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損)連署之路9

 
連署之路(九)
作者:Hank
連署到達五千人,
真正的困難才正開始。
有些人質疑一個人,
可以代表全部的單側聽損?
有些人質疑我一定是對的嗎?
有些人也想出來表達意見。
大家所擁有的困惑,
我想我能夠明白。
我畢竟也只是名不見經傳的人物,
由我這樣的人去發聲,
恐怕每個人心中都是打上問號。
我能不能夠代表全部的單側聽損,
我想沒有一個人可以代表,
因為單側聽損是統稱,
而每個人的狀況、環境、處境、成長都不相同,
絕對沒有一個人可以代表,
只是提案人剛好是我,
我必須完成這個提案。
對或不對,
我想這社會不是二分法那麼簡單,
就像我正要挑戰的身障法,
就是因為認為不夠好需要修正,
才提案出來的。
因此,我自己的看法是,
對或不對不是誰說了算,
所有運行的規則的訂製都是最符合當下的,
問題就出在這,那個當下是多遠之前的事情?
拿到現在來看真的還符合嗎!?
至於我本身,面對對我的質疑,
我想先說個故事:
一對父子騎著馬過森林,
動保協會的看到了說這對父子虐待馬
於是這對父子就牽著馬走。
商隊的看到了說這對父子沒頭腦,
買了馬不騎牽著幹嘛!?
於是父讓子坐馬,自己在一旁走著。
社論家看到了說兒子真不孝,自己坐馬,讓爸爸受苦,
子聽到了下來換爸爸上去坐。
兒少團體看到了說這個爸爸虐待兒童,
這對父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有時候生活就像這篇故事,
怎麼做都有人會說話,
就算您改還是有另外一種聲音出來,
這種時候就是怎麼做都錯的感覺。
其實,生活中千百種聲音,
不可能每一種都能去做到,
那真的會瘋掉,
只能說 想成為怎樣的人,
就去做怎樣的事情吧!
只是凡事都有兩面,
太在乎別人怎麼看會活得很痛苦,
只要是人就有缺點,
不可能十全十美,
只求四個字"問心無愧"那就夠了。
想想,整段期間,被我拒絕的人還真不少,
所以我之前說討厭我的人一定比喜歡我的人還多,
對我而言,那並不重要。
是的,我就只是專注在我眼前的事情,
我的評價好或是壞全部都不予置評,
我要做的就是把我一團糟的生活調理平衡好,
雖然是比較放鬆的日子,
國考的成績卻也不能考得太差,
至少還要能交代過去,
接下來要面對衛福部,
也必須再度整理手邊資料,
更清楚說明提案要求。
讓心靜下來整理好思緒後,
我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
單側聽損族群對自我本身的認知,
有些人會隱藏聽損這件事,
有些人不會。
不管如何,這沒有絕對的對錯,
都是一種自我的保護。
我自己本身是會坦承的,
說說我自己的想法,
正視自己的身分與狀況,
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畢竟與常人的異處,
一開始覺得可能沒什麼,
但是在學習上在工作上,
是真的有差異的。
當自己正視自己的問題,
別人才會正視你的問題,
一起找出解決的方法。
我承認自己是單側聽損,
我承認自己是聽障,
但這不代表我把自己貼上標籤,
也不代表我仇視這個社會,
當一個厭世反社會主義者。
我想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請政府正視單側聽損。
(待續)
連署 個人 聽損  單側聽損
分類:健康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