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NEwS--- 看不見的城市

                       NEwS---   看不見的城市 by Jennifer    
2004年曾經的閱讀...
2007年, 以另一生命再現,Invisible Cities........
看不見的城市        
有一段閱讀的書摘,我很喜歡
把它貼在以下的短文....給大家欣賞  
這篇短文讓我對這本書有了很深刻
的閱讀動機  
接下來的五月, 國家劇院四位導演共同獻
上以台北為背景的《看不見的城市》           
不多說了.....讓文案來對你說...  
值得一提的是演奏手風琴的劉懋漳
以前曾經採訪過他.....
打從心靈    滄涼的風琴聲還是讓人難忘
看不見的世界, 心與詩歌共鳴
讓人期待....  
=============================================================
之一      書摘  
在卡爾維諾的《Invisible Cities》裡,馬可·波
羅向元世祖忽必烈(Kublai Khan)描述他旅
行經過的城市。   
每個故事只有一兩頁,卻讓人對那些城市充滿
了嚮往。  
衰老、疲憊、權力無邊的元世祖,沉浸在馬可·波羅的故事裡。那些城市從來不曾存在,但它們的
故事卻像徵著永遠。永遠,是元世祖嚮往而不可得的,因為他知道不用多久,他腳下廣袤的帝國
將會化為瓦礫和灰燼。   
什麼能永遠呢? 
用愛情和信仰來欺騙自己,人活得未免太小了。 
因為永遠是比它們平常的東西。 
Diomira,Isidora,Dorothea,……,在卡爾維諾的這本書裡,每一個城市都是用女人命名的,
她們都各有奇特的美好,但《Invisible Cities》是超越愛情的。   
可是沒人能告訴你蘊涵在《Invisible Cities》裡的永遠是什麼,你只有去讀它,去成為它的一
部分。 至於我,則要感謝在Santorini渡過的五天五夜,否則,我將永遠不能體會到它的奇妙來。   
2004年的6月,我離開雅典,以為重要的旅行都結束了。我們在愛琴海上航行,經過了漫長的
夜晚,來到一座名叫Santorini的小島。 
在這以前,我已經把卡爾維諾的《Invisible Cities》讀過一遍,雖然只存了一些模模糊糊的
印象。但後來我慶幸,卡爾維諾的《Invisible Cities》一直在我的旅行箱裡。 
因為我立刻發現,Santorini才是所有的旅行應該結束的地方。那時候,愛琴海已經不再是一
個歷史或地理課本上如夢如幻般的名字,但馬可·波羅和元世祖仍然是遙遠年代的陌生人物。
在島上的日子,我時常打開書來,他們終於慢慢地向我走近。     
Santorini是一座火山島。火山爆發的時候,島的中心塌陷被海水淹沒。剩下的部分,形成一個
彎彎的月牙。Santorini的老港口在島的中心處,從這裡仰望 Santorini,看到的其實是一片懸崖,
但懸崖上布滿了房子。 
那些房子,都是白色的,只有星星點點的教堂的圓屋頂是藍的。那顏色,好像是從蔚藍的天空
和蔚藍的海洋裡濺出來的。Santorini躺在天空和海洋交彙的地方,安靜得像一塊白玉。 
《Invisible Cities》攤開在膝蓋上,不知不覺,我陷進了書裡去。   
.......................  
馬可·波羅告訴元世祖:一切是那樣的簡樸和單調,但你卻不感到孤獨。 
馬可·波羅的話擊中了元世祖心中的痛處。馬可·波羅辯解道:因為你一旦進入 Santorini,你就會
感受到它無盡的活力…… 
你會注意到那些各式各樣的門。在Santorini,門不是路結束的地方。你以為你走在隱蔽的深巷
裡,可是隨意打開一扇門,映入你眼睛的是蔚藍的海洋,而十有八九,那片海面上正泊著一艘
精致的遊輪。打開另一扇門,迎面而來的,是一條陡峭、蜿蜒的路,你的視線將會順著這條路,
一直到另一扇門。 
很快你就會發現,山上的這些房子,它們是有生命的。它們層層疊疊,像攀援的植物一樣在懸
崖上生長著,它們的門和窗,好像它們的葉子,向著天空和海洋伸展。你慢慢理解為什麼這裡
的居民近於固執地使用一種顏色,事實是,生命是相連的,這裡只有一棟房子。 
所以,這個城市的玄妙,除了它近乎單調的色彩,就在於它錯落有致的布局。 
在一陣沉默之後,元世祖說,我發現了你的城市的不足之處。在這樣的城市裡,郵差會是最痛
苦的職業,  
因為山路不便,每天他都要像攀援的植物一樣,走遍城裡的每一座房子。 
馬可·波羅說:在Fira城裡,我曾經遇到一個斜挎著皮包的郵差,我立刻尾隨著他…… 
他在小道上忽隱忽現,用各種誇張的姿勢向收信人問好。我問他年復一年是不是乏味。 
“不,”他說,“我是一個游客,在Santorini兼職做郵差。我來這裡不久,還沒有走過一條
重覆的路。” 
你很快發現,在Santorini,所有人都是游客。後來,我認識了一家希腊餐館的老板,他會說
五種語言,更堅持用生硬的中文(他未來的第六語言)和我打招呼。我贊揚他店裡的魚新鮮
味美,問他一年裡什麼時候生意最好,他說他只有夏天才到Santorini。在一年的其它時候,
他和我一樣住在紐約。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Santorini是永遠年輕的……   
但是,馬可·波羅說,如果你僅僅留意到它的美好和年輕…… 
你無疑沒有用心。 
不然的話,你會發現,這輩子所有被你遺忘的東西,都奇跡般地保存在了 Santorini。你會想起,
