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二十五 尾聲

傾盆大雨的夜晚。
婦人撐著雨傘,剛下班後的神態疲軟走進街邊巷弄老麵店。
晚間八點半,店裡空盪盪只有三位客人,婦人找了個角落坐下來,點了簡單的陽春麵和一盤燙青菜。
她總是這個時候才下班。前不久忙完相依為命的女兒的喪事後,她除了工作也只剩工作。以她這樣的年紀又孤身一人,能有個安身立命的工作已是萬倖了。
老闆娘將麵端上來,眼前的那碗麵熱騰騰的煙氣在這初冬的夜晚蒸著臉,特別溫暖。
很久以前家裡還沒散的時候,她也總是備著熱騰騰的一桌飯菜,想及此,那到嘴的麵條就難以嚥下。
她趕緊抬起臉,不讓眼淚掉下來,望著麵店裡播報的新聞,試圖轉移些許的注意力。
“前天清晨,在淡水河岸被人發現的女屍,今天下午檢方已證實身分是失蹤多日的王家命案的唯一生寰者王靚寧,確切死因仍有待調查。”
“……先前在山區挖出失蹤的家人遺骨引起全國關注,王女前同事透露王女長期精神狀況不佳,行徑怪異,並有精神科門診紀錄紀錄,檢方不排除王女很可能因長期精神壓力大,無法適應社會而跳海輕生……”
她抬頭看著新聞畫面中那個叫王靚寧的女子模樣,想想,這個女人也算可憐。
窄小的住宅區巷弄中,只有一盞一盞的路燈在雨中伴她回家。
偶爾傳來別人家的狗吠聲、幼童在住家的追鬧聲、年輕女孩抱著手機在陽台上的曖昧私語,這些聲音在她的耳裡聽來生氣蓬勃。
轉開大門鎖,進到昏暗的屋子裡,小小的夜燈像盞小小心願,歡迎她回家。她過的已是另一種人生了。這是她從沒想過的人生下半場。孤寂但也平靜。
她放下包包,坐在沙發上,看著那盞克盡職守的夜燈,愣愣的發著呆。心底始終有種淒涼,但又有種莫名的輕鬆感,再也不再吵鬧為他人掛恚了。
活到至今也已近五十歲,她就是這麼一個人出生,成為別人的女兒、別人的妻子、別人的母親,擁有這一切之後,先是失去了丈夫,接著又失去了女兒,最後失去了母親,四十多載的人生就像是場夢,夢醒來的如今也就是一場空。
她不再去想了,其實也很少再去想,早點睡覺吧。
她拉起堆放在沙發一落的枕頭被毯,拍了拍,簡單熟稔舖成床,走向浴室,經過那不會再開啟的房門,在已許久未進的主臥房裡,看著那台床邊的市內電話。
她走了進去,望著話機上佈滿的灰塵,想起是女兒被發現的那段時間,總有人不停的打擾因此才拔線。
她心血來潮,把插頭重新裝上,上頭的答錄機閃著一閃的紅燈。
她原本想洗掉,但想了想,坐在床邊,按下去聽。
那些過時的一則又一則媒體、不明人士打進來的留言,成了活絡這屋子裡的唯一人聲,彷彿好多人都在跟她說話。
沙沙──沙沙──最後一則留言,傳來戶外風吹的雜聲,怪得讓她皺起眉頭。
切除的那刻,聽見了聲音。
『媽媽……』
她臉色一變,緊皺眉頭,這聲音是誰?詐騙電話,還是惡作劇?
