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五 冥府分界所(3)

石軍和王昊陽在客廳討論。
「你上次說只要破壞邪神壇,你就能收了鬼頭,我們後來發現了邪神壇,但是它竟然只是一座幻像,那是怎麼回事?」
「嘖,你們是發現了邪神壇,但你有看到邪神壇上有供神嗎?」石軍的語氣像惱羞成怒。
我自己也回想,當時在廢棄醫院發現邪神壇時,確實沒看注意到有供奉任何神像。
石軍解釋,他原以為廢棄醫院是鬼頭的巢穴,只要破壞阻神結界,進得了廢棄醫院就能抓捕鬼頭,但沒想到,邪神壇並不真的存在於那裡。不過也間接發現了鬼頭穿越空間的能力,是利用五個法師的靈魂走陣來開啟轉換的鑰匙。
「所以重點還是那個邪神壇前的擺陣,鬼頭才能操控那幾個五行法師,而真正的巢穴,也就是邪神壇,已不在那棟廢棄醫院裡,而是在冥縫空間。」
「冥縫空間?」王昊陽問。
石軍說,「不屬於人鬼神三界的灰色地帶,通常是陰陽兩界穿梭時可能會經過的過度空間。在冥縫空間裡沒有生死,沒有時間和方向,進到空間裡的萬物只要在其中迷失,就可能永遠也出不來,但大多時候是無法找到這空間存在的。只是不知道這麼難以察覺的地方,鬼頭竟然進去了,而且看來已是長時間躲在裡面。」
石軍說,這是當時他要被捲進鬼頭扭曲的空間時發現的。
我想起在廢棄醫院時,因為五行法師的靈魂走陣讓那裡空間扭曲,當時破了一個大洞,所有屬於靈界的東西都被吸了進去,鬼頭似乎自己也跳了進去,我和王昊陽即時逃了出來,原以為石軍也逃不了。
當時石軍原本要順勢進入鬼頭的巢穴,但沒想到被鬼頭困在巢穴結界外的冥縫空間中差點出不來。不過他說他知道該用什麼方法進入鬼頭的巢穴。
「我當時在冥縫空間裡,感應到很強大的異常靈體存在,通常冥縫空間不會有生靈意識這種東西……」
「所你打算怎麼做?」
石軍提起了「劉崎」這個鬼頭生前的名字,和王昊陽一起討論進入冥縫空間對付劉崎的計劃。
石軍先前對鬼頭做了不少功課,雖已掌握了巢穴和對付的方法,不過似乎還有所忌憚。
「鬼頭能控制惡鬼冒充鬼差,除了精通邪術到成魔的地步以外,應該還有最關鍵的力量來源,否則鬼頭再魔化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能耐。」
石軍認為鬼頭供奉邪神,而這邪神和我們見過的邪神壇,實體都很可能就在空間的鬼頭結界裡。
「只要破壞那尊邪神像,阻斷邪神和鬼頭間的力量來源,使鬼頭無法再驅使神力,之後的收尾應該就好辦多了。」
對於石軍說得這樣輕鬆讓人很懷疑。這人實在不怎靠譜。
石軍說,鬼頭現在知道廢棄醫院的入口據點已被發現,短時間之內應該不敢再回去了,王昊陽搗毀那五具法袍屍的同時也破壞了那裡的阻神結界,可以利用那裡殘留的空間連結進到冥縫空間裡,正好殺個鬼頭措手不及。
石軍又像先前那般說得胸有成竹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他話總沒法讓人安心。
石軍過來問我,「填完了嗎?」
「嗯。」我整理好那份單子。
石軍將辦公桌後的一扇木窗打開,用打火機點燃我的整疊表格,直接將它們全丟出窗去,立刻燒化成灰燼。
我驚呼,「我寫了很久。」
石軍一臉淡然,「這樣是直接送到地府去。」
王昊陽起身走來,石軍將他擋下,「別急,還得等地府的通知上來她才能下去。」
