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淺論倡清廉與反貪腐之道〉

 
〈淺論倡清廉與反貪腐之道〉
   范仲淹〈用天下心為心賦〉曾強調「審民之好惡,察政之否臧。有疾苦必為之去,有災害必為之防」,其對於民生疾苦與防災解厄念茲在茲、時時關懷人民的心意,誠為「良官勤政愛民」之道。然而,人生在世,載浮載沉,隨著時勢變遷,在待人接物、看待世事上,有時也會產生盲點,於是有視人不明,處事不清之情況;而荀子〈不苟〉所云「公生明,偏生暗」正可供借鑑──意即公正能夠使人明察事端,洞悉真相;而偏私卻會使人愚闇,昧於事理。正所謂:君子有所為,亦有所不為;而公務員身為人民公僕,肩負人民信賴重託,則更應以「有為有守」的君子風範自勉,秉持公正、公平原則,在掌握、行使公權力,控管經費資源之際,尤須秉持清廉操守,極力避免以「國家機器」為掩護卻行擾民侵利之實,以確保人民之權益。
   不論是官方政府單位,或是民間團體機構,為求其能充滿活力而順暢無礙地運作,其主管領導管理階層之廉能──行事公正廉明、講究效率能力,則顯得格外重要。綜觀台灣社會近年發展,政治、經濟及社會的型態結構產生變動,政商互動日益密切化,也在在考驗著公務員的德行操守。有道是:典型在夙昔,為找回往日政局士大夫的志節風骨,我們確有必要重申「倡清廉」、「反貪腐」之精神與意義。關於「倡清廉」、「反貪腐」二者,乍看似毫不相涉的兩回事,然而若經細思推敲,則不難發現「倡廉防貪」實可分立而並行。孔子曾主張:「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就消極面而言,法律是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人民需要一套的完整法規配套措施,來構成公務員操守的監督機制,藉以制衡官員權力,並予以獎善罰惡;就積極面來說,我們應當提升社會整體的品格教育水平,以扭轉頹勢,改善積習已久、重利輕義的共錯共犯結構。然而,倘若只偏重以政令規章、刑罰來「倡廉防貪」,公務員在避罰服從之際,若心術不正,依然能鑽營法律漏洞,防不勝防,僅能治標而無法治本;因此,仍需搭配德禮教化之治來激勵人心,提升整體社會風氣,好讓官民相勉砥礪,相互提攜扶持,如此必有助於「倡廉防貪」之成效。
   顧炎武曾援引《五代史•馮道傳》論而道:「禮、義,治人之大法;廉、恥,立人之大節。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人而如此,則禍敗亂亡,亦無所不至。況為大臣而無所不取,無所不為,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其強調的是:禮義可為治理國家的重要法則,廉恥是為使人自立的重要節操,皆維繫著國政命運。如果為政者不廉潔,就敢予取予求,貪婪不已;而若不知羞恥,就敢貪贓枉法,胡作非為。正所謂「絕對的權力引來絕對的腐化」,倘若官員意圖隻手遮天,無所不為到了膽大妄為、肆無忌憚的地步,又缺乏制衡監督的力量,那麼勢必亂象橫生,動搖國本。鑑往知來,省思此論,正足以提醒我輩重視「倡清廉」、「反貪腐」的必要性。
   世云:勤以進取能補拙,儉而持盈以養廉。欲「倡廉反貪」,矯正官場、社會積習已久的驕奢浮華風氣,宜從勤儉之道入門。昔日先民前輩勤勞奮鬥,日積月累而增加財富資產,然而擔憂守成不易、浪費殆盡,所以人人無不樸實剛毅,崇尚節儉。時至今日,隨著科技進步,媒體發達,演藝人士、豪門望族一舉一動牽引世人目光,帶動流行風潮,娛樂消息無遠弗屆,卻也使得傳統美德如勤儉價值觀式微化,奢侈浪費趨無節制,以致整體社會慾望橫流,治安品質下降,充滿不安隱憂,而公務人員身處其中,倘若沾染奢靡習氣而不自覺,則易同流合污。總之,倘若能重申往日勤儉之道,日進有功,相信必有助於促進整體社會「倡廉防貪」之風氣。
   一個人看待人生的視野格局,決定了其思維意念,繼而左右了其行為抉擇,公務員的操守亦然。細思「人生」二字,概可指「人的整全一生」,或謂「人的日常生活」。面對人生的思維,至大可從一生之全面宏觀視野展開,至小則自生活之各個微觀角度切入;而端詳此二進路,前者符應道德倫理取向之「超我」,而後者則屬原始本能傾向之「本我」、世故現實原則之「自我」。當人所處位置不同,立場不一,則所見所思亦相隨而異。無可諱言的是,在人生漫漫長路中,世人多慣自「本我」、「自我」角度看待人生,其眼光盡是專注於食、衣、住、行、育、樂之生活瑣事,雖易取悅也愈益失落,因而感到身心忙碌疲憊不已,甚至不免心生困惑,時而迷失了人生整體的目標方向感。雖然世常言「衣食足而知榮辱」,又人身尚須保安康健,以便行更高層次之追求,故主張懷有安居樂業、追求生活充裕之心,當屬無可厚非。但假如我們所重視的人生課題,僅停留在「物質滿足」、「逐名求利」之上,卻忘了人生意義之探索與實踐,則無疑是畫地自限其人生格局,未免虛度一生,浪費了「人身難得好修行」、「積善行徳見自性」之殊勝機緣。
   反之,人若能自我要求提升,多以「超我」之道德倫理角度來綜觀人生全局,那麼其能見度將擴大範疇,不止於看到外在得失而已,而更能敏睿地觀照到「心靈成長」、「人與自然及社會之互動關係」,並思及「生老病死」、「成住壞空」等生命關懷議題,涵育「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合一」意識,從而滋長「民胞物與」之情懷;如此一來,人將擴充胸襟懷抱,其見識自然卓偉不凡,因而拒斥將心思拘泥在鑽營法律漏洞上,貪求不法利益;也不願陷溺於斤斤計較之得失上;更不屑將精神氣力滯留在「怨天尤人」之負面情緒中,反而發憤圖強,化人生悲苦而為力量,跳脫「本我」、「自我」之習染氣息,進而超凡入聖,投身於從事深具意義的功德布施,流傳法喜,躬行自度度人,攜同康莊。
   誠如世云:水可載舟,亦可覆舟,而「倡清廉」、「反貪腐」理念立意雖佳,但實踐推行之際,尤須留意其賞罰之「比例原則」,切忌將之作為陷害忠良之工具,避免假藉「倡廉防貪」之名而行政治惡鬥、整肅異己之實,否則將失去原先的良善本意,而在朋黨之爭中忽略了人民的需求,忘記了人民公僕「審民察政,為民去苦防災」的本意。
   總之,人生在世未必永能如願為官,宜把握「失志而窮則獨善其身,修身養性現於世」原則,在充實準備中等待時機,以求來日「得志而達則兼善天下,榮恩福澤加於民」,並在「倡清廉」、「反貪腐」原則之中,確保人民之權益,秉持「身在公門勤修行」之道,恆念為民防災、去苦之初衷,以完成服務大眾、實現自我之偉大理想。 
* 編按: 高銘淇 : 〈淺論倡清廉與反貪腐之道〉,(2011/12/23) 澎湖縣政府獎狀──「清廉菊島,菊民倡廉」徵文比賽社會組第一名(府政行字第10016001119號)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