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六 電廠(1)

依計劃,王昊陽先陪我回家和下地府,再回來與石軍到約定的地方集合,他們兩人要一起回廢棄醫院找石軍所說的冥縫空間通道。
剛踏出冥府分界所的時候,感覺四周安靜得詭異。
好像有某種的不對勁。
我發現王昊陽和石軍似乎也有同感,我們望向四周,周邊大樓林立一直都帶有種壓迫感,但除此之外,似乎還有種難以言喻的黏膩感在空氣中迫進。
「快跑。」
石軍忽然一聲,王昊陽立刻拉住我往前衝去,身後傳來啪砸啪砸的怪異聲響,夾雜著像是許多人激烈的碎碎私語聲,我回頭,王昊陽立刻提醒,「別看。」但已來不及了。
後方一大群面目猙獰,赤紅色的厲鬼,動作機靈地從四周和分界所的後方冒了出來,全盯向我們。他們黃澄澄發光的眼睛上方,額頭處都有一個黑咒印。
「那些是什麼?」我問。
「被鬼頭抓走的血牢厲鬼。這說明鬼頭已經找上門來了。」石軍說。
我們逃上公務車,看見伏在車底的厲鬼已把我們的紙司機撕碎咬爛,它抬頭那刻黃光一閃便撲將上來,王昊陽反應快,一刀前捅,將那厲鬼制住,用力扔出窗外。
我急忙關上車窗,由石軍負責開車,王昊陽對付將要鑽進車裡的赤色厲鬼。
車子一路狂奔亂甩,連連擦撞路邊障礙,為了甩開赤色厲鬼的追逐,我們撞上了一棟建築物,前車凹陷大半,駕駛座已扭曲變型,而這樣子了石軍竟然還是能開。
過了一段路後,車體在凹陷得亂七八糟之下終於甩開那群厲鬼。
但車開沒多久也拋錨了。
我們從變型嚴重的車體下來,望著這處空曠的城市郊區。
石軍的腳有點跛,剛才撞擊嚴重的時候,他的膝蓋被撞到骨折變型,看起來有很痛。他咬著牙舉拳伸腳,用力一敲一甩,立刻恢復了原狀。
「妳有受傷嗎?」王昊陽問,我搖搖頭。只覺得在車裡被甩得頭暈眼花。
「現在怎辦?」我搖搖頭,試圖回復清醒,望著來路的盡頭,那裡彷彿有一整片的隱隱騷動,「不會這麼快又追來了吧?」
「坐捷運。」石軍說,「捷運有條支線能直通地府。」
王昊陽看了我一眼,眼神帶著抱歉,我知道這情況對沒辦法回家了,現在情況緊迫,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對王昊陽搖搖頭,「沒回家也沒關係,你已經幫我很多了。」 
我們奔越過那寬敞的四線道,朝地鐵捷運的標示趕去。
馬路剛過一半眼前一陣雷閃,兩棟樓間冒出了雲霧,一個巨大人影從雲霧中顯現。
看見那步伐晃動,我心底一沉,果然見到那張蒼白的長臉從樓間露了出來,是出現過在公園裡的白無常。
另一邊,黑無常也出現了,暴怒得一腳將地府捷運的入口踏爛。
見狀,我驚恐看向石軍,他似乎也嚇到了──他還沒見到過這兩尊異常巨大的假鬼差?
「我帶子芯從另一邊的出入口進去。」王昊陽舉起照見,護在我的身前,一手緊握著我。
但那來路盡頭密密麻麻的赤色厲鬼已經出現,正朝這裡逼近。
「來不及的話就只能開打了。」石軍難得顯得格外緊張。我們三人朝下一個捷運站入口方向狂奔。
石軍朝後方放出一記衝天炮,炮彈撞上天後立刻掉落地面,散出了一大片的白光,暫時吸引住了那兩尊巨大的無常。
「再多放幾個。」王昊陽說。
「這是信號彈,只有兩發。」
我看著那些像白光將地面映得像白玉般發亮,隨後白光下沉入地底,最後消失。
突然眼前一陣爆裂火光,不知是怎麼回事,粉塵舖天蓋地而來,眼前什麼也看不清楚,只聽到王昊陽啐一聲,「該死。」
地面不停震動,無常的腳在我們四周亂踩亂踏。
石軍再次放出另一發衝天炮,這次是對正上方的夜空,衝上天的那刻落下了紅色的光網,那些光網像標記一樣印在夜空中發亮,一陣爆破後,中心火光仍直上竄,一直竄到很高很遠的夜空中才完全炸開。
「這下可燒錢了。」石軍喃喃說完,轉過頭來對我喊,「周子芯,第三個入口在前方一百公尺處的小巷子,現在我們沒時間顧妳了,自己去找吧。」
不知是誰放出的粉塵四周,漸漸冒出了一個個的鬼影。
我不想成為負擔,脫開王昊陽的手後立刻拔腿朝石軍指示的方向跑,身後隨即傳來王昊陽和石軍迎戰的聲響。
我躲避著那些在馬路上衝過頭的赤色厲鬼身影,利用粉塵煙霧為掩身朝騎樓暗處跑去。
王昊陽和石軍兩人似乎對上了那兩尊無常,店面玻璃映照出煙塵中那兩尊無常對著地面抓狂揮舞著武器與重擊的動作。
我跑到巷子轉角,要衝到對面的捷運入口時,驚見地下道裡鑽出了兩、三隻赤色厲鬼,我嚇得立刻躲回騎樓柱子後,心想,現在怎辦?
