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閒雜│親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我自小到大一直都很難去下定義的。

  平時我不喜歡說話,是因為解釋太多,甚至你給了答案,對方的反饋未必會是能在彼此間圓融的。說錯話又不好,因此我總是有時想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把話又吞了回去。
  因為要想過再說,大概在面前人(無論是誰)看著我的時候,我腦海裡已經閃過無數道要用語言組織的詞彙了。
  千言萬語,最終,沉默。
  人與人之間要拿捏得度實在太難。

  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極低,甚至可以說,能不信我權當聽聽就過。畢竟以前遇過問我問題的人,我給了答案,最後反饋是對方又問了我身旁的另一個人。
  我問了為什麼,對方回我因為不相信我說的,我頓時語塞。

  原本就話少的我,後來又更少了,最後乾脆沉默。
  直到最近才又開始調整,因為不斷在與外界接觸,我知道情況不同。
  
  以前創作圈由於認識的腐女比較多,或是少數幾個看題材類型守備範圍較廣的腐男(跟我同款的),我們稱呼對方一律都叫『親友』。
  接著就會有人問說,是跟親戚的有關的嗎?這是朋友的意思嗎?

  我不是很喜歡『朋友』這個的詞彙。
  稱兄道弟,四海皆兄弟。隨處大家都可以稱作朋友,稱作兄弟。

  一樣東西未必是字面上的某個意思,大多數的人不甚介懷的,我卻往往反而介懷。畢竟,通常說是套近乎,確實是套近乎,也許從某種層面上的廣義詞,大家都是這樣說的。
  「啊那個是我朋友啦。」、「你朋友剛剛來過。」、「他是我朋友,跟我關係蠻好的。」
  諸如此類,較為廣泛運用在一般人際關係的字眼上。
  我很多時候都會被說『你想太多了』,但我寧願想多一點,也不要少。
  想太少,又容易被說思慮不周太過草率,在這部份上本就不好拿捏,想太多至少顧慮的點多,容錯率可以小一些。


  數年過去了,我多久沒有使用『親友』這個詞。
  然而直到最近,我才又將這個詞從自己的字典裡翻出來使用。
  自然,以前的問題還是又老樣子浮上檯面。
  總會有人再度問我:『親友?』邊問邊皺眉。
  不似當年躊躇沉默,我直接回:『關係特別親近的友人。』

  回答前,我的腦海裡閃過一句話,是有多不想用朋友這個詞?
  嗯,我極為不想,因為太籠統太草率了。我不喜歡在和自己關係特別好的人身上用這種隨便籠統的詞。當然會有人覺得我何必龜毛在奇怪措辭的地方,不就只是個稱呼。多數人都不介意。

  是沒錯,但我不想隨便。
  有人更深入的問起時,我甚至會說Soul partner。
  當然要看對象。
  不過要有這種人能讓我這般定義實在太困難了,所以能說的機率相對極低。畢竟世間上存在於你身邊,將背後交託給對方的人又有多少呢?


  也許在過去三年間,『兄弟』這個詞一直是我放在對於同性裡頭關係好一些的份上通稱,可隨著時間推移,加上我不會在同一個舒適圈待太久的情況下,齒輪愈轉愈快,人與人彼此聯繫的關係,那種羈絆實在太淡了。


  聊不來了,說散就散,不會特意如何,只是能說話的機會更少。

  環境總是造就一個人不斷變化。
  真正能維持的初衷僅剩下大方向的原則。

  可是,能被推翻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關係  #定義  #答案 
分類:日記

人生吧,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一說。學會苦中作樂,經受得住波折。方向是逐漸出現的。https://www.facebook.com/Xuanchangxun/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