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

分享

所謂的生命課題,要用一生去回應

一直以來都在逃避
文字出產速度之緩慢,每每下筆寫了兩三行後,馬上就用完所有的詞彙跟思緒,不經覺得自己是否還能繼續撰寫下去,沒有主題、沒有方向,就是漫漫的生活雜記,雖然私下跟自己講無妨,實際上是有點慌張,提醒一下自己,抽出來寫部落格不是為了符應主流,只是為了自己的練習與紀錄。
生命課題 教育

終於將房間放了一點綠色植物,很妙的是整個房間變輕鬆好多

第一次正式接觸助人歷程與技巧

過去的職業曾經是國小老師,遇過許多被問題困擾的孩子們,而我卻束手無策,只能給予陪伴與同理,跟著孩子一起痛、一起哭。會決定要進修也是因為自己不足,期望可以更強大,能支持更多孩子,或是更多老師。
對於輔導相關的課程,抱著相當高的期待,覺得如果能夠擁有這樣的能力,未來就可以更有效的幫助孩子脫離困境,或是更瞭解面對老師的苦痛時,可以怎麼陪伴。
因為是輔導課程,有技術層面,為了協助大家上課有實際的觀察,我自告奮勇的擔任個案,而且賊賊的刻意隱藏自己真實的情緒,想著上課示範即可,不需要說太多。孰不知老師搭建的安全環境以及溫暖的陪伴,我什麼都說了,而且是毫無罣礙的敘說著。
這是我一直以來都知道的生命課題,過去曾有段時光,我以為我面對了也處理好了,現在再次浮出才知道,並沒有面對透徹。所有讓我兩難、矛盾與痛苦的起點,大多來自於這個課題。老師也給了些回家作業練習,而我現在還是有點逃避,甚至在想怎麼投機取巧......

生命,是一個不會刪除任何物質的河流

我有個國考全國第二名的爸爸、高中進入數理資優班的弟弟,而自己始終是班上的吊車尾。成績至上的年代,我無法滿足這方面的期待就罷了,談校園戀愛(那時候基本是嚴格禁止的)、不願繳交作業、牴觸老師、接觸違禁品,對於生命典範是我父親的媽媽來說,我就是個不知好歹的女兒。對老師來說,我也是個不知好歹的學生,窮極一切手段希望將我拉回來,只是那些手段對我來說,以現行結果論,只是將我推得更遠更遠。
麻痺到了國三,總覺得再這樣下去,將成為一個沒有朋友、沒有未來的人,自私出發開始發憤,很幸運尚且有著還能讀書的能力,考進了五專,插大進入大學,就在大學階段,意外取得書卷獎,初嘗「被母親肯定」的滋味。
那滋味真的很好。
我被看見了,我被肯定了,第一次我贏過了我的父親跟弟弟,在家裡面擁有了一席之地。這種快樂使我上癮,於是我不斷追求「美好成績」這個毒品。也曾努力戒斷過,而且以為我成功了,學會肯定自己本身存在的價值,跟家人、友人的關係比以前更健康,然而當我投入進修,與這美好的毒品距離瞬間縮短時,再次上癮。
輔導老師點出了我的課題,他也給我個方向,能夠嘗試解決這個課題,然而我現在暫時覺得沒有能量去做這件事情,只敢在這裡寫著、想著,如若要跟母親談談,我可能會想問她,如果我在碩班的成績無法維持這麼好,我還是個好女兒嗎?或者是,母親希望我是一個怎樣的女兒?
到底在怕什麼呢?是怕得到答案會失望呢,還是怕赤裸的痛苦?也是有可能,兩者皆是我的恐懼。
#生命課題  #教育 
分類:親子

不適應都市、嚮往每天可以接觸大海的日子,尚在為了成為教師而努力的路上

評論
上一篇
  • 食物成為回憶的依歸
  • 下一篇
  • 鋼管舞,成為更美的自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