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人間鬼界

 
公車進了城市,在經過『夜市』站的時候我太過猶豫而沒有下車。
看著公車經過窄小擁擠的夜市街道,路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小吃攤,經過一攤燒烤時,一串串的肉串香氣撲鼻。但整條夜市街上卻一個人也沒有。
果然不是人間的夜市啊。
我在終點站『冥府分界所』下車。
公車戴著同一批乘客駛離了。
望著這處滿是街燈燦爛的繁華市區,同樣也沒瞧見半個人影,人們好像突然間全消失了一樣。那會是誰在這裡過生活?
我在街上東張西望,逕自尋找冥府分界所,走了一段路,在一個不起眼的巷口看見『冥府分界所』的標示。
巷子盡頭是一棟漆著抹茶綠的木造建築,看起來不算太舊,有點像是仿古日式房舍。在四周皆是公寓大樓的圍繞下,這塊地方的存在顯得很突兀。
門口已經鎖了起來,我試著按門鈴、敲門,許久也沒人回應。
透過窗戶還能看見室內隱隱透著昏暗燈光,我朝窗口隙縫看去,裡面有張厚重的檜木辦公桌和書櫃等物,還有像古董一樣的牛皮沙發、留聲機,貼著綠花格壁紙的牆上掛著擺鐘,仍在運作,看起來像是穿越時空的日治時期的公館。
我在廊簷下來回走了幾次,對著外牆掛著的一幅裱框的書法經文發呆,不自覺隨著上面熟悉的經文喃喃唸了起來。
那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以前有一段時間常聽媽媽在家裡唸起,自己聽著聽著也能背詠,雖然不知道經文的意思,但這經文確實讓媽媽的心情平靜許多。
現在我死了,一個鬼念經文會發生什麼事呢?當我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嚇得閉上了嘴,但等了一會兒身上卻一點感覺也沒有,並沒有像電視劇裡演的那樣,鬼被唸了經就會渾身難受,還會魂飛魄散的感覺,我反而只覺得這經念起來,就像回到了某個時間點那樣,淡淡的平靜感。
我在冥府分界所外徘徊了一些時候,心想該不會被那鴨舌帽男給騙了吧?心想再等下去也不是辦法,無奈只好先行離開。
我想回家。
我還記得家裡的地址,但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就無從尋找回家的方向。
我沿著路邊走,找不到其它的公車站牌,在馬路上等也看不到任何一輛計程車,老實說,這裡死氣沉沉,除了我,一直沒有遇到別人。
死後的世界原來真的這麼孤獨嗎?
在馬路邊,我看見一個紅衣女子站在馬路上背對著我。
我沒有多想,要過馬路時,忽然一輛車急駛而來。我嚇了一跳,及時打住腳步,那名紅衣女子卻被車應聲撞上,拋得很高,又重重落下來,她的頭像顆西瓜,碰地一聲摔破在地,像個假人般癱在地上。
忽而響起大貨車的喇叭聲,刺眼的光線乍現,我嚇得連連後退,又見貨車從女人的身上輾過,接二連三的車輛……她的屍體在車體下翻攪得四分五裂,長髮纏在一台車下,半顆破碎的頭顱被拖著走,喀啦、喀啦的響。
我繞過那不忍卒睹的現場,趁著無車的時候快步走到對向公園。
似乎有什麼金屬掉落的聲響,但我不敢在車道上逗留。
越過馬路後又走了幾步,我回頭看,一個男生正出現在馬路邊,彎身撿了一樣東西後收進自己的口袋裡。
他背對街燈的陰暗側臉,心事重重的發了愣,而後緩緩地轉頭過來。
意識到自己正盯著對方時我立刻撇開了臉,也不知道為什麼,彷彿有個早已深根地固的訓條總會在我無意間看見好看的路人時,直覺跳上我腦海裡提醒我:妳正在盯著一個好看的異性,妳是不是心裡有鬼?
不,才不是,我連那人的正面模樣都沒看到,我怎確定他是否好看?又怎確實自己心裡有鬼?
