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九 許願(1)

照見掉落在地的時候,王昊陽像是毫無知覺,他望著著那巨大的鬼臉,一步步的走上前去。
「王昊陽?」
不管我怎麼叫,他都沒有反應,那些靈魂呻吟的頻率像是某種咒語,一再將他牽引而去。我趕上前拉住了他。
他回頭,卻是垂著淚,看著我,「我聽到了我妹妹的聲音,她在裡面,我要去救她。」
怎麼可能?我愣住,全身和頭皮發麻,見他轉身要走向巨大鬼臉,我仍緊抓著他的手不放,「別過去,那一定是陷阱。」
「妳怎麼知道是陷阱?」
我答不上來。
他脫開了我的手,朝巨大的鬼臉走去。我再次拖住他,「拜託你別去。」回頭對著混亂的四周大喊,「石軍,快來啊。」
空間裡的靈魂似乎在這張巨臉出現後變得躁動不安,鬼頭所操控的勢力一瓦解,那些不再受控制的殘餘惡魂也混亂得自相殘殺。
「我妹妹在裡面,我一定要把她救出來。」王昊陽像失了神智,我快來不住他,他用力脫開我的手,告訴我,「子芯,讓我去找我妹妹,如果我不能救出她,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沒有意義了。」
「可是,如果這是陷阱怎麼辦?你要白白犧牲嗎?」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撿起地上的照見,將他交到我的手裡,「我答應妳,一定會回來。」
他推開了我衝向那張巨大的鬼臉,我大叫,眼睜睜地看他伸手探進了那巨大的鬼臉,整個人沒了進去。
「石軍!」
我抱著照見四處尋找,混亂的空間裡見到石軍滿身刀傷,從另一邊躍下,手中的武士刀還串著一顆醜陋的頭顱,血淋淋的。但不是鬼頭的。
「你到哪去了?」我急著大叫。
石軍驚見我身後那張巨大鬼臉,丟開頭顱後問,「王昊陽呢?」
「他跳進去了。」
「這是萬聚靈……妳怎麼不拉住他?」
「我拉不住啊,他說他聽到了妹妹的聲音在裡面,執意要進去。現在怎麼辦?」
石軍望著萬聚靈的臉色好怪異,我也回頭望著那有無數個魂魄聚集而成的鬼臉,瞬間好像聯想到了什麼……「石軍,你早就知道了?他妹妹真的在裡面?」
「先前只是猜測,我知道有萬靈聚這種東西的存在,它是冥縫空間裡的樹靈王收集掉落在這裡的靈魂所聚起的一張臉。但我還沒有親眼見過,再者一般鬼魂也不可能輕易到得了冥縫空間,所以我也沒跟王昊陽提。要是先提了這個可能性,他一定沉不住氣,也撐不到現在了。」
我抓緊他的手臂,「所以他妹妹真的在裡面?」
石軍扯開我的手,「我不確定啊。」
石軍說,「先前我只知道那些不斷消失的靈魂肯定是被鬼頭抓了,但沒想到真的會變成傳說中的萬聚靈而且被餵養在這種地方,這個萬聚靈才是鬼頭力量的來源……這樣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樹靈王是什麼?邪神嗎?」
「不是。樹靈王在有冥縫空間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它不是三界之物,而是獨立存在的強大意靈體,冥縫空間的脊骨,不垢不淨,無善惡之分,也無從消滅。妳要說它是冥縫空間裡的神也行……」
「那現在呢?我管不了那麼多了,你快想辦法救王昊陽啊。」
「妳讓開。」
石軍站在萬聚靈前,閉眼唸咒,雙指朝武士刀上點亮上頭的符咒後,對著萬聚靈揮砍,斬出一道道的靈光打在萬靈聚上,炸出一陣驚人的火光。
在火光之後萬靈聚表面靈體受到了損傷,流出被炸壞的靈體和不明的靈液,但也僅此而已。那些靈魂翻攪過後,又換上新的一張完整的面貌。
「幹,沒效?」
這空間的某種不安力量又增強了。
石軍舉起他的武士刀,以驚人勢態直接朝著萬靈聚揮砍,一連好幾下的硬劈,將萬靈聚的臉上砍出了一道深長的破口。
突然間,從那裂開的破口中伸出一條長舌,舌上幾十張臉擁擠的痛苦哀嚎散發出火焰般的青色靈光,忽又神態轉為凶惡朝我們的方向橫掃而來,石軍開我的同時閃過那條長舌,長舌像條火鞭般熱辣凶猛,開始不停向石軍狂掃。
「馬的,現在怎麼愈來愈難搞?」
石軍用力將長舌砍斷在地,那些扭曲變型的靈魂活脫脫的散成一團糊的靈渣,最後化為煙氣消散。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忽然一陣怒吼,鬼頭舉起臂刀從暗處衝了過來,兩眼充血,滿身是刺,他的兩隻手臂變成了又尖又長的刀刃,整個人變異得畸型恐怖。
石軍與鬼頭對上,陷入纏鬥,
鬼頭變異後愈來愈難對付,被砍掉的刀臂同時又再生,萬靈聚的臉反映出鬼頭猙獰的表情,如石軍說的,萬靈聚是鬼頭力量的來源,鬼頭愈接近萬靈聚,力量變得愈大。
石軍連連敗退,被他砍得體無完膚。
