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北人_兩年後台北人的遊戲-007

“Benny?” 憂脫口而出!
“You guys know each other? What a surprise! Well, in my design class, I always welcome ‘surprise and delight’ from the students. I believe this is a good one!”  
「會是嗎?」K心裡默想。長餐桌上,有著Bay area著名的seafood chowder,也有馬克叔自製的guacamole與看起來不辣但吃起來頗辣的jalapeno,配著Tortilla與couscous,加上新鮮的mozzarella cheese與紅酒。在這個色彩繽紛的城市,fusion食物已經變成本地文化的一部份,西班牙人,中國人,美國人,墨西哥人,大家似乎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點。中國城緊鄰小義大利,百年老書店就在彩虹區一角。而三個台灣人今天晚上在這張長餐桌上相聚,似乎也理所當然。「這一切要從Dr. Wang 說起」憂開口,「那時候剛進AA,還不認識系上的老師,選了一門Industrial Design and Marketing,原本應該是王老師的課,但老師其實去年是on sabbatical,這門課就由Marc老師教。而且,還因此讓我找到一個棲身之地,不用苦哈哈地窩在屋頂斜斜,暖氣不足的破舊學生宿舍裡!」憂一口氣把故事報告完畢,促挾地歪著頭看著好久不見的K,投射出一個「該你了」的眼神。  
「嗯,是啊,我認識憂蠻久嘍」K認命地開了口,意識到自己沒有選擇沈默的權力。本來是來散心的,結果卻是來把過去大把大把的回憶像港口的污泥一樣翻攪上來。「憂以前是我的房客,就是我還在台南唸書的那一段時間。去年在台灣還有見過面,之後就沒有聯絡了,沒想到她竟然到了這裡,還跟你住在同一棟房子裡!哈哈,我們要從房東房客關係變成房友嘍!」Marc從Marcel Wanders設計的wine rack中抽出一瓶年份香檳:96年 Moet & Chandon Rose,說道:「為慶祝這個美麗的巧合,我謹訂今天是Red Day!」「Red Day?」憂與容同時發出問句。「小容你知道嗎?在設計界這麼久,很少看到像你這麼喜歡紅色的男生。我們設計師(兩手舉起做出彎曲的Ya!手勢,在耳邊比劃)每天用的東西,穿的東西,都像是要去參加一場隆重的喪禮,一切非黑即白。而小憂,每天開著小紅,還嚷嚷著自己其實愛的是藍色,紅色金龜車是為了提醒自己,要去接受新的事物,新的挑戰,成為一個不一樣的設計師 …」 Marc熟練地把香檳的鋁箔拆下,「今天,是我們的Red Day! 每一年的今天,我們會贈予對方一件紅色的禮物。如果我們聚在這裡,是因為有一種力量把我們帶來這裡,我們感謝!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只會在我們的生命中出現一次,但是紀念日讓時間停止。之後的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們會記得,驚喜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禮物,我們用紅色來記得它,哭也好,笑也好,要跟身邊的朋友分享這個禮物,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你甚麼時候會失去它,或是說,你永遠都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  
K與憂面面相覷,心中共同的念頭是「天哪,馬克叔是不是醉啦!?」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