『媽媽。』
不是女兒的聲音,但是,為什麼喚她語氣卻這麼的像……
『媽媽,我是子子……』
她的眼淚忽然落了下來。
『媽媽,希望妳過得安好,我已到菩薩身邊修行了,忽掛念。謝謝妳為我犧牲付出這麼多年的青春,我卻很不孝總惹妳生氣、掛心,妳已經辛苦了大半輩子,我不在後,妳一定可以好好的照顧自己。
『在我的心裡,妳永遠是最偉大最堅強的女性。我會請菩薩保祐妳,平安健康。請妳一定要過得快樂,這樣我也才會快樂。媽媽,子子好愛妳。』 
她緩步走出了那房間,要找自己的藥,卻開了女兒的房門。
女兒出門上學的那天,她臥病在床,女兒是靜悄悄出門的,桌上那本發黃發舊的心經仍半掩著。她沒想到她竟還會留著,還會翻看。
她坐在女兒的書桌前,看著這本心經,想起女兒還小的時候和她一起誦經的那段時光,曾經那麼的平淡美好。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媽媽,什麼是波羅波羅?”
”是『般若波羅』。般若,是無上智慧的意思。“
“無上智慧是什麼意思?”
媽媽想了很久,自己也不知該怎麼解釋,就說,「妳現在不懂,以後長大就懂了。」 
現在的妳,已經比媽媽還要懂了啊,周子芯。 
婦人捂住了臉,趴在桌邊上痛哭失聲。 
□ 
捐款簿記:點收各地捐贈物品多箱,可用物品分類清單如下……』 
宜心育幼院的辦公室裡常堆放著愛心人士寄來的捐助物資,這天,終於可以把前陣子的沒空整理的物資全部清理。
江尚恩將這些箱子一一開封分類,一旁年輕的小助理則幫忙登記。
「又是這些……」江尚恩撫額,「哦,別再寄過期食品過來了?把這裡當什麼啊。」
開了第二箱。
「哦,昏倒。」江尚恩把箱裡的舊內衣褲捏起來,小助理露出噁心的表情。儘管這些舊內衣褲都洗乾淨了,但是像這類與私人衛生相關的東西捐到哪處都是沒辦法收的。
「那是什麼?」小老師指著從停業的養老院寄來的箱子,裡面有台方型的小機器。
「哦,這是錄放音機啊。」江尚恩丟掉手中的內褲,過來將收音機拿起來檢查,裡面還有一捲沒拿出來的錄音帶,她試了試,沒壞,是很久以前『神仙姊姊說故事』的系列有聲書,那還是她小時候最喜歡聽的兒童節目。
她童心未泯的在育幼院下午的點心時間,放起錄音帶給育幼院的小孩子們聽,大家全好奇的圍過來看這神奇的老古董。
“很久很久以前,觀世音菩薩身邊的金童玉女……”
金童,「不知道人間會是怎樣?」
小玉,「大概就是這樣吧,結婚生子老了啃瓜子等投胎……」
金童搖頭,「妳的想法太淺薄了,人間山水景美,我想下去吃喝玩樂。」
小玉笑,「那有什麼好玩?要我看,也只有世間的愛情有趣了,月老爺爺總說只羨鴛鴦不羨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那樣好?」
金童,「妳不下去怎麼知道?幾千幾百年來都待在天界多無聊啊,妳看那凡間熱鬧得很,多有趣啊……」
他說得小玉心花怒放。他就知道她還是感興趣的,提起白娘子西湖烟雨斷橋借傘的故事,零零落落,東拼西湊,要不是小玉知道這事還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小玉,「別說了,說得這麼坑坑疤疤的,沒個樣。我可以陪你一同下去看看,不過我們得分開來走。」
金童,「為什麼?」
小玉笑,「你去你的吃喝玩樂,我可沒興趣,我這千百年來都跟你在一塊太沒意思。」
兩人扮著嘴,偷走菩薩的一盞菩提燈,偷偷下凡。
