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四 因果(3)

王昊陽的語言像是把鋒利的刀,一刀剖開孫辰偉這個人從未被看清的一面,但他的批判給我的感覺,和孫辰偉剖析事情時所帶給我的威脅感不同,我感覺不到被傷害,相反的,我覺得王昊陽是為了保護我才狠心說出這一切的。
「妳若不愛他或許還能理智清醒,看出他這人的自私狡詐,可是妳太沒戒心也太相信他的為人了,妳只願放大他好的一面,對他人格上的嚴重缺陷過度包容,妳愛得沒有自己沒有尊嚴,妳最大的罪過不是妳有多邪惡,而是妳真的對別人太過同情心軟,卻又沒能力分辨誰才有資格得到妳的愛。」
但是……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我跟王昊陽爭論孫辰偉這個人有何問題,重點不應該是我犯了錯而引來鬼頭這場災難的事嗎?
我也實在不願意相信王昊陽說的是真話,和孫辰偉朝夕相處過的人是我……我付出了這麼多,怎麼可能不瞭解他……
只是王昊陽的那番話,也讓我開始檢視起過去我與王昊陽的種種,愈想心裡也愈不敢肯定自己心中一直以來的正確答案。他口口聲聲一堆感情的道理,聽上去很美好,但他給我的感受卻截然不同。
就像他在剛交往時曾不止一次強調他是「體貼溫柔的好老公」,但我從來感受不到,他自己也很清楚他從來就不是也不會,卻在我期望他偶爾也兌現體貼我一下時反過來責備我貪婪?
他真的只愛他自己吧?
所以才會當我不符合他期待與要求時,對我那麼樣的嫌棄挑剔,總拿尖銳的話來刺傷我,把與我的溝通都視同作戰,每次一定要捅傷我的自尊把我徹底鬥倒,再露出戰勝敵人的得意姿態。
從不在乎我內心有多難受,從不在乎真正的問題解決已否,他只在乎他勝利了沒,是否完全壓制了我得到他想要的掌控權,才會在確認我再也無法反擊他後,再對我展現出他大方雅量不計較前嫌的胸襟。
我就像隻不定期發作的妖魔,而他也擅於對付,把我綁在自己身邊,騙說要救我要照顧我,只要我抵抗就視同有病發作,用粗暴的方式將我制服,並不忘念聖人經來教化我,要我知道他其實是為我好,他有多善良,為何要逼他。
他從不用肢體暴力,不咆哮,不對我罵髒話,光用冷劍般的語言和嗤之以鼻鄙視的態度就捅得我遍體鱗傷,他欺負我不如他擅辯,毫不留情的嘲笑我愚蠢,當我難受得說不出話來時,他偶也會露出無辜的眼神,彷彿被傷害的人才是他。
種種總總……能想到的好都被他對待我的惡所磨殺。他愛的真的只有他自己吧?
沉重的無力感再次壓在我的胸口。
「這人比一般尋常人還要邪惡。」
雖然明白王昊陽說的更貼近我直覺的事實,但我心中不免掙扎,不想承認,不然,過去我所付出的那些感情與犧牲……又教我情何以堪?
可是,那又怎樣?回過頭來想,我後來的背叛簡直是一刀讓他斃命吧。孫辰偉自尊心那強那麼愛面子的人。我們是不是可以就此扯平了呢……
想來真的好諷刺,我曾那麼愛護這個人,一句傷他的話也不捨得說出口,他竟然會是如此可憎…… 
我和王昊陽兩人靜默無語。
他低頭捂著臉思索許久,忽然開口對我道歉。
「我剛才好像有些太激動了。」
「沒關係,我知道你是好意。」
他抬起頭來看著我,輕拍了拍我的背。「子芯,還有什麼讓妳覺得難過的事都說出來吧,我會聽著……不會再像剛才那樣動氣了。」
聽見他說這些話,我忽然感到寬慰,卻又五味雜陳,從來沒人像他這樣傾聽我說話,這樣的站在我的立場,不對我做批判。
我的心情激動震盪。
緊咬著發抖的嘴唇,不停地對王昊陽的期待搖頭,我想拒絕他悲憫我,什麼也不打算再說了。
但我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王昊陽靜靜地讓我哭,沒有說話,只是聆聽我的哭聲,聆聽我那些積鬱已久的怨恨和委屈化為淚水。
止也止不住。
「王昊陽……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太軟弱,一直哭不停很煩人?」
我好害怕王昊陽也會嫌惡我。如果他現在說我真的很煩,我想,我真的會受不了。
「可是妳真的很難過,不是嗎?」
我怔怔地看著他。他的一句話就那麼輕易的打動了我。
不想讓他擔心,我勉強提起精神,帶著眼淚對他微笑。王昊陽也陪著我笑,又帶著些許的困惑,像是在問我怎麼又笑了?
