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北人_兩年後台北人的遊戲-006


八年前的那個清晨  
小憂很早就醒了,那一夜,她沒睡好,她總有容易驚醒的毛病,或許是獨居慣了吧?
身旁多了一個人總覺得怪怪的。看著身邊的K,她不經禁地想,這樣的男孩會跟我
廝守一輩子嗎?沒多久天就亮了,她輕聲的移往浴室梳洗,換上輕便的運動套裝,
然後,出門,買了久違的豆漿燒餅,經過了7-11帶了份報紙,看著報紙上的日期,
才想到原來假期過得真快,也該回舊金山了!回到公寓,K已經離開了!小憂嘴角
揚起了一絲不知算不算是苦笑的表情,心底想著,大概,這也算是速食的愛情吧?  
K,留下了字條,寫下了「臨時有要事離開,電話聯絡!」給小憂,然後就直奔J
的家而去。坐在計程車上的K,心中依舊是忐忑的,似乎心底的天秤在那刻仍無法
平衡,「既然都選擇了!那就去吧!」坐在車裡的K是這樣想的。只是沒想到短短
的十五分鐘車程之後,也改變的K的一生。  
J的家,是棟五層樓沒有電梯的舊公寓,J住在四樓,樓下大門半掩著沒上鎖,
K一下車就毫不猶豫的直奔上樓,沒想到卻看到一幕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場面!
J與M正在家門口忘情地擁吻著。K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的心臟急速的
跳著,但心情卻冷到了谷底,面著樓梯口的J突然回神張開眼睛就看到了K,然後
一把推開了懷中的M,似乎J想解釋些什麼,但搶在J開口之前,K用異於平時的冷
靜口吻說:「抱歉,打擾了!只是趕著來跟你告別的,我晚點的飛機就回美國了,
昨晚,有個女孩答應要嫁給我了!憂,你知道的!所以我們立即訂了機票,晚點
回舊金山準備結婚的事。」然後,K轉身離開,他對J撒了一個大謊,但沒想到,
這居然就是他此生中最後一句對J說的話。  
K離開J的住處後,隨手攔了一台計程車,在計程車上,他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潰堤,
失神的望著窗外的景色,但這一幕幕被車子拋在腦後的場景,似乎都是與自己完全
的抽離;直到司機終於耐不住性子的問:「少年仔,我已經開了十多分鐘了,你要
去哪裡也要跟我說一下啊!」  
K想了一想,說:「陽明山,第一公墓!」K的母親就葬在那裡,K的直覺就是想去那裡。  
七年前的某個夜裡  
K到了舊金山,這個他沒有到過的城市。一年來,他總是有點失神的在除了台北外的台
灣各地漂泊。除了台北,他似乎避免著接近那塊在他心中已經標記為禁忌之地的城市。
然後在夏天,他接到馬克叔的電郵,裡面簡短的寫著,「從阿玲那知道你不好了一陣子,
總盼著你可以看開點,如果還想散心,就來我這裡晃晃吧!」因此,他搭上了十四小時
的飛機,在飛機上,他睡得很沈,意外的那是他一年多來最長最平穩的一段睡眠,然後,
出了機場迎著他的就是傍晚時分的夕陽。  
搭上事先安排好的接駁轎車,在晚餐之前,K依著地址找到了馬克叔的家,位在郊區一棟
三層樓的平房,輕敲門環後,來應門的,是那令人熟悉、不特別熱情卻讓人有踏實感覺
的笑容!
「小容!你來了啊?先進來再說!」馬克叔立刻接過K的行李帶他進家裡。  
踏進屋裡,K見到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會出現在這裡的人!
「憂!你怎麼會….」K脫口而出…  
分類:娛樂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