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布拉格的春天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1988)

昨天才發現,原來這部以前常被討論的電影原來就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電影版
男主角是我學生時代就很喜歡的丹尼爾戴路易斯,女主角則是茱麗葉畢諾許。
二位重量級的演員,來演出這部經典作品。  
我覺得丹尼爾來演出Tomas的角色很經典,他原本就是一個演什麼像什麼的人。
我認為他的代表作品是:《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1991) 以及
《以父之名》(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1993)。 不過這幾年很少看到他
 的作品出現。  
女主角則是被公認為優秀演員的茱麗葉畢諾許,我是從《紅白藍三部曲---藍色情挑》
開始認識這個美麗的女演員,記得她在我學生時代還擔任過嬌蘭還是Dior 的代言人。
代表作有太多,《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 , 1997 )、《巧克力情人》
(Chocolate, 2000 )都是很不錯的片子,有機會大家可以看一下。
(((不好意思-- 我喜歡的都是90年代的老片!!)))  
演Sabrina 的是Lena Olin, 亦是位演藝精湛的演員,曾在《雙面女間諜》中演出
Sydney 的媽 Irina, 亦是片中的靈魂人物,她的眼神的確會讓男人傾心…  
這是我找到的一篇影評,簡短的重新介紹《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內文
附上電影的劇照,來溫習一下這部承重而又輕盈的名著吧…  
------------------------------------------------------------------------------------------------------------------------------  
                                  布拉格的春天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1988  
此片根據原著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米蘭‧昆德拉)改編,在當時就頗具爭議,
長達170分鐘,可以是愛情電影,可以是情色電影,也可以是探討人們內心極微妙深入的
電影,許多場景導演的大膽令人印象深刻。  
看完的當下,無法確切的明白導演所要表達的意涵,劇中的許多對白,和整個劇情的演變,
都極富深意。因此存在腦袋的意念和影像,要等到幾天的釐清才能整理出整部電影的意念。  
Tomas--輕盈還是輕浮?  
Tomas是個年輕的醫生又才華洋溢,太多女人對他頃心,而他面對愛情一直跳躍輕盈,直
到遇見了Tereza。Tereza主動、單純,直接了當進入Tomas的內心,也進入Tomas的生活
。原本不與女人在家中過夜的Tomas,終在種種機緣巧合下與Tereza結為連理。
可是愛情往往比人們想像的更加複雜  
最瞭解Tomas的Sabina,無論是在布拉格或之後在日內瓦,始終與Tomas在外歡渡,他們
彼此需要對方的輕盈,也能夠進行深入的對話。  
Tomas的輕盈在道德的約束下顯得輕浮,性、愛分離的Tomas亦使Tereza在婚姻中痛苦萬分。  
                   究竟一個男人該要輕盈還是輕浮?   
                                                          性是輕,愛是重?Tomas的生命便在此周旋。  
     Tereza--執著亦或是沈重?
Tereza對於性與愛的結合,有著絕對的執著,但Tomas的輕盈卻帶給她極度的不安和焦慮,
以致於夜夢中或白晝的生活裡,Tomas出軌為她心中最大的夢魘。  
但Tomas本是輕盈,不了解Tereza執著的愛情,而Tereza卻也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
夢魘裡打轉,沈重的愛情或是輕盈的性將Tereza壓的喘不過氣。  
在移居日內瓦的生活裡,Tereza終於獨自去Sabina居處尋求解答,她的執著,與無法放下的
愛,終在此次造訪Sabina時得到了解脫,一人回到布拉格生活。  
  Sabrina的游離--跳躍抑或是懦弱?  
聰慧、富有才華的藝術家-Sabina,當她與Tomas碰觸時往往擦出激情的火花。她的遊走不
只在愛情,也在創作,也在生活,當俄羅斯進軍布拉格鎮壓時,Sabina便立刻搬離布拉格,
前往日內瓦。                       
                        她的跳躍,在Tomas與Tereza間  
,也在她與另一個情人    
                愛情上她既不像Tereza那般執著,卻也不似Tomas如此大小通吃。
                          因此不斷遊走便是她生存、生活的方式。  
只是如此的方式,是否因為不敢/不想承受愛情,或是害怕面對?
生命的靜止或許對身為一個藝術家的她,少了太多的元素。  
愛與性--輕重之分  
愛情的輕,生命的重,人們如何能夠分別?    
當影片播放到俄國打壓「布拉格之春」運動時,一輛輛坦克開進布拉格,Tomas與Tereza
在情感上輕重的衝突,立刻被生命的輕重給取代了。Tomas在情感上的輕盈,轉變為面對
生命時的遊走,遊走在人群之間,也遊走在生死之間。而Tereza對於愛情上的重,轉而將
生命投入拍攝當時布拉格的亂象,直到她明瞭到自己的拍攝被政府所利用,生命的重量才
因此消失,隨著Tomas到日內瓦定居。  
日內瓦的安逸,又再度讓生存的重量消失,於是Tomas拾起他一貫的輕盈,而Tereza終在
無法忍受之下,逃回布拉格。  
當他倆回到布拉格時,生存的重量又來了,政府的打壓、對國家的強烈使命感讓Tomas
從醫生被貶到洗窗工人......  
故事到此,導演似乎還是沒有解答「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要如何去面對;Tomas和
Tereza兩個對愛情完全不同觀感的人如何一同生活。  
輕與重的分別只在於男女主角對愛與性,生活與生命的看法。故事的結尾,男女主角很
樸實、快樂的生活在無爭無愛無浪漫的小村落中,在他們真正能夠快樂的日子中,生命
與愛情,性與生活,所有的事情都輕如鴻毛了。  
因此狂歡後開著小卡車的Tomas與Tereza,沒有沈重的民族,
也沒有沈重的愛情,Teresa說:「What are you thinking?」Tomas的答案是:「I'm thinking how happy I am.」
就這樣在綠意盎然的小徑上輕盈的開著,開進一切都光亮的世界    ……劇終。  
            很美麗的結局。     
更多劇照:http://lenaolin.net/unbear.html  
分類:娛樂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