當我擺脫這樣充滿罪惡自己攻譙的念頭後,再回頭時他人已經不見了。
我走進公園時看到公園裡的「人」很多。
幾個死得太久的老靈魂,站在原地上,對著燈光仰頭痴望,喉嚨裡發出古怪的低鳴。
幾個顯然死亡多時的無業遊民,霸占公園外圍的整排長椅,另邊涼亭裡聚集了一群病體枯黃的老人在下棋。有個男人很奇怪,一直在旁邊撞同一棵樹,還有名正在掃地的阿桑和幾個小孩子在兒童遊樂區裡玩耍。
如果不是他們身上有著死狀,乍看之下還以為他們跟活人沒什麼兩樣。
我想找個人來問路,但不知道該找誰好,當我經過這些人的時候,他們似乎嗅到我這外來人入侵的氣息,紛紛用一雙沌濁的眼盯著我。
「小心啊,孩子。」
我一時恍神差點撞上一個老婆婆。
老婆婆痀瘻著瘦小身子,正在水槽洗著一袋東西,仔細看,是腐爛的水果,上面佈滿灰塵,還有插香拜過的痕跡。
她的身旁有一排長長的人龍排隊等候。
我看她的雙眼清明,不若那些鬼魂般可怕,「婆婆,妳知道冥府分界所什麼時候會有人在嗎?」
她笑起皺巴巴的嘴,「又沒人了啊?沒關係,妳在這裡等一會好了,聽說最近外面很亂,妳還是別亂跑好,也許人一下就回來了。」
她把手中洗好完整的蜜棗發給排隊的人,繼續洗下一顆腐敗長蟲的蘋果。那蘋果經水洗後,竟也在腐壞之處慢慢恢復新鮮模樣。
一旁排隊的人當中,有人等得很不耐煩,其中一人探出頭來呼喝,「洗快點,死老太婆。」
「好好、是是……」老婆婆洗好了手上完整的蘋果,交給了下一個人,接連清洗爛橘子,看起來很忙,人龍愈排愈長,不知是從哪來的。
「唉哎,洗水果的事急不來,就我一個老太婆……」
「我可以幫忙嗎?」我問。
老婆婆一臉驚喜,「好啊,多個人洗就快多了。」
我拉起外套的袖子,從塑膠袋裡拿出一顆腐敗的水果準備要洗,瞥見自己腕上那道傷疤,微微背過身去。
老婆婆像在喃喃自語,「唉,真是可惜。妳這孩子生性刁鑽,本性倒還不差,怎麼這世怎麼會把自己活成這樣?」
我困惑地看了老婆婆一眼,不確定她是不是在說我。但她已沒再說話。
我心想自己哪裡生性刁鑽了?如果好心幫忙還被這麼說的話……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手指忽然陷進了梨子裡,一顆爛梨被我一洗變得更爛了,整顆腐爛發黑,水沖之下瞬間只剩下了果核。
「心思繁雜、多疑,還是那麼愛鑽牛角尖啊?」
老婆婆轉過頭來笑瞇瞇地看著我,把另一顆爛蘋果遞到我的手上來,「壞了一個再重新來過唄,這回妳可要心存善念才能得善果哦。」
我接下爛蘋果,不敢再有什麼不好心思,戰戰兢兢的洗好它,將它遞給了排隊等水果的人。
婆婆說,「妳的氣息太沉重了,壓得我這老骨頭都喘不過氣來,我看妳也別憋著自己,還是想一些開心的事吧。」
我能理解婆婆說的氣息是怎麼回事,我一直是一個陰沉又悲觀的人。但我人都死了,一時間要我想開心的事,我也不知道該想什麼。
生前,我有開心過嗎?
也許有吧,小時候也是有很快樂的時候,尤其是爸爸在家的時候,我想要什麼,他都會買給我,我簡直就是他的小公主,他很喜歡帶我到朋友家拜訪,叔叔阿姨會給我糖吃,說我可愛,像個洋娃娃。
但誰的小時候沒有過無憂無慮呢?