我緊握照見,但僅能赫阻那些試圖逼近我的鬼物,但這時,還有一隻沒死的假鬼差,發現了我,吊著臂膀朝我逼近。
我一步步後退,一股吸力不斷朝我呼喚,彷彿感覺到王昊陽張開了雙臂在呼喚我,我回頭望著那原本面目可猙的萬靈聚,不如跳進去找王昊陽比較快。
「周子芯,別去。」
石軍對我大喊,又閃避著鬼頭的攻擊,「妳進去也無濟於事,王昊陽還有可能出來,妳進去只是在成為他的麻煩。」
「我有聚魂燈!」
忽然驚見假鬼差舉高手掌朝我的頭砸下,我嚇得將手中的照見刀朝它一揮,砍斷了它的手臂,它重心不穩地傾向一旁。想起石軍說過殺鬼差的方法,我第二刀朝鬼差的胸口刺去,刀傷在它體內燒了起來,裡面的惡鬼被殺後成了一縷灰煙,假鬼差也倒了下來。
我回頭望向萬聚靈,它散發出來的靈光竟然如此溫暖……忽又聽見石軍大喊,「那又怎樣,它只能保一命。妳保自己保不了王昊陽,妳進去又真的找得到他嗎?」
石軍剛說完,又吃力對付起死纏追殺的鬼頭,「這是王昊陽的選擇,他是為了找妹妹才會一路撐到現在的,誰都不可能阻止得了他。」
我突然從執意中清醒,從萬聚靈的面前逃開,但是,王昊陽……怎麼辦?他真的能找得到妹妹嗎?如果沒有呢……我是不是該相信他。
萬聚靈像是發怒般地鬼號尖叫,整個空間結界上方吊掛的軀體,以奇怪的姿態興奮活躍地跳動著。
吊籠忽一個個砸下,被關在裡面的鬼魂從一個個撞開的籠裡緩緩爬了出來,他們原本呆滯無害的眼神漸漸變得異常暴怒,開始互相撕咬。
我看見曾先生仍困在籠裡,兩手緊抓著鐵籠杆痛苦不已,那籠在墜地後,將他被鐵管刺穿的窘境卡住,情況更加慘不忍睹。
被卡在破籠裡的曾先生也遭受到同籠的鬼魂撕咬,他身上插著鐵管已痛苦得無法動彈,仍雙臂使力抵抗。
我跑過去想要幫他。
這時上空的那些跳動軀體,一個個脫離斷繩砸了下來。
我連忙閃避,還是被其中一個軀體砸中,那沉重的顫動肉軀緊緊扒著我不放,我掙扎,好不容易推開那個巨大肉塊,掉落滿地的軀體這時一個個站了起來,某種意念在操控它們趨向我。
我知道那意念不是鬼頭的,是萬靈聚,它憤怒我擺脫了他的引誘,決定要來對付我。
我用力揮著照見,亂砍亂殺毫無章法的清出一條路來,衝到破籠前,趕離周圍攻擊他的鬼魂,看他狼狽的模樣,我急著問他,「我要怎麼幫你?」
他指了指令他動彈不得的鐵管,稍早他已自行爭脫出一段,但太痛苦,途中作罷,他指示我幫他。
我驚惶著雙手緊握住那條鐵管,一股作氣,從他口中將那鐵管全拔了出來。鐵管離開他的瞬間,他嘔出了一大灘的血來,蜷著身子不停發抖,正忍耐著這極大的疼痛。
那些尚失意識的鬼魂又聚了過來,張口扒手地想要觸碰我們,我揮刀驅趕,「曾先生……我還能幫你做什麼?」
「我姓曾,名文斗……」曾先生含血吃力地說,「我不想死在這沒人知道,拜託,幫我轉告褚大哥,說……小弟沒讓失望。如果還有來世,還願再認他作大哥。」
曾先生看起來很衰弱,全身不停在發抖,散著寒氣。
我心底難受,搖頭拒絕他,「曾先生,你撐著點,這話你撐到自己去跟褚大哥說。」
如果我們還離得開這裡的話……
「哈哈哈哈,白癡,這裡是我的地盤,你們這些骯髒的東西闖進我世界裡不可能殺得死我。」
整個空間裡充滿鬼頭的笑聲,鬼頭支配著萬靈聚所給的力量再次變強,全身突變成了三頭六臂的怪物和先前還是人樣的膽小懦弱已是不同人了。
石軍對付鬼頭的狀況陷入膠著,我緊握著照見,看著刀上的殺鬼咒,現在王昊陽不在,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只能咬牙一試了。
「曾先生,你先待在這,好好保重。」
曾先生苦笑著搖了搖頭。
我要離開籠子的時候,曾先生忽然叫住了我。
他用力鎮住自己發顫的身子,向我借手中的照見。
「憑你們殺不死鬼頭那個怪物。」曾先生說完,用照見的刀尖從自己的腹部開了一道口子。
我嚇得沒了反應,見他將伸手鑽進自己的身體裡,從中掏出了一塊手掌般大血淋淋的白玉令牌。
那令牌泛著一種灼人的光,一眼就知道不是人間鬼界的東西。
曾先生把白玉令牌交給了我,「這是王昊陽要的東西。其實屠大哥早就拿到了,遲遲不確定該不該給王昊陽……義民廟被赤鬼侵擾,褚老大等不到王昊陽,叫我把它先送出去,結果半路我被假鬼差抓住,情急之下我把令牌吞進去,才保住一命。」
曾先生周身散發出灰白色的靈光,靈光不停外洩。
「現在這種情勢,王昊陽也不在了,他有這神令也沒有用了。妳拿去給那個日本鬼子賭賭看吧,我們義民廟的人,不跟日本鬼子打交道。」
「請你撐下去,我們一定可以離開這裡。」
我替曾先生重新將鐵籠的門掩上,讓他在籠裡暫時不受鬼魂侵擾,緊握著神令,一路揮趕鬼怪,試圖接近石軍。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