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交往的那些,親愛的朋友

10/13(二)
  • 說個笑話?有著迷人臥蠶的男生(王凱立)
  • 跟仕桓、維霆吃豆花,「覺得自己不是這個世界框架裡的人」
  • 雷雷約我,沾她台大的光
  • 想著喚住向老師(但只是想想罷了)
  • 「被重視的感覺是最值得感謝的。」應華系女生叫住我
  早上的生活社會學,分組的同學都很含蓄,想說要不要說個笑話:哪種運動選手最容易犯錯呢?想想看,答案是游泳選手,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帽帽濕濕的。在腦海裡千百遍地演習,最後還是沒說出口,因為對面的男生眼睛太迷人了,可愛的臥蠶,笑起來成一彎月亮。怕他們的尷尬,其實更多的是我躊躇不決。
  有時候想,如果能夠多說點話,能否讓氣氛活絡起來,可惜不是個會聊天的料,總是盯著他的眼,吹一股靜默的風。
  晚上練完球,和兩個朋友去吃豆花,兩個都是男生,其中一個是前男友。雖然不到無話不談、暢所欲言,他們卻是我屈指可數的朋友。我和他說生活倫理課的組員是桃園學的助教、荒唐地去修微積分、去平鎮校外教學的事情,幾乎是把整天的話都濃縮在這裡了。有時候覺得自己不是這個世界框架裡的人,在系上是比邊緣人還邊緣的存在,大隱隱於市,幾乎沒有朋友,我也不明白什麼是朋友;如果好幾年沒有聯繫了,還能算是朋友嗎?今天雷雷又聯繫上我,問我有沒有空約出來。我想到她,就覺得驕傲起來,沾她台大的光。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今日趕課時,偶然看到向老師就在前頭,幻想著我對他叫聲「老師」,他回頭,收起沮喪的表情、親切地喚我的名字。然後,然後就這樣擦肩而過了,畢竟快遲到了。然而想著想著自顧自地竊笑起來,如果那樣做的話就好了。在早上的生活社會學,我們討論自己一生中最感激的事情,也許有那樣的潛意識驅使著,我說:「被重視的感覺是最值得感謝的,在路上被人認出來,叫住我的名字,這能使人高興一整夜。」某個應華系的女生球友,在我回去學校的第一個禮拜,深夜的球場裡、擦肩而過的瞬間,她親切地呼喚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看我一臉茫然,她身旁的朋友揶揄她說:「她不記得你了啦!」其實我記得,我都記得。當下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事後回想起,心頭湧起一股暖意,支撐著我活下去。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中壢漫遊Flaneur
  • 下一篇
  • 平鎮老街溪畔一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