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恐怖禽人 EP.1

「我這是在把妳打醒,妳應該感謝我吧?」
那天,他將試圖想逃出房間的我抓了回來,把我壓在床上賞了不知道多久的巴掌,能想像嗎?
絕望的我,被打的當下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模糊的視線、空白的思緒,心裡有著"就這樣死掉好了"的念頭,一直以來都樂觀開朗的我,萌生了想死的慾望。


因為不想留下遺憾,在高中畢業的前夕,我跟他(簡稱A)告白了。
不管結果如何,不管自己這麼做會不會變成黑歷史,至少我勇敢過一次了!當時的我是這麼想的。
但想也想不到的是,A的一句「我們交往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他喜歡我嗎?當時我又傻又天真,自己喜歡很久的對象居然提出交往,這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我甚至不敢想像,大家口中的好男人,有一天會成為我的另一半。
知道消息的朋友們,當然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恭喜我,也時不時在課堂上調侃我,而與我不同校的A也總會體貼的在校門口守著我出來,陪我走回家的那段路,對我而言,這樣子的每一天都很幸福。
沒有戀愛經驗的我,每天總是很盡心盡力的想替對方付出,甚至很容易就感到滿足,他的溫柔幾乎佔據了我的世界。
但這種幸福卻持續不久,他的態度開始不一樣了。
慢慢的,A與我互動的次數開始變少了,原本體貼的日常也開始一點點的減少,一開始我總為自己解釋"可能他太忙了,畢竟他半工半讀嘛"
而每當這情況持續到一個地步時,A又會開始對我非常好非常溫柔,他只要撒嬌一下我就心軟了,彷彿之前的事情都只是我想太多,直到畢業要搬去住校的前一天,他還跟打工處請假來陪我,說了很多關心和擔心的話,還很耐心的哄著愛哭的我。
他給的糖,總甜到蛀牙。
即使過去有那麼幾次的冷落,在A溫柔摸著我頭的那一刻,所有的不開心便煙消雲散了。


「妳的宿舍有門禁,這樣我每次想見妳都沒辦法待很久...」
衝著A的這句話,在升上大二時,我搬進了離校不遠的租屋處。
我單純的認為,為了他這麼做,他會不會更在乎我一點?大一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對我忽冷忽熱了,一天沒回就不提了,有時甚至兩三天才回一句話,有事沒事還會突然生我的氣,理由自己都說不出來。
但我只要一傷心難過,他又回到以前那溫柔疼惜我的態度,這樣有如放風箏的對待,我一步步的沉入了泥沼......
當A知道我自己在外面租屋後,他開始經常跑來找我,但每一次的找我幾乎都是為了找朋友,而見面也總是會跟我吵架,他會開始數落我、貶低我羞辱我,我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尤其沒多久,他又給我來顆甜到炸掉的糖,我迷惘了。
直到有一天,A突然又說想來見我、抱抱我......
我當時很愛他,真的很愛很愛他,但他的情感勒索和語言傷害實在讓我太痛苦了,好幾次我都一個人在房間爆哭,這樣下去可能我哪天真的會崩潰,於似乎心裡有了想提分手的念頭。
但他說要見我沒多久,人就已經到了我租屋處門口,手上還提著一箱行李,我很錯愕也很驚嚇。
「老婆,我太想妳了,我們以後一起住好不好?」
我真正的地獄就在他拎著行李強行入住的那一刻展開了。
(未完)
分類:日記

一個被PTSD所困的傢伙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