為了怕被天上的人發現,金童把燈芯連火一起吞了下去,小玉則帶保管燈盤,說好約定在七天後兩人在此聚首,一同偷偷潛回天庭,但小玉才剛說完就一下子就溜不見人影。
……
第七天,即人間第七世。
金童玉女最後落得無家可歸的下場,還得找到失落在人間的般菩提盤才能返回天庭。於是他們一起努力找尋菩提燈盤的下落……
白髮蒼蒼的一對老人終於找到了菩提燈盤,老玉女讓老金童將芯火吐出點著了燈,兩人垂垂老矣痴痴望著空中雲彩。
七彩雲匯聚,菩薩現身來,笑問他們,「凡間可好玩?」
「滋……沙沙沙沙……」
錄音機的帶子突然沒了聲音。
大家正期待最後的結尾,到這時竟然沒了,全都哇哇大叫。
「好了,安靜安靜,老師看一下。」
江尚恩檢查帶子,並沒有損傷,想了半天才知道,後面應該都是已被消音了,好像是以前有人不會操作機器,不小心按到了錄音鍵把原本帶子裡的內容給洗掉了。
「老師,後來金童玉女怎麼了?」小孩子問。
「他們有回到天上嗎?」
「菩薩娘娘肯定打他們的屁股!」
大家笑了起來。
「後來啊……」江尚恩搔了搔頭,故事就到最後來得給小孩一個完整的交待才行吧?江尚恩清了清喉嚨,學著有聲書裡的神仙姊姊那甜甜的語調,自己都不住想起雞皮疙瘩。
「後來,金童玉女就回答菩薩,人間當然好玩啊,但就是不適合我們,我們還是覺得天庭好。菩薩聽了很滿意,於是帶著他們回天上去了。」
小孩們用很質疑的目光看她,她臉一紅,提起聲量說,「怎麼?你們不相信啊?這個故事我以前小時候就聽過很多次了好不好。」
還真得理直氣壯才能壓制這些臭小孩的多疑目光。
有個小男孩舉手說,「老師,金童玉女才沒有回天庭。」
「為什麼?」江尚恩問。
「因為以前我爸爸就說了,金童玉女已經燒給阿嬤了啊。」
其他小孩哄笑成一團。 
□ 
我幽幽起身,看著自己變回了五歲的模樣,坐在墓碑前。
抬頭望著前方的樹蔭下。
王昊陽手捧著聚魂燈,從榕樹下走了出來,如同我第一次見到他時的那樣。
那出了村莊後的一片稻穗田,在夕陽下金燦燦的一片如海,閃閃發亮。
遠處傳來別人家燒柴煮飯的灶煙氣味,我則奔跑在長長窄窄的田埂上,急著回阿嬤家,彎來彎去的田間小路,迷失了方向。
望向村北的那片墓園四周,一個人也沒有,我一腳踏空在一堆廢棄的陶甕罐裡,嚇得直直發抖。
後來,那樹下走來一個大哥哥,他一把將我抱起,脫離那嚇人的陶甕堆裡。他牽著我走回了村落,像是熟門熟路的一路走向阿嬤家。
「我叫周子芯,你叫什麼名字?」
他總是問而不答,只朝著我微笑,夕陽下,他臉頰邊的深酒窩好好看。 
我終於知道你的名字了,王昊陽。
他向我伸出手來。
我們離開了墓園,離開了地面,騰空飛起上了天,望著雨後放晴的金色燦爛。
我張開手臂,矮小的身子只撲得到他的大腿,他一把將我抱,看我的眼神溫柔得像親人,又像情人。我知道,這次再也不會被丟下了。 
雲彩飄飄,腳下的景物變遷,是夜晚,又返回白天。
我低頭,望見熟悉的小鎮加工區,看見媽媽從公司裡走了出來。
她的身邊伴著一位頭髮花白的年長男子,有說有笑,他對媽媽顯得關愛體貼。
我環抱著王昊陽的頸,臉貼在他的胸口上,低望著媽媽和男子變得愈來愈渺小的身影。
我們飛飛進雲裡,滿空的星辰都是我們的煙火。
王昊陽,我們要去哪呢?
去一個只屬於我們的地方。那不在陽間,也不是陰間。
一個,沒有神的世界。 
《靈殤全文完》 
分類:藝文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