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九、血牢

 
王昊陽告訴我,他回到板城醫院後,查到了我的就醫紀錄和病歷。
「妳猜我查到了什麼?」
我緊張看著他,發覺自己完全沒做好心理準備。
「妳不是自殺。」
王昊陽說,「那次妳割腕後被家人發現送醫,幾天後就出院了。」
我對這結果感到有些意外。
「不過在這之前,妳還有一次近期的就醫紀錄,還記得嗎?」
我想了一會兒,搖搖頭,「是什麼?」
「在前幾個月,妳出過一次車禍,原因聽說是妳衝到馬路上讓車撞?這也是衝動自殺嗎?」
「……我想起來了,確實有這件事沒錯。」
「妳生前一直都不怎麼愛惜生命?」他露出了難過的神情。也許我該解讀是失望才對。
他說的對,我沒法否認。像王昊陽這樣遭逢厄運身亡的人,很難理解怎麼會有人好手好腳卻不想活吧。
我承認那次撞車我是真的想死了算了那時候是爸媽鬧離婚鬧得最凶的時候,我覺得對我們家任何一個人來說,都
會和孫辰偉分手都是我的錯,看著自己明明心愛的人因自己的過錯而受苦,怎麼努力也無法彌補得了對方深深受傷的心,我就覺得,自己真的沒資格活著。
於是,我越過馬的線,心想死了,一切就結束了,所有痛苦,所有怨恨,就都讓我一個人帶走好了。
可是那次車禍我沒死。
離婚後的出院後又回到了原來那種令人窒息的生活,繼續苟活下去。
我不想跟媽媽一起生活。如果可以選,也許我和爸爸住日子會好一點……但我也知道真的讓我選的時候,我選不出來的,我還是會擔心媽媽,她只有一個人……儘管很多時候我是多麼恨她。
王昊陽問我是否還能想起更多,我搖搖頭,不願提起我感情的事。只和王昊陽確定我在第二次出院後確實回家繼續過日子,但想不起出院後和失蹤間還發生過什麼。
「這樣說來,目前是斷了線索。不過妳放心,我還有其它的方法可以幫妳試著找看看。」
他這樣盡力幫我,我是不是該跟他說聲謝謝呢?
但我現在說不出口。
王昊陽看了一下手錶,「我先帶妳去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
儘管王昊陽說現在是陽界的上午時間,但在我所見仍是黑夜。
他帶我來到濟成醫院的院長辦公室。
當我們進去的時候,方院長正在泡茶包,他的公事包還放在桌上,似乎剛進來的樣子。
方院長是個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老的老院長,滿頭白髮,身體還算硬朗,神清氣爽的,不像是與鬼(王昊陽)接觸多年的人。
就如王昊陽說的,方院長看得到我。他見到我時先是有些驚訝,然後對我點頭微笑。
「這就是你提過的那個女孩啊?」
王昊陽將我未死的狀況大略告訴了方院長。
我原以為方院長會是個看起來很厲害的人物,一定會有很了不起的方法可以幫我,但他聽完王昊陽的說明後只是點了點頭,對我露出理解而同情的目光,似乎幫不上什麼忙。
「昊陽,辛苦你了,這麼努力的找財源。不過最近的社會風向有變,捐款和財源的事會愈來愈困難。」
「我會再想辦法籌錢。」
方院長搖搖頭,「這間病院已經維持不下去了,安養中心的財務也很吃緊。之前跟你提過的那位金主有再來談了,他們這次出了更好的價錢,我實在是找不到人來接手病院跟安養中心的經營,債台高築,恐怕也只能趁還有人願意出這價錢的時候賣出去,才能還完那些積欠的負債。其實我也很想退休了。
「你妹妹跟這裡的幾個病患我已經做了後續的照料安排,請放心,只是,病院關門的事,也希望你能體諒。」
「什麼時候要結束這裡?」王昊陽對關院這事似乎並不驚訝,或許早就明白狀況了吧。
方院長說,「今年年底吧。」
王昊陽對方院長說,「您的恩德弟子感激不盡。我會再想辦法看這段時間還能多幫上什麼忙。」
王昊陽對我說,「妳先留在方院長這裡吧,別亂跑,我要去找石軍,順便打聽妳身體的下落。」
王昊陽對我的叮嚀還是像在對小孩子一樣,他跟方院長道別後便離開了。
