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二十二 周子芯最後的人生課題(2)

也許,王昊陽的話沒有說錯。
孫辰偉用他幻想中對完美女友的偏見來看待我,所以才會在我不符合他想像的時候,不惜擊潰我的自尊與自我。他在傷害我的時候也不會有任何的掙扎痛苦的感覺,因為他正在對付一個破壞他女友完美想像的「敵人」。
而他現在口中所形容的「周子芯」果真是個完全聽話、為他付出,能服侍滿足他一切需求且也不求回報的好女人。我這人過去的存在就像個任他臆想填充的空殼子,填入什麼我就該是什麼樣子。
他說周子芯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多完美,有多幸福快樂,他無視我不斷發出來的痛苦求救信號,以為我對他的忍受是樂在其中,甘之如飴的享受。
我這個人好像從沒真的走進他的心裡,他眼中看到的人,愛的人也始終不是我,只是我的表相,和他自己加諸上來的幻想,他從來就沒認識過我,也毫不在乎。他看到的始終只有他自己,還有自己內心投射的那個倒影想像。
看著他在鏡頭前義憤填膺的說起如果知道我會遇到這樣的壞事,他會拚了命也要保護我,為我承受所有痛苦,全由他一個人來扛,下地獄他也不怕。
他繪製了一系列地獄救女、英雄守護為主題的作品,奪得大眾的喝采,畫面多麼的振奮人心,他緊握著拳頭,激動得令旁人也動容。那情緒是真的,他真誠的心意,彷彿在我身邊的英雄一直都是他。
他確實曾說過會保護我,我也曾深信不疑過,因為我知道他是一個不說謊的人,我相信他說到一定會做到。只是,我無法不去回想起真實的狀況是怎樣,因為我是真正的周子芯。
他大概忘記了吧。
那次在街上當我遇到變態襲擊,在驚嚇之餘也只能鼓起勇氣對抗變態,當我倉皇逃回家驚魂未甫的告訴他這件事的時候,他當下反應是饒富興味得像是在聽一件有趣的故事,然後極富正義感的對著半空赤手打拳,說要讓那變態死等等之類的事後空話。
當時他眼睛發亮,自個沉浸在我被襲擊的這件事上,也許是在腦子裡幻想如何把那個變態揍到死的畫面,但對我顯露出來的驚嚇和不安卻視而不見。
當我想從他那裡得到一點安撫,一句妳沒事吧的慰問也好,他卻暴怒斥責我這個人有公主病,大驚小怪,「妳有怎樣嗎?」、「不然妳想要我怎樣?」
還有一次夜晚。
我們在他家附近的攤子買晚餐,幾個騎車少年忽然停下來對我吹口哨,我嚇得僵直身子不知所措,他卻甩開我的手,扳著臉,好像我跟他不認識一樣。
直到回他家後,他便開口指責我的打扮和心態:妳就是花枝招展得要出門去勾引流氓……
這就是他保護我的方式。
他把內在深層的恐懼不安和種種揣測當作事實,並且深信不疑的把憤怒爆發出來,怪罪於人。因為只有把問題全推到我身上,他就不用為自己的無能負責,也就能心安理得的認定自己是在保護我。
他其實是在保護他自己。那脆弱又不容質疑的自尊心。
我想起他甚至還曾對我說過,會真的站出來與人爭鬥的人,不是英勇,是魯莽和愚笨。因為他自己軟弱就貶低別人的勇氣。因為自己駕馭不了我過往活潑的一面,就貶低我是可笑愚蠢的人來瘋,而在失去我之後的現在才又說多迷戀我曾經活潑外向充滿生命力的性格。
我怒火中燒。
他從來沒有勇氣擔起他自己所說一個男人該有的樣子。
他所有嘴裡的說的話跟他對我做過的事根本是完全分裂的兩回事。
如今他卻把自己畫成悲劇英雄一樣,奪得外界的悲憫與肯定。而外界對於他內在扭曲的面目一無所知。他大概也以為自己就是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完美吧。
孫辰偉在鏡頭前十分悲傷懊悔。
主持人感性的問他,周子芯告別式那天,當時的心情是怎樣子的?他也對周子芯說了這些內心話了嗎?
他的視線頓時放空,看不出任何情緒,說出的言詞卻堅不可疑,他承認他沒去,他沒理由去,我們早就分手了,他沒立場打擾死者家屬。
他說他的答案都在畫展裡了,再美的花會謝,再漂亮的人會老,畫卻可以保存到永恆,他用這種方式來紀念我,紀念他刻骨銘心的愛情。
我竟一點也不意外他對真實的我不會有任何作為,當我出事時,連能表達小小遺憾與慰問之意也吝於付出。因為他總在計算做這件事對他來說有何意義?那樣做又能帶來什麼好處或幫助?