可是我知道,他能夠接納我是個愛又哭又笑的神經病。
我不置可否的低頭望著自己的手臂,他像是早已明白般的先行一步抱住了我,無聲的擁抱著我,許久,許久。
好溫暖,真的好溫暖。
「王昊陽,謝謝你,我忽然覺得生前的那些事沒那麼令我難受了。」
我好笨,怎麼現在才發現,我並不是貪心不知足、不懂得感恩,我要的不過就是被理解和尊重罷了。
我感覺得到,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唾棄我,但只要有王昊陽願意相信我就夠了。我覺得現在自己的心好安定。王昊陽。 
□ 
我想起一開始我和孫辰偉認識時。他對我提出的關係確認。
那時候我還不是那麼確定是否真的喜歡他,我有好多朋友,我有好多人喜歡,我只想感受從沒有過的被認可的感覺,我想自由的飛翔這世界。雖然我對他特別的有好感,也不吝惜表達我的欣賞和喜歡。我對誰都是這樣的,當時我覺得這世界好美麗,我得到好多人的愛,我也想要付出自己的。
但當他急著與我親近,我會感到壓力與排斥,不論我如何委婉拒絕,他好像聽不懂人話,抓住我的語病纏著我不放,他說他一無所有,可是不能沒有我,他說他不如人但是很可憐。
遲遲等不到我的關係確認,他終於說他會很痛苦但仍想聽我內心真正的答案。只是當我委婉表明不太想與他在一起的意願時,他似乎都能提早感應到自己將被淘汰的命運,死抓著一絲生機,挑我語病,扭曲我婉拒的語意,進一步訴說起他的身世悲苦淒涼,引我同情,使我再也無法狠心拒絕。
為了安慰把自己說得一無是處的他,我盡可能的說好聽話討他開心,不知不覺把話愈說愈深,以為這是善意的謊言,希望他振作後我就能慢慢退開,轉身逃離他的糾纏,但卻沒想到這樣錯誤又缺乏遠見的做法,才是害自己逐步走向地獄的原因……
他一抓到機會就不斷把我僅止於好感的喜歡形容成我們兩情相悅,就像是某種催眠,要我懷疑自己的感覺認知,彷彿他比我還知道我內心喜歡他的程度。
我還想抵死掙扎。一切都是那麼的不令人舒服。不對勁。暈頭轉向。
最後他對我說,「都約會了又不跟我交往就只是想玩玩」,這句話像是審判,要將我定罪,我必需要對他負責,因為一開始是我主動去認識他的。
無法擺脫糾纏也無道理拒絕下,我只好先答應與他交往。
但他一下子就認定要跟我一輩子當他老婆,我覺得很可怕,不論我如何拒絕,反駁,他都說沒有用的,笑笑的跟我說:我認定就算。
我的任何掙扎在他的眼中都是打情罵悄,生氣是帶有情趣的任性玩耍。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辦……我像被蜘蛛網纏縛般愈掙扎,愈難脫離,根本無法逃脫。
最後我也只能認命,同情他的可憐,忍受心中的違和感試圖努力去愛,去接受和克服他一再讓我感到不舒服的性格……
也許一開始被纏住後,就註定了日後會被不斷被壓榨的命運了吧。
我默默想起這些事。對照孫辰偉在分手時對我的控訴:都是妳控制我,妳一開始就不愛我卻還騙我說妳愛我,妳就是想控制,只有我這麼善良單純的人才會被妳騙,別人都不會像我這樣上當。妳浪費了我所有的時間,妳這個壞人,我的老婆沒了,妳欠我一個老婆,妳要賠償我!妳要找一個比妳還要好的給我!……
怎麼這麼傻,如果我勉強自己的感情只為了不讓可憐人失戀,這愚蠢的犧牲也是種邪惡的意圖和控制的話,是不是一開始就算被指責為玩弄別人感情的人也該狠心逃離才是?
那麼,我也就不用到頭來還是背負著背叛的罪名離開了。
勉強摘來的,終究是浪費。 
「子芯,妳真傻,妳是個貼心又容易心軟的女孩,妳有很多的愛從不吝惜對別人付出,可是卻沒先學會要愛自己,保護自己。為什麼妳要對自己這麼不好,做出這麼多讓人心痛的事來?」
是啊……內心的痛苦長久以來撞不出去,我走了好多怨枉的路,到死了的現在才明白。
原來,這世上也有人覺得我是值得被心疼的……
如果我能意識到自己的感情脆弱,能夠多愛自己一點,多自重些,也許我不會那樣作踐自己,任人糟蹋,也不會變得那麼傷人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