我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呆呆地站在門口看他離開,雖然知道這本來就是他要去做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太想和王昊陽分開來。
「我沒看過像王昊陽這樣的鬼。」
我回過頭來,聽方院長說,「昊陽用自己的方式來幫助人們,再拖夢給他們,請他們樂捐款項過來,必要時,他也會附身在別人身上來完成一些事,這醫院能走到今天,有一部份也是他的功勞,只是這些事都是天理不容的,但為了他妹妹,他是豁出去了。」
「他和他妹妹,有很深厚的感情吧。」見方院長應聲點頭,不知道為什麼,我很羨慕著王靚寧。
可是,我確實也有被疼愛過,不是嗎?我該知足了。
「對了,院長說的附身,要怎麼樣才能附身?」
「其實不算難,意識薄弱、模糊的醉漢、遊民與精神病患都很容易上身。只是時間不能太長,以免損傷他們的心神和身體,而且還要小心東躲西藏,不能被那些巡邏的鬼神發現,免得難以收拾。但妳可別學啊,也不是每個鬼都有這個能力。」
「他有被鬼神發現過?」
「有啊,有一次他纏人纏得太緊,被一間宮廟的乩童給收了,關押了兩年多才趁機逃了出來。
「在他們鬼界要生存也是有一套江湖規矩,鬼界也是個強欺弱的社會,像王昊陽這樣身為下階的無主孤魂,雖然靈體和能力都比一般的鬼還強,但面臨的危險也是一樣多的。」
「王小姐,請坐啊。」方院長說,「妳儘管放心的待在這裡,我這裡地方還算安全,要看書還是看電視、上網都可以,不會操控的話可以跟我說。」
方院長笑瞇瞇的拿起他手中的熱茶杯,「還是想先喝杯茶?」
「院長,你覺得王昊陽家裡的命案有機會破嗎?」
方院長想了想,「這案子只有二十年的期限,眼看期限就快到了,王昊陽最近是比過去還要心急躁動,我認為要靠陽間的人主動翻案恐怕已經來不及,他正在想其它的辦法。」
我想起了王昊陽提過的,「是『神令』嗎?」
方院長驚訝,「妳知道那東西?」
我搖搖頭,「聽他提過。」在河堤的時候,褚大哥也主動提了這東西。
「這就是了……這是不得已的下下策──」
「什麼意思呢?方院長,神令是什麼東西?」
方院長猶豫了一下,告訴我,「陰間有一種復仇索命的黑令旗,凡有黑令旗的怨魂都可以到陽間追討怨債。
「『神令』是比黑令旗還要厲害的令牌。黑令旗最多只能索一個人的命,神令能一次收掉多人性命,所謂替天行道,只要被神令鎖定,不論那人陰德陽壽如何,據說就是神明護體也救不了。
「王昊陽一直在找這樣東西,但這不容易。畢竟這是神明的東西,一般鬼靈見了都怕,遑論取得。」
乍聽之下似乎很厲害,「院長,如果連鬼靈都怕,王昊陽要怎麼用它?」
「這我就沒研究了。也只是聽王昊陽說起,替他打聽、找資料而已。不過我個人是希望他不要找到的。唉,他對家人的執念太深了。」
「院長,你覺得王昊陽去找石軍什麼時候會回來?」
「妳放心,昊陽是個說到做到的人,哦,不,有信用的鬼何況是妳,他答應幫,就一定會想盡辦法幫到底。」
我沒辦法在這乾等王昊陽回來,「我想過去找他,現在還來得及嗎?」
「既然待不住,那就去吧。」
得到方院長的應許後,我急忙追了出去。
方院長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記得,沿著左牆下樓。」
「王昊陽。」
我跑出醫院大門的時候,看到他果然在醫院對面的公車亭等車。
這時一台靈車正好進站。
我朝他跑去,跟著他一起上車,「我也跟你一起去。」
「妳來幹嘛?」
「我不想一個人待在醫院……」雖然這樣說對方院長有些失禮。
「我要去的可是很恐怖的鬼地方啊。」他說。
「在這裡到處都是鬼地方?可以讓我跟嗎?我不會亂跑的。」
王昊陽抓了抓頭,「傷腦筋,好吧。」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