊的皮包?」
   小男孩楞楞看著表情扭曲的女人,「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 
#殉情 
分類:藝文

奇幻寫手,偶爾寫寫文學獎,現在只有力氣寫極短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