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北人_兩年後台北人的遊戲-009

礙於半身無法移動,J躺在醫院急診室的床上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直到再也沒有任何睡意,只好瞪著天花板,等著醫生捎來判決;J此時才明白,原來躺在床上什麼都不用做的一分一秒,竟沒有讓她感到閒散,而是如此難熬;而這樣的難熬,更加襯托出以往活在回憶中的她的可笑。  
「Hi!還好嗎?」一抹陽光出現在眼前,J眼前突然一陣刺目,弄得她張不開眼。
「對不起,我想妳需要一點陽光,所以就私自把妳的病床移到窗邊這裡來了。」尋著聲音找到聲音的主人,是一個頂著褐金色短髮,笑得燦爛的男孩,J恍了恍神,懷疑剛剛那刺目的光芒到底是來自陽光還是來自男孩燦爛的笑容。  
「你好!我是C,我是這裡的實習護士。」C的臉上露出驕傲的笑容。
「實習護士?」J心裡想,台灣什麼時候有男護士了,以往似乎從沒遇到過。
「沒錯,雖然我還沒畢業,但是未來我可是要成為出類拔萃的護士的唷!」C點了點頭,並擠眉弄眼的對J笑了笑,接著說:「身強體壯的男護士最適合服務像妳這麼美麗的病人了。」  
昏了ㄧ天的J,不禁也被C的話逗笑了,連旁邊忙亂的其他護士與病人也都笑了,J突然感到一陣不自在,她從來不想成為眾人矚目的對象;察覺了J的困窘,C識趣的接口:「這樣吧!美麗的姐姐,外面天氣正好,不如就讓英勇的男護士帶你到外面走走吧!」J感激的點頭後,C馬上推來一張輪椅,將J抬到椅上後,語帶撒嬌地對旁邊的護士們求情,請大家裝做沒看到他的翹班,便將J推往戶外的小公園。  
J坐在輪椅上,雖然沒辦法回頭,但是回想剛剛的畫面,身後這個男孩,彷彿聚集了這個世界所有的陽光,給人帶來神奇的溫暖。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