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三 心魔(2)

「她哪有我們女兒可愛,她長大就像她媽一樣脾氣也愈來愈怪。當初要不是被她媽設計,我也不會跟她媽結婚,回想起來說不定那時是被人下了符仔。」
女人拍了爸爸一下,「我女兒也會長大,你留點口德。」
爸爸笑說,「不一樣,我們的女兒長得像妳,以後長大也會跟妳一樣漂亮。那些過去的人我們都不要提了,敗壞心情。」
我默默地看著,看著,就笑了。
我想起國小有一次,爸爸難得回到家,但沒理我。
我撒嬌吵著他帶我出去玩,那時爸爸看電視看得很投入,我以為我可以撒嬌讓他答應我,但他被我吵得很煩,一把將我拖進浴室,把我的頭按進浴缸裡。
「再吵就開熱水把妳燙死。」
我拚死掙扎,號淘大哭,害怕自己真的會被弄死。
我怎麼忘了有這次呢?
還有那次他威脅媽媽說要把我殺死的事……
終於明白了。
我轉頭看著電梯鏡中的自己,蒼白的臉滿是憎惡,充血的雙眼,滿嘴鐵鏽味黏住了我的嘴,張開,就散發出令人厭惡的濃臭味。
我的雙掌承著脖子上斷頭的血,悶燒得通紅的雙掌長出了尖銳的指甲,
我明白了我之所以會是現在這個模樣的原因──我是為了成為現在這個樣子,才來到這世間上的。
這世上根本沒有所謂真正的愛和什麼狗屁的公平正義,只有誰幸運,誰活該。
如果我死了,那麼就只是一個沒用的倒楣鬼罷了,我不會甘願。絕對不會。
全身一陣陣又燒了起來,連淚水都是燙的,流下來蝕著我的臉,在臉頰上蝕出了兩道血痕。
好痛苦, 我好恨,無法自拔的痛恨,恨所有人,所有的一切。
我抱頭哭喊,雙眼全是火,視線在燃燒,盯著那一家三口走進停車場。看自己的血流滿地,在身體被怒火燒完之前,在我將自己燃成灰燼之前……
死,也要找個墊背的。
誰好呢?
父親在發動車時後,親吻了那女人,也吻了他親愛的寶貝小女兒。
這一家三口甜蜜的模樣……不如乾脆你們全家都去死好了。
我憤怒搥打雙腿,轎車碰地一聲彈起,四周車輛發出刺耳的警鈴聲響。
那家人東張西望還搞不清楚狀況,轎車突然發動往前暴衝,開始橫衝直撞。
父親緊握方向盤試圖煞車,那女人抱著女兒尖叫了起來,轎車在高速中發出刺耳的磨擦聲。
我看著那輛停在一旁的堆高機,堆高機前鏟貨金屬鋼條,高度直指駕駛座,刺穿車玻璃的同時也能直串這對夫妻的腦門。這真是再好不過的安排。
我讓那輛堆高機啟動,朝轎車的方向加速駛來。
車內是這一家人劃破耳膜的驚恐尖叫聲變得十分愉耳。我跳上轎車,盯著窗裡的這家人,欣賞女人和寶貝女兒臨死前的驚恐,轉過頭來對著父親。
「爸爸,我和媽媽都曾經很愛你。」
我咧開嘴笑,焦苦的血水不停也往我的嘴裡流淌出來,可惜他們看不見我這個樣子。不過,待會也許就能見著了。
我迫不及待與他們相見。
轎車衝向水泥柱前突然停下,那台堆高機的鋼條刺穿轎車側玻璃後也被卡住。
我驚怒瞪著,再怎麼發怒也無法讓轎車往前,堆高機的鋼條也只要再前進幾公分的距離就能殺死他們。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
輪胎發出刺耳的打滑聲,如我的意志要向前暴衝,但卻只是輪胎原地空轉,怎麼也撞不了。而那台堆高車也同樣動彈不得。
我怒吼。我聽見自己厲聲尖叫。
父親和那女人回復理智,打開車門驚慌逃出。
我怒瞪著堆高機裡的那個司機,司機趴了下去,王昊陽從他身體裡分離出來。
我跳下轎車,瘋狂追上那一家三口,王昊陽也在後面追著我。
絕不能放過他們,一個都不行!
看他們狼狽逃亡的驚慌模樣,我哈哈大笑了起來,恐怖的笑聲迴蕩在整個空間裡。
突然,王昊陽捉住了我。
我轉頭對他怒吼,「你敢再阻止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周子芯,妳看看妳現在這個樣子!」
「我根本不在乎是什麼樣子,我只要所有人通通去死!」
掙脫不掉王昊陽,我尖叫,聲音如追殺的風刀,炸震整片停車場上的車子發出警報聲響。
停車場的燈管一盞盞炸破,玻璃碎片如刀雨迫殺那落慌而逃的一家三口。
那女人抱著女兒跌在地上,掙扎也無法爬起,正是大好機會,炸破的燈座砸中那女人的身體。
王昊陽像鐵銬緊緊箍著我,他使勁的臉上暴露出青筋,眼神灼灼,「一但殺了人就永世不得超生,妳為了已不愛妳的人變成這樣的厲鬼,值得嗎?」
「關你什麼事,滾開!」我對他吐了一臉的腥紅血水,「我死了,誰也別想好過!」
我的意念咒殺是失控的引擎,直逼無人發動的轎車往她們身上衝。
死吧,輾死她們的身體。哈哈哈哈哈!
已逃跑的父親忽又折回來,整個人撲在那對母女的身上緊護著她們。
轎車在撞上他們的那刻,發出刺耳的緊急煞車聲。
我遲疑了。
──不,不能再心軟,過去我就是一再的心軟才會讓人欺凌到現在,今天我一定要他們死!一個也別想逃開來。
四周的車子全部發動,發出引擎轉輪瘋狂轉速聲。
「周子芯!沒有人該為妳的不幸負責,妳之所以會死,全是妳咎由自取!」
我怒視著王昊陽,淒厲尖叫,聲音像是幾世累積的仇恨,「憑什麼!」
「憑什麼你這樣說我!憑什麼只我被這樣對待?憑什麼我死了,他們卻可以活得好好的!如果我該死,他們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活!」我憤怒得不停往他身上狂抓怒打,尖銳如刀的指甲抓破他的臉他的手他的胸口,看著他的靈身也滲出了血。
但是我咒殺的念力始終抵不過王昊陽。
他生前的死狀原型畢露,全身通紅,他用他生前的怨恨對抗我的,使我的復仇動彈不得,我不斷滲血的紅眼,看著父親早已帶著她們離開,再也無法下手……
一股悲痛湧上心門,我嚎啕大哭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王昊陽緊抱著我,「我不是故意要說那些話來傷害妳。」
看著父親一家人早已逃往出口,我知道,王昊陽是為了要救他們……
可是誰來救我?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要來到這世上受苦?你們可以不要把我生下來啊,我可以什麼都不是……我可以什麼都不要有。」
王昊陽緊抱著我,「沒有人在這世上會是多餘的,每一個人來到這世上一定有他存在的意義,妳不是多餘的,妳從來就不是……我知道妳善良。妳原本就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
王昊陽的聲音好像也在哭,「我不會離開妳,不會放妳一個人,妳有多痛苦,我就多痛,我們一起承受,好不好。」
我都忘了,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人像他這樣願意捨不得我了。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