他確實沒有義務要為已無關係的我做什麼,但當他發現我的死還能帶給他創作靈感的時候,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與價值就不一樣了。
千載難逢的機會打鐵趁熱,把自己加進別人不幸的命運裡化身為英雄演出赴湯踏火的拯救戲碼,以為這就是為我所付出的犧牲,連自己都被根本不存在的自己所感動。
實際上,造成我陷入痛苦的人就是他,他對自己的「無心之過」輕描淡寫的帶過,直至今日他還不忘利用別人當素材來成就他自己,他只是在消費一個死人,壓榨死人最後剩餘的價值。
他就像是一個躲在安全的地方觀察別人人生戰況的小偷,在別人戰亂結束後跳出來,踩過別人的屍體,拿起戰死的人的遺劍充當這戰場上打敗敵人的英雄。
實際上他什麼也沒做。
我想起過去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心中還不停喊著期望他能來救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自己可悲又可笑至極。
妳以為他正義英勇與常人不同,其實不過是相信了他口中自述的英雄形象。真實的他膽小自私,也從未像個男人一樣為妳扛起任何擔當。危險時,他跑得比妳還要快,甚至不忘回頭罵妳愚蠢竟留在原地與敵人對抗,戰死活該。
這就是真實世界裡的「英雄」。
而偏偏膽小自私與擅於謀略才是易於在這世上成功生存的重要條件之一。
他激動落淚,也感染了別人,沒有人懷疑他內心真誠,因為連他自己都相信自己真誠。沒有人知道,他信仰的不過是自己內心的虛妄。
節目尾聲,孫辰偉為個人畫展宣傳,其中帶來的最新代表作品,依然是他擅畫的大眼長裙女孩風格。不同的是,換了顆人頭,像是某種組合體。
這是他的最新力作,畫的是一個讓他再次充滿靈感的女孩──當然,曾畫過周子芯的一系列作品也會一起展出,他自信滿滿的宣傳著,不管活人死人真人假人這全都是他個人的創作資產。
我真是完全清醒了。
豁然開朗,笑了出來。而後不住冥思許久。
王昊陽是對的,他是一路看在眼裡的,他才能這麼精準地說出這些真相,只是這真相對當時的我而言太過震驚了,我一直難以消化接受……
看著孫辰偉的那張臉,所謂靦腆忠厚老實的外貌總是容易讓人放下戒心的吧,沒有人會懷疑這張臉背後的狡詐,也不難想像當初自己會輕易的相信這個人。
但為何自己會一開始主動接近他?他的外貌沒有吸引我的特質,如果是被他的聰明特質所折服而有了好感,但在日後他脾氣暴躁充滿控制慾的面目下,我還忍受他什麼?
不,一開始是出於同情,因他擅於裝可憐的模樣而使我被同情綁架。如果過去的我願意一開始就依循自己的直覺,堅決的拒絕他的死纏爛打,不心軟同情他的身世、他的貧窮和他孤僻到與世隔絕的地步……與世隔絕?
我忽而恍然大悟。
為什麼我能忍受別人都無法忍受的他的封閉、認為這世界上只有我能懂他,還曾那麼的努力為他創造精彩豐美的兩人世界?
不是因為後來被他操控洗腦的結果,而是因為一開始,我在他身上看見了孤獨的影子……
我童年如被遺棄般孤獨的自己,還有那鄉下北村墓園總是孤身一人的身影……我和北村哥哥曾經都是那樣的孤獨,與世隔絕的相互依偎著。
我從未意識到,我的情感始終不追崇偶像,也不對條件好的男孩感興趣,而只是不斷的追尋那個曾經陪伴我度過孤苦童年,撫慰我心靈的身影罷了。
對孫辰偉過份難以置信的包容,不過是我想回報於北村哥哥的溫柔方式,我願為守護我的人付出一切,但我卻看錯了人。
我捂住了臉,無法平撫不停抽搐的呼吸。
難受,卻又感到一種無以倫比的滿足。
人可以愛錯,但是不能不清醒來。
我明白,感情是周子芯這輩子的課題,必經的課業,而這門功課能走到這裡也算是修到盡頭了。
我問自己,還痛苦嗎?
……。不,已經感覺不到過去的那般的疼痛了。再也不感到糾結了。
若還會感到心痛,也是為過去那輕易相信人性本善,最後被逼到精神耗弱的自己感到難過罷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