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格林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把"the fading red"寄到格林文化
沒想到過了三天就接到編輯的電話  
說這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好作品
希望找個時間詳談
今天下午跟格林文化的編輯約好  討論我的繪本內容
忐忑不安的到格林的企劃部外頭按下電鈴
在外面張望 透過自動門看到一面弧形的牆
上面貼了一張張黑白的人物特寫  
來接待的是郝廣才先生的助理  身高至少170以上
剪個傻瓜頭還是很有型
我坐在會議室裡 心裡頭七上八下的  
郝先生穿著輕鬆休閒服搭上牛仔褲
開始跟我討論繪本的內容
說他最喜歡哪張圖
說剪影方式表現很好
說月亮星星太陽的關係太複雜  小朋友會看不懂
說結局太負面 沒有一個open ending 不能以逃避的方式結束一個故事
要我在過年期間想想看怎麼把結尾修成快樂大結局
很多的意見我從來都沒深入去想  
他一邊講 我也一邊頻頻點頭  出本兒童繪本還是要有些經驗
只是有個懷疑  
把結局改成大喜劇收場  不會太八股嗎?
但是做為一個小咖  有這種出版的機會 我也不敢講出來
舉了一個not now, bernard的例子給郝先生聽  
一個只提出問題 沒有解決方式  諷刺現狀的插畫書  
他斬釘截鐵的說 這樣的書一定賣的不好  
當然 我也不敢跟他說這本書是很有名的一本童書 還改編成兒童劇
可能出版社還是要考量到市場因素吧 
新手出書 還是得要妥協
說不定改完內容會變的更好  
今天回來想破頭  怎麼樣都想不到滿意的結局
覺得結局大圓滿實在是非常老套  
曾經想過  
爲什麼銷售量好的成人繪本總是帶著陰鬱灰暗的色彩
藝術電影內容一定要沉重?  喜劇只是一種落於俗套的不高檔商品?
還是說是因為越長大 想法越悲觀  童年的無憂無慮都把他看作是一種幼稚
回想孩提時代  媽媽跟賣包子伯伯買了我愛吃的三角形豆沙包
捨不得把餡一口吃下去   抱著個豆沙包吃上一整天
這種簡單的快樂已經好久不見
該是趁機換個角度看世界的時候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