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樂隊來訪時The band's visit

"不久以前,一個小小的埃及警察樂隊到達以色列,沒有什麼人記得,因為這件事並不是這麼重要..." 
一個沒沒無聞的警察樂隊受邀到以色列某城的阿拉伯文化中心演出,在機場時沒人接應,他們試著自己前往目的地,卻不小心來到一個沙漠中被孤立的小鎮,跟餐廳的老闆娘及他的朋友們度過一個很奇妙的夜晚。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就描繪一個晚上,兩個族群碰在一起所產生妙不可言的火花,其中混雜著許多的情緒:喜悅、挫折、哀傷、尷尬,細膩的情緒轉變,在寂寞感慨的步調中,穿插著流暢不做作的笑點,只能說導演和演員真是有兩把刷子,不需要誇張的演技、不需高潮迭起的劇情就讓全戲院觀眾捧腹大笑,並同時為他們的無奈而嘆息,這也難怪在坎城影展中,能在電影結束時獲得全場觀眾起立鼓掌的禮遇。 
以下有雷 
從電影一開頭的文字,就道出這部片的主軸和樂隊的心情,就如在機場遇到觀光客要求幫他們拍張合照,為了埃及的"榮耀"格外重視此次拍照,還特地整理了一下儀容,但是最後拍下的剎那,一個無視他們存在的清潔人員也入鏡了。
嚴肅有紀律的主角Tawfiq,遇上美麗性感的餐廳女老闆Dina的調情,截然不同的兩人,一個是性感外放的女人,一個是嚴肅憂鬱的樂隊指揮,怎麼都湊不在一起的一對,在餐廳裡渡過很詭異且不多話的晚上,但Dina的坦率,讓Twafiq放下心防和嚴肅面孔,傾吐了自己塵封已久的心事。回到Dina公寓,三個人在死寂的夜晚聽著Khaled吹奏My funny Valentine,Tawfiq不改本色,正經八百的告訴Khaled "吹的不錯,但是低音似乎有點弱",仍然無法跨越那條線的Twafiq,讓Dina難掩心中的失落,她說她嚮往埃及電影裡的愛情,但是她永遠會把他搞砸。我想在Twafiq晚上看到Dina和Khaled翻雲覆雨的那幕,心中一定是感慨萬分。 
Simon是我在這個電影裡很喜歡的角色,一個跟著Tawfiq已經有22年的黑管樂手,希望能在台上指揮但是卻屢次被拒絕,唯一讓自己驕傲的是寫了一段拖了二十年還尚未完成的協奏曲,他希望協奏曲有個偉大壯麗的結尾,這晚Itzik的幾句話"也許你的協奏曲的結局就是這樣,突然結束了,就像這個房間一樣,像這扇門、這盞燈、這個正在沉睡的嬰兒",Simon拉了一下嬰兒床邊的簡單音樂,協奏曲的旋律在這時慢慢浮現。Simon對自己期待的一點成就,在這個晚上也有了一點小小的收穫。 
Khaled,一個到哪都要把妹的帥哥,不管到哪都用同一招"你聽過Chet Baker嗎?",然後就深情的唱起"My funny Valentine",跟樂隊裡其他一板一眼的老鳥比起來,他是最不修邊幅的一個,在Twafiq眼中他應該是叛逆又令人頭痛的人物吧!但是Twafiq也知道少了Khaled,整個樂隊也就少了一份生氣,而Khaled或多或少讓他想起已經不在的兒子,對Khaled嚴厲的言詞和保護心態也是他自顧自的扮演起了父親的角色。 
讓整個戲院爆笑的兩幕,Simon跟另外兩個樂手在Itzik氣氛凝重的家裡,聽著老爸講他當年的愛情故事,餐桌上異常的安靜和樂手的表情真的讓人笑到肚子痛,還有Khaled教害羞的Papi如何討女孩歡心的那幕,覺得Papi怎麼可以拙的這麼可愛。 
這部片子裡的人物,都是小小的、不這麼重要的,像是不知道怎麼跟女孩聊天的Papi、一年都在待業中的Itzik、每晚在公共電話等女朋友來電的路人、美麗的老闆娘、甚至是這個埃及來的樂隊,樂隊其中三個人在整部片甚至連一句話都沒講到。小人物的心中還是有自許絕不想被遺忘的地方,在片尾,特寫鏡頭帶到Twafiq舉起的雙手和樂手們自信的表情,像是那晚Dina說的:指揮的感覺是怎麼樣,像這樣,好像擁有了天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Across the Universe愛是唯一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