我只能暫時先藏身於此,觀看王昊陽他們的狀況。
石軍和王昊陽採取了混肴戰略,將那兩尊無常困在一起,利用它們的體積和視線死角互相碰撞、互相誤傷。
那兩尊無常被惹得暴怒,就在他們狂亂揮掃之際,石軍順勢躍上黑無常的身軀,一連砍了黑無常好幾刀,刀傷破口處洩出青光寒氣。
石軍對著應付白無常的王昊陽大喊,「鬼差皮做成的,砍脖子,要不就捅心臟。」
王昊陽繞到白無常身後時已顯得是吃力應付,他們還有那些赤色厲鬼要對付。
這時戰場馬路的空地上忽然又炸出了青光。我驚呼,不會吧,還有?
只見青光炸現後從地底冒出了一組又一組的黑色鎧甲兵將,比常人來得高大許多,手持的長鎗和三叉戟。
前方的死面將領一聲令下,各組兵將衝向中心戰場廝殺。
「這下我們汐山區要發大財了。」
另邊一棟公寓樓頂上出現了一個人,高聲大笑。
那是名身材壯碩外貌如同流氓的平頭鬼,衣著華麗西裝,身上戴著滿滿金條手鍊金光閃閃,他手持著兩把充鋒槍站在頂邊高處,身後領著幾名各自奇裝異服的年輕人,他們各個手持槍械,每個人都像是他的職員般在胸前掛著一張示別證,在平頭鬼一聲呦喝的帶領下,紛紛躍下,加入戰場。
直到他們衝鋒陷陣,殺起擋路的赤色厲鬼時我才確認他們是石軍叫來的援軍。
整個戰場頓時熱鬧了起來,嘶吼、槍聲大作,戰況激烈,一片的眼花繚亂。
但也漸漸看出了我方優勢。
只是那些赤鬼就像巨大的蟻窩傾巢湧出,怎麼殺也殺不完。
石軍抓住黑無常受困的窘迫情勢,一刀一刀連砍它的脖子,黑無常搖晃掙扎,最後頸骨斷裂,頭顱滾落在地,斷口處冒出大量的鬼魂青煙,那些煙一衝上天際,有的逃離,有的就此消散。
黑無常的身體像消氣的汽球般崩坍下來,最後剩下一張巨大的鬼皮癱披在路樹和地面間。
另一邊的白無常在緩兵圍攻反擊之間,王昊陽抓緊時機,一刀刺向白無常的心口,用力劃開白無常的當下忽被白無常甩掉,又被一掌打飛,摔到馬路上去。
白無常拔出胸口上像粗針的照見,像燒燙的火把丟到一旁,胸口與手都在冒煙,它全身破爛傷痕累累地想從圍攻中逃離戰場,忽轉向朝我這裡跨步逃來。
我這才發現自己太過專注於戰況,整個人都走到了馬路上來,我嚇得轉身逃跑,但在這時我忽然能看見陽間的人了。
來往的下班人潮都呈淡透明,一下子顯影一下子又正在消失。那些活在陽間的人臉上掛著疲倦抑或常態的面無表情,一定不知道現在的人間鬼界正發生的事吧。
從窗玻璃上我看見白無常側倒的面孔,它的視線盯上了我。
隨後是一批赤色厲鬼衝進來騎樓,我嚇得再次拔腿狂奔。
逃離了大樓,直奔向前,看見前方是一大片未開發的荒涼空地,怎辦?沒有遮蔽物可躲藏。
錯亂情急之下,我雙腿打在一起絆倒了自己,這時巨大的掌印黑影從我頭頂上蓋下,我嚇得緊閉上眼。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