那些蜿蜒的石階正是你學會邁步的地方;站在那白色教堂的門檻上,你踮起腳尖初吻;那紅色的
和紫色的花,是你在一個遙遠的下午親手栽下的;而那個在路邊畫水彩的小伙子,不是別人,正
是送你第一幅肖像畫的叔叔。    
Santorini為每一個陌生人保存了他的記憶。等你終於來到Santorini,記憶化成了你的欲望。
你焦慮萬分地在石階上徘徊,你擔心的,不是因為你會錯過一個沒到過的地方,而是因為你
會錯過你心裡曾經有過的東西。早晨你醒來,發現你仍然在Santorini,你興奮得像一個孩子
一樣。 
在金壁輝煌的宮殿裡,元世祖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線,此刻誰能想像,滄海桑田在一代帝王
眼前呼嘯而過的景像。一切都稍縱即逝,只有這些不存在的城市留下來,像風箏一樣輕,像
蛛網一樣透明。   
元世祖意識到,他之所以痴迷於馬可·波羅的故事,是因為那些故事常常擊到他的痛處。 
他終於忍受不住而責問馬可·波羅:你這個雲游四方的異鄉人!我的帝國已經開始腐爛了,你
居然還在用這些不存在的城市取樂一個帝王! 
   Fedora- the city  
馬可·波羅說:“Yes, the empire is sick, and, what is worse, it is trying to become
accustomed to its sores. This is the aim of my explorations: examining the traces 
of happiness still to be glimpsed, I gauge its short supply. If you want to know how 
much darkness there is around you, you must sharpen your eyes, peering at the faint 
lights in the distance.” 
(是的,帝國已經病了,更糟糕的是,它正試圖去習慣它的病瘡。這正是我遠行探索的
目的:去探詢幸福尚存的蹤跡,去衡量它的短缺。如果你想知道你的周圍有多麼黑暗,
你必須磨礪你的眼睛,使它看見遠處微弱的光芒。) 
…… 
我從《Invisible Cities》裡醒過來,發現自己愛上了Santorini。
然而我發現,在Santorini,雖然你在旅行,你卻不是馬可·波羅。 
因我的耳邊總是響著這句話:Yes, the empire is sick, and, what is worse, it is trying to 
become accustomed to its sores.   
我在Santorini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這句話的反面,我卻一直聽見這句話,也許是因為我
中了卡爾維諾的魔咒,他讓你覺得,你是那個衰老、疲憊、無可奈何的元世祖,你是那個
千瘡百孔、將要崩潰的帝國,你眼前的東西之所以美好和明亮,是因為你心中有痛苦和黑
暗的緣故。   
======================================================================  
之二            劇場版     文案  
劇場導演 + 4位文壇精銳
聯手打造一齣現實與幻術的城市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出版35週年 特別製作
台北現代劇場版《看不見的城市》,四位創意勃發的導演,以旅行者敏感的眼與耳   
重新召喚出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城市靈魂…  
文學原著的奇想為構想藍圖,延伸馬可波羅與忽必烈大帝的對話,  
串成一部馬可波羅們看待世界的方法,在舞台上展開意象紛陳的不同旅程。  
馬可波羅這位「永恆旅人」
,向忽必烈描繪一次次外在與內在的探險:一群人尋找沈沒「暮大陸」的神秘任務、  
一座正在不斷消失的城市、一場開啟東西文明衝突的木馬戰役,伴隨著一位盲者手風琴手的流浪低吟…  
魔幻、詩意、瑰麗,卻又不乏犀利的批判和炫目的真實!
舞台上的城市,將在我們眼前不可思議地拆解、重建、又陸沈…是劇場的奇觀,  
也是表演的盛宴,更是一個個訴諸你我心靈深處的動人片刻,兩廳院經典打造文學巨擘最美麗的城市傳奇,  
3位金鐘獎得主及入圍者參與主演 
張復建 飾忽必列
台灣桂冠武生影帝 
今年重登京劇舞台,瀟灑英姿扮「武松打虎」。  
莫子儀 飾馬可波羅
林亦華舞台劇《水滸傳》九條好漢之一,渾身充滿「戲胞」的獨角戲,博得觀眾滿堂彩。
李佳穎 飾暮少女
新生代廣告明星
公視文學大戲《45℃天空下main dans la main》演出,譽為明日最具潛力的一線偶像。
【台港創意製作陣容】
舞台設計:曾文通
燈光設計:黃諾行
音樂設計:陳建騏
服裝暨造形設計:梁若珊
平面攝影︰劉振祥
平面設計︰聶永真
演 員:徐堰鈴、吳昆達、李唐、張永政、許雅雯、蔡志宏、黃翊書、黃雅暄、卓香君。
音樂演出:聲樂/莊皓芳、鋼琴/莊皓瑋、手風琴/劉懋漳。   
============================================================================  
分類:娛樂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