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平鎮老街溪畔一行

10/14(三)
  • 平鎮老街溪遊
  • 遇上中山學妹(李采綾)、跟印尼同學撘話(陳愛美)
  • 生態工程遇到系排學長(劉人寬):「你也真閒,旁聽早八。」
  • 微積分考試,不那麼難,檢查出錯兩題
  • 看報紙掉淚
  • 想看《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但猛然想起明天的諮商
   沿老街溪右岸,跟著台灣欒樹枝頭搖曳的方向,一行人魯莽地闖入平鎮寧靜的時刻。家戶前豢養的黑狗,對這群不速之客發出警告;刺眼的陽光底下,青澀的稻穗隨著風劃出一道道浪;河邊小徑順著老街溪的脾氣,左彎右拐。可惜沿路的金黃色欄杆,阻擋了望入河川的目光。

隨風搖曳的稻子

後頭拔高的竹

給台灣欒樹一個特寫

兩個特寫

再一個與小徑的合照

  隨後來到一間小廟,居民們見到這般大陣仗,紛紛探頭出來。不時有騎單車的阿伯從人群中穿梭,伴著幾句客語的閒話家常。是平鎮這樣的地方。

老街溪

小橋流水

  見到兩岸預計被彩繪的石座,我問帶隊的助教那原來是做什麼的,他氣憤地說政府的迂,何老師說他們要賺錢,我低頭不語。越過流水小橋,我沿路捕捉,注意身旁艷麗的花,各形各色、環肥燕瘦;綁鞋帶時瞥見石頭上的小瓢蟲,興奮地告訴身旁的朋友,她卻沒有聽清。

近景的蘆葦,遠方的屋宇,背後潺潺的小溪。是我特別喜歡的一張

蜿蜒的渠道

溫室

瓜?

同學拍的,天空的藍交映稻田的青,屋舍的光影立體,給人愜意之情

回首來時路

  旅途尾聲,所有人聚在一起,觀賞社區阿姨們跳舞。舞步不是很難、歌曲輕快,她們的眼神投入、嘴角揚起。在隊伍的最外圍,有個臉色凝重的阿姨,令人不敢近她一步,也隨著節奏舞動肢體;穿著鮮紅的短洋裝、套上絲襪與白鞋,反差得可愛。

  原本打算寫完交上作業的,殊不知越寫越矯情,沒意思,擇日再修改。
  這趟出遊,遇上了一個中山的學妹,在遊覽車上我看見她背包上熟悉的印花,情不自禁地叫住了她。她邀我坐她隔壁,我們聊些高中的事。因為現在晚了想睡,細節就不贅述了,總之是意料之外的。回程時又和印尼的同學搭上話,問她住在印尼的哪裡,沿著她的指示,看了看地圖的尺度、又想了想台灣,才覺得世界之大、自我之渺小。
  話說,早上的旁聽遇上系排學長,他說我也真閒,旁聽早八。稍後的微積分考試,題目沒有挑戰性,不過檢查時也錯了兩題(天真的計算錯誤),時間到就提早交卷了。在圖書館看報紙,今天也有很感人的文章,我想,看報紙掉淚的人應該是有眼睛乾澀的問題。
  聽大家說《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很值得看,聽了主題曲,覺得詞寫得真好:「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忘記了時間這回事,於是謊言說了一次就一輩子。」原本打算明天早上去市區看早場,興奮地查好了時間,來得及在下午上課前回學校,才猛然想起約好的諮商。 天知道我明天要跟他說什麼,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問題一直都在,只是困擾的人不一定會回來。
  總覺得自己被情緒和一時的想法所左右,英文說的drive,拿方向盤的不是我自己,老橫衝直撞的。想起哪個古人,半夜一時興起跑到朋友家樓下,結果也沒敲門就回去了,說「興來則往,敗興而歸(第二句絕對不是這樣的)。」印象中是張懷民,豈知他跟蘇軾兩個閒人散步詠涼天,到底誰是那個邊緣人?

(10/19 給個交代。因為有作業的需求,包含字數與心得內容,所以還是照著規定走了。寫得不那麼好,我也沒心力去構思了)
  

  這回去平鎮老街溪畔校外教學,因為沒有機車,鮮少有機會能離開中壢到別處走走。不認識平鎮這樣的地方,看著地圖想說應該在附近的,沒想到坐車坐了很久。老街溪,對桃園來說是特別的——可想想也不那麼特別,哪裡沒有溪呢?——流放的生活廢水,讓溪邊步道瀰漫一股令人卻步的味道;河岸的欄杆遮掩了蜿蜒溪流的面貌。


  如果說桃園學是為了認識桃園,那桃園又有什麼值得大家記住的呢?既沒有台北的繁華、東岸的山麗壯闊或外島的歷史記憶,說到中壢想到的只是車站的擁擠破舊,以及車站外的小東南亞。老街溪很漂亮,可不是特別漂亮——我家門口的溪也能這般漂亮。要怎麼樣才能讓大家愛上桃園、認同自己桃園人的身分、以身為桃園人而驕傲?我爸爸小時候也是住在桃園的,他說大家有空總往台北跑,因為台北好。什麼時候我們可以自豪地說「桃園是個好地方」?而不只是台北的衛星都市而已。


  當然一路上還是有許多別具特色的廟宇、土地公等,麥穗隨風擺動的景象、河水映照落日的餘暉。像是個長得標準、不難看的女孩子,目光卻無法為她停留。

分類:旅遊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