「我想先送她回家一趟,還有借幾盒你的煙火。」
「煙火?你要幹嘛?」
我緊張了起來,「沒、沒有。煙火不用了。」
王昊陽有些不解的看著我。
石軍也用狐疑的目光盯看著我們,我才不想解釋,不想要讓他知道也不想要被他嘲笑。
石軍看了一下錶,「現在陰陽交界時刻,讓她顯靈是要嚇死她媽啊,晚點吧,等人間天黑了,最好是深夜的時候,直接入夢還比較容易成功。」
王昊陽看向我,我點了點頭。
我想,如果能進到媽媽的夢裡和媽媽說話也很好。
「周子芯,妳也別心急,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這裡很安全。」石軍說。
「我……我之後可以留在冥府分界所幫忙嗎?也許可以打掃、管理文件什麼的……」
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我脫口而出。
王昊陽訝異地看著我。石軍問,「妳不想下地府?」
「我想留下來。留在人間鬼界裡。」
石軍斜著腦袋,噘著嘴,像是在看我這人是哪裡有問題。「如果妳以為留下來就能常常見到王昊陽,那妳就錯了,王昊陽這二十年來,來這裡的次數不超過十根手指頭。」
我尷尬得低過頭去。王昊陽沒出聲,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
「子芯,人間鬼界沒有妳想的安全,留下來替地府辦事的通常都是罪魂,可是刑期,妳不會好受的。」王昊陽說。
「那我就不待在這……」我看著王昊陽,心想都這麼直白了,他能明白嗎?
石軍搓了搓手,「奇怪,沒裝冷氣怎麼這麼冷。」
王昊陽白了他一眼。
石軍說,「這事也不是我說了算,妳若真想待在人間鬼界,那妳自己下去地府的時候提出申請。我是可以寫一份徵求助理的申請。」
「不行。」王昊陽堅決反對,「子芯,妳根本不知道留在人間鬼界的決定會有什麼後果,就算能躲避一切的危險,妳知道最後妳會變成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不過就是最後會變成一團靈渣。可是,我覺得,能跟王昊陽在一起,變成什麼都不是的靈渣也很好。
「別激動,這事還不是你們想怎樣就怎樣。」石軍說,「就我看來,周子芯留下來的機率太渺小,根本不用擔心。」
我滿懷的失望。
「先來辦正事吧。」
王昊陽將瑞士刀交給了石軍。
石軍掂了掂掌中的瑞士刀,「這本來是不合法的,只有在這次可以破例,你可別想拿去幹別的事。」
「明明是你請我幫忙,怎麼說得像是我求你?」王昊陽說。
石軍臉一陣紅一陣青,「這叫互相,我先前可幫了你不少忙。不過還差一樣東西,正好時機趕上。」
石軍對我說,「周子芯,給我一段頭髮。」
「啊?為什麼?」
「這叫機緣,別問這麼多了,快給。」
我拿起辦公桌上的剪刀,剪下一段頭髮給石軍。
石軍將壁掛式的螢幕向上收起,牆後顯現出一座與人等高的拱型鐵門,裡面是一座壁爐,開啟的瞬間熊熊烈火正在燃燒。
石軍對王昊陽說,「你站在這,好好定心冥想,想清楚自己武器的模樣,愈具體愈好,之後能否具體成型就得憑你自己的意念和靈力來完成。」
石軍在旁持著瑞士刀,以食、中兩指併攏對著刀身比畫一陣之後,將它丟入了火爐裡,火焰一下子旺了起來,將瑞士刀整把燒得通紅。
「想好了就把它取出來。」
我見王昊陽也看了石軍一眼,確定他不是在說笑,於是王昊陽便瞌上眼,定心在火爐前靜坐下來。
「妳在這他沒辦法專心。」
