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北人_兩年後台北人的遊戲-002

關上公司的大門,她拖著蹣跚的步伐走向大街,隨手招了一台計程車,
即使已經接近午夜,台北街頭仍然燈火通明,從車窗透進來的光線,甚至讓她覺得有些刺眼,
年輕的男孩女孩們流連在夜店門口,有的正在商量接下來該去哪裡,似乎意猶未盡,
有的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見面就來個熱情的擁抱,還不忘調侃一下對方,
『這樣的夜生活離我似乎有些遙遠了…但是對這些年輕人來說,他們的時間現在才開始吧!』
想到這裡,她不禁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尖銳的喇叭聲響起,伴隨著計程車司機的大嗓門,正對著她大喊:
『小姐,我在問你要去哪裡啊?後面的車子都在按喇叭催了…』
『都可以…』隨口回答了一句,後來講的話她完全沒聽進去,在她的腦中只浮現稍早的對話…
『妳最近會不會太累了啊?每天都那麼晚回家,要注意安全啊,台北的治安...』
『我很好,最近大家都忙嘛,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加班,畢竟我是這案子的負責人...』
『這樣啊,辛苦妳了,那我先回去了,妳也不要太勉強,累了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機械式的對答像是連續劇般天天上演,讓人分不清彼此說的是客套話或是真誠的關心,
或許是不想回到冷冰冰的家,或許想用忙碌的時間來填補空虛,
對她來說或許都是吧,感覺只要停下來,整個人就會崩潰了。  
『J,這次案子搞成這樣子,叫我們怎麼跟對方繼續合作下去,這爛攤子妳想叫誰來收?』
『這件事不能全怪我,當初我也是不眠不休的在趕工,我也跟Vick說過這個作法行不通,
他還是依舊我行我素,我甚至為此跟他大吵一架,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溝通溝通,我不是常跟你們講溝通的重要性嗎?如果你們當初肯心平氣和的好好溝通,
今天也不會搞成這樣。』
『可是...』
『還有,妳最近是怎麼了,上次開會妳竟然打瞌睡?這不像妳啊,想當初妳剛來的時候...』
『不好意思,我人有點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了...』
強忍著不滿與怨氣,她轉身快步離開了公司,反射性的搭上了265公車,筆直的走上回家的路,
直到關上家裡的大門,她就像洩了氣的皮球,無力的跌坐在牆角…
『不像我?這問題可難倒我了,這幾年來每天拼命工作的我,難道就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嗎?
那股一直以來支撐我不斷努力下去的力量與一點點希望,也隨著今天早晨煙消雲散,
我現在,到底該何去何從?』  
她夢見了小時候常常去玩的鄉下阿嬷家,那是一間很大的四合院,
大表哥拉著她的手,和其他表哥表姊們一起在大大的房子裡面穿梭,想要探索新天地,
然後一群小孩走到一個房間門口,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現過的角落,
入口被一扇藍色的大門擋住了,和四合院比起來,那扇門有點大的誇張,顯的一點也不相稱,
他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該不該進去,但其實大家心裡都有點害怕,
最後大表哥決定要進去,大家一窩蜂擠進門去,只有她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望著那扇藍色大門。
突然間,她掉落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海裡,奇妙的是在水中她仍然可以自由呼吸,
只是在深海中四周一片漆黑,一股莫名的孤獨與無助頓時從她心中擴散開來,
直到她發現了前方很遠的地方有微弱的光線,於是開始擺動雙手努力向前游,
不知道游了多久,四周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溫暖,甚至有些刺眼…  
還留有幾分睡意的她,不甘心的被刺眼的陽光喚醒,時間是清晨六點整,
她隨手打開客廳的電視,走向廚房,一邊聽著電視的早晨新聞,一邊準備早餐,
『新聞快報,一架由舊金山起飛前往台灣的班機,於台北時間十月二十一日凌晨一點二十分,
失事墜落在太平洋外海,根據最新的消息指出,機上的240名乘客不幸全部罹難,
其中有12名台灣國籍的旅客,以下是乘客名單…』
直到現在那十二個人的名字,仍然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記憶中,包括她再熟悉不過的那兩個人 - K與憂。 
分類:親子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