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損)連署之路11

 
連署之路(十一)
作者:Hank
終於到了正面跟衛福部交談的時刻,
只是跟我想得不太一樣,
甚至是失望。
我在會議當中闡述了,
單側聽損生活、工作、教育上等等困難,
衛福部先是用筆記把重點記錄下來,
等我提案訴求說完才開始發問。 
我沒想到衛福部會這樣問我,
衛福部問我說電子耳跟助聽器差別在哪裡!?
雖然我知道,可是我並非專業人士,
我沒有辦法很準確地回答,
只能憑我的印象以及認知去答。
其實我挺失望的,
單側聽損倡議我不是第一個,
我相信衛福部應該有聽過,
加上這個會議是早就安排好的,
給我的感覺是沒有做功課就來開會,
也沒有先了解單側聽損這個主題,
瞬間心涼了一大截。
為了看到衛福部的專業,
我馬上回問了一個問題,
為何我國單側聽損人數評估,
是使用國外數據比例來進行,
這樣真的是準的嗎!?
衛福部給我的答案是會再研擬。
(後續的回應之後會寫保證讓人更傻眼)
衛福部接著質疑我說,
聽損的副症狀要如何具體呢!?
像是耳鳴、頭暈、頭痛、暈眩、失衡 等等,
請問這些我要怎麼知道不是裝的呢!?
聽完這個問題我瞬間感到耳鳴變大聲頭也好痛。
我印象比較深的點大概是這幾個,
雖然還有很多讓人無言的點,
不過礙於篇幅就提到這邊。
後來跟衛福部的對答中,
我可以明顯感受到衛福部對於單側聽損很不了解,
甚至許多部份還需要我拿新聞或是案例來說明,
才能帶入進去,達到基本的了解程度。
跨出衛福部後,
我的內心是充滿失望的,
我覺得政府沒有認真看待這個提案,
也很害怕這個提案就這麼一次會議,
然後就這樣結束了,什麼都沒有。
沒有錯,這次的會議就只有衛福部,
勞動部跟教育部是沒有參與的,
我心想完了衛福部有參與都搞得一知半解,
那何況其他的呢!?
不是不知不解,回答極有可能答非所問。
我趕快提出要求,
要求跟教育部以及勞動部再開會,
得到的回應也是再研擬,
但是事實上就是沒有了。
單側聽損就算我本人是,
我也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獲得不少資訊,
我實在很好奇衛福部短短幾個小時就能明白?
這樣轉述就能完全轉達出提案訴求!?
我真的不懂......
為何政府可以給我這種很不重視的感覺,
就算單側聽損真的不能入身障好了,
這幾年也聽過不少訴求吧!?
為何一點作為都沒有!?
替代方案不行嗎?
找得出來聽力限制不能做的工作,
那反過來也可以找出來聽損能做的工作吧!?
借個輔具跟幫忙輔具系統到底是多難!?
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義務教育難道沒有義務保障學生能正常學習?
醫療方面,就告知你是聽損聽不到囉就沒了?
幫忙排個心理諮詢之類的很難嗎?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馬上調適過來的。
我是真的不懂,
明明有些替代方案可以做,
哪怕是一個也好,
完全都不可行嗎!?
我不相信耶!
不能與不為是不一樣的。
難道提案就這樣結束了嗎 !?
有點不甘心。
走在忠孝東路上,
心裡浮現了一段歌詞:
我從日走到夜心從灰跳到黑,
誰會在意擦肩而過的心碎。
走著走著,
我寫下了一篇隨筆。
走著走著
被紅燈攔了下來
倚靠在路燈
昏黃的燈光
彷彿將街道染上無盡的惆悵
也拉長了腳底的寂寞
內心想要吶喊
卻被吵雜的人聲
呼嘯而過的車聲掩蓋
綠燈了
走過這個路口
下一個路口
是否能順利通過
還是匆忙的奔跑而過
亦或者照樣被攔下
人生路口
充滿了多少的停停走走
還有多少的選擇
而我們又該到哪裡去
數不清的晝夜
還有多少的路要繼續
還有多少個明天
可以期待
連署 衛福部 聽損   單側聽損  聽障 
分類:健康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