後來爸媽以工作為由,把我丟到鄉下和阿嬤住,那段時間我不想再去想,一直住到要讀小學的時候,他們才又接回來台北。
後來漸漸長大,爸媽和我也發生了一些事後,就不再那麼快樂了。
媽媽是一個很憂鬱的人,脾氣也不好,總是跟爸爸吵,我也總做什麼都讓她看不順眼,想到她……算了,那是不開心的事,不要去想了。
開心的事……孫辰偉。我的男朋友。
想起他來,我的心裡仍有一陣甜蜜。
還記得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兩個人傻呼呼的樣子,他大我兩歲,已經沒在讀書了,卻還是小孩子性,最喜歡把我當成比他還大兩歲的姊姊,總要我照顧他。
孫辰偉家裡不是很有錢,他也沒有車,我們約會哪裡也去不了,但我們在一起很快樂,我還記得我們窮得分吃一塊麵包,身上剩下8元零錢。那時候他還沒賣出自己的畫作,我則是在打工,每星期遠距離見面後,我都會借他錢先過下一星期的生活。
他對我也很好,剛在一起時,有次他明明自己也沒什麼錢,卻願意大方地把錢都花掉,只為了買個大絨毛熊來送我。
我們窮得沒有多餘的東西,卻擁有彼此,總像兩個孤兒那樣膩在一起取暖。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何謂愛情,自從被爸爸離棄後第一次覺得自己也能這麼地有價值存在著……
「這樣很好,人就是要想開心的事才會開心。」婆婆笑說。
我和婆婆將水果分發完後,婆婆心滿意足地回收起塑膠袋,然後像是想到什麼,東張西望,神神秘秘地從衣服裡掏出一樣東西,悄悄塞進我的手裡。
「這個拿去。」
我以為是什麼貴重的東西,打開手心來看,是一個普通的白色小碟子,像沾醬油用的那種,中心隱約刻著一個梵文符號「प्रज्ञा」,那應該就不是一般的醬油碟子了吧?
「這是什麼?」
「聚魂燈,妳現在正好用得上。這可以保妳心智清明,靈魂不散。不過妳要小心保管,別輕易的拿給別人或弄丟了。」
婆婆指著公園裡那些痴呆晃盪的幽魂,「每個鬼魂變成那種狀態的時間不定,還得看死前有多少對生的執念。不過妳現在身上沒有這種執念,很多事妳還沒想起來吧?」
我的腦袋確實還是昏昏沉沉的。老婆婆安慰我,「別急,等到進了冥府分界所,一切都能清清楚楚。」
我將名為「聚魂燈」的小碟子收進外套口袋。
「不是放那裡,這樣一定會被別的鬼搶去。」
老婆婆把聚魂燈拿了過去,按上我的心口上,那東西竟然就這樣沒入了我的身體,然後消失了。
我訝異的摸著碟子消失的位置,並沒有任何的異物侵入的感覺,身體也沒有起任何的變化,它就這樣不見了?
「記住了,聚魂燈除非妳想把它取出來,否則別人沒辦法再搶走它。
老婆婆說完後抬頭看了看上方。
我也跟著她抬頭,公園的樹冠與天空皆是一片晦暗,不知道老婆婆在看什麼。
「就快天亮啦。」老婆婆說,「妳感覺不出來吧?」
確實感覺不到任何將要天亮的跡象。
「這裡雖然是與人間重疊的都市,但是對我們鬼魂來說,『人間鬼界』沒有晝夜之分,陽間的人沒有特殊體質和機緣是看不到我們的,我們大多時候也同樣看不到他們。」
「這麼說來,就算我回得了家,也沒辦法看見我家的人了?」
「這很難講,一般人過世後先是陷在陰間沌渾裡,偶爾會像妳一樣處在人間鬼界中,要到親人招魂的時候才能找到方向回家。我看妳現在神智未清醒,自然也是對自身混沌狀態不可知的,不過妳跟一般的鬼魂不太一樣就是了,妳啊……」
婆婆話說到一半,公園裡似乎起了什麼騷動,一些鬼魂驚慌地往這裡跑過來。
婆婆慌張了起來,「清晨跟黃昏這種陰陽交界的時刻,對陰陽兩界來說都非常危險,尤其是最近。這帶先前發生了些怪事,很多鬼魂都逃進了公園裡,現在看這情勢不太對……妳快先走吧。」
「我、我要去哪?」
「冥府分界所啊。」
婆婆話剛說完沒多久,公園裡一陣雷劈般的轟然巨響。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