石軍將我拉開。
我站得遠遠的,想起了一件事,悄聲問石軍關於神令的事。
石軍聽我提起神令有些訝異,「妳知道那東西?」
「只是聽說有這種東西而已。」
「一般鬼魂聞風喪膽,不會有人敢冒這個險取這東西。因為使用神令的鬼魂得犧牲自己的靈魂為代價。」
「那東西很危險?」
石軍說,「那東西沒開封前也許還沒關係,一但開封就是殺無赦。至於能把神令用到什麼地步,端看那人的靈魂本質和意念,要是王昊陽的話或許還有成功驅動的能力。咦,等等,王昊陽拿到了?」
我搖搖頭。
「哦,還好。那東西,王昊陽以前先是找我幫忙,不過我沒辦法拿到那種神明的東西,非法取得是重罪。後來他不死心,轉向找一些地頭蛇幫忙。」
地頭蛇指的就是像褚大哥這樣的鬼老大吧。
「妳沒事問這麼多做什麼?」
王昊陽提過一定要為家人討回公道的決心,像他這樣已被地府遺棄的鬼魂,投訴無門,我怎麼也找不到阻止他不要碰神令的理由。
這樣的報仇一點公理也沒有。為什麼被殺害的人還要再犧牲自己的靈魂才能討回公道…… 
王昊陽將手伸進火焰正旺的火爐裡,把被燒得金紅通透的瑞士刀從火焰中取出,那把瑞士刀在他的手中漸漸成一把手長大刀。
流線利落的刀身看起來沉穩厚實,在火光退去後,刀身周圍仍散發著淡淡白金色的光,那光仍是來自王昊陽的身體,石軍說那是王昊陽的靈光,可以轉化成力量。
「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靈光?」我問石軍。
「每個鬼魂或多或少都有,強弱跟顏色主要還是端看一個人的靈質,通常一般靈魂的靈量呈灰色,有跟沒有一樣,這種較常見的靈光也較渾沌,都是沒辦法駕馭陰間的武器和自身的力量。
「王昊陽本身的靈質與常人不同,像是有燃燒不盡的能源。當然,我這樣說是誇張了點,靈光是一個人靈魂所呈現出來的狀態和力量,也是有耗盡的一天。王昊陽的靈光確實很少見,或許他前幾世有過修行吧。」
王昊陽持刀試著揮砍幾下,得心應手,對石軍說,「我終於有把像樣的武器了。」
「這就是你要的?」石軍打量他手中的大刀,「我還以為你會想出多厲害的武器,例如有無限發子彈的槍──」石軍說到一半打住,或許發覺說錯話了。
王昊陽倒像是沒聽到,他只管檢視手中的新武器,似乎又在想著些什麼,揮練了幾下,這刀感覺很重,但刀路卻可以走得很穩。
我指著刀背上一排篆刻小字,「這是什麼?」
「殺鬼咒。」石軍說,「這樣它才能殺得了不尋常的鬼物。」
王昊陽對石軍說,「就叫『照見』吧。」轉過頭問我,「妳覺得這名字怎樣?」
照見?好像聽哪裡聽過的名詞,我聳聳肩,沒有意見。
石軍說,「這不是一般的陰間武器,這刀吃的是你的靈力和意念,靈力耗盡會損傷靈魂本體。」
王昊陽把照見遞過來,「想試試嗎?」
我不置可否,從他手中將照見拿了過來,確實有點重,但還不置於舉不起來。
「欸,刀光變紅了。」
石軍一說,我也訝異手中的照見,我緊張得把照見還了回去,心底想那是怎麼回事。
「紅色代表什麼?」我問石軍。
石軍搖了搖頭,「凶殘吧。」
「你別嚇她。」王昊陽說,「每個人的靈光本來就不太一樣,沒有一定的好壞區分,別理石軍。」
「那這刀傷得了活人嗎?」我想,如果可以,王昊陽就不用去拿神令了。
「傷不了。」石軍說,「而且這武器也只針對邪鬼、惡靈之類的才有效。」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