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3-04月台北人_台北人的遊戲~014(結局???)

每個人都在尋求愛與被愛的渴望,然而流淌在台北人血液裡的愛情因子究竟是什麼?
是在便利的速食愛情裡各取所需,抑或是迷失在肉體的歡娛來填補精神上的空虛? 
現代人關係的複雜交錯,
人與人存在太多的秘密與謊言,
愛情也不例外嗎?
我找尋不到我自己,面對愛情我只能無助而軟弱的選擇最安適的一角,躲藏起來,
像記憶裡,孩童時代玩的躲貓貓遊戲,隔離了這個世界的喧囂而藏身在自我的天地,
那樣的自在而靜謐,彷彿只存在於這個獨有的天地宇宙,
卻也期盼著被人發現後的自己,那種矛盾也許就是人的本質吧,
需要自我的空間卻又擺脫不了人之間相互依附的心理,
想愛,期盼在愛裡重生卻害怕這只是另一種毀滅,
到頭來我只是在尋找一個存在我內心的夏娃雛形,
所有的相遇只是為了印證,
印證存在我內心世界裡的那個百分百女孩,
這樣的我就滿足了嗎?也許答案永遠無解, 也許,我只是為我的孤獨尋找另一個棲身之處,
至少兩人份的孤獨微帶一種幸福,
然而在尋找中期盼卻總在失望中結束,  
我的行走已無任何目的,穿梭在台北霓虹炫目的世界裡,我突然感覺不到一點真實的自己,究竟我們的存在是為了芥子世界的一種點綴罷了,看著行走在台北的人穿流的身影,每一個面孔寫著屬於他的生命及他的故事,而我原來也只是他們故事中的路人甲乙,
細細的雨絲,將我的心一點一點侵蝕去,抬頭的天空只剩下灰濛,我感覺自己正如雨滴般下墬到另一個世界,我在絕望中前行,眼前的視線早已模糊了焦距,是雨水還是淚水滑過已毫無所覺! 
從師大路就這麼跨越到羅斯福路,往公館的方向走著,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是容嗎?” 
我失神的回望聲音的來源,看到眼前的她,我有些吃驚,恍惚自己所見到的並非真實而是心中的海市蜃樓. 
“真的是容,好久不見,真巧,沒想到在這遇到你……” 
“我……不好意思,我有點很驚訝,真的很久沒見了……” 
無法消除闊別已久的些許尷尬,有那麼幾秒中我們只是互相交換微笑,定定的看著對方,像是有千言萬語卻以融進雨聲裡,沉默雖淌在我們之間,卻有種莫名的暖流送進心底, 對於她,我曾想逃避,但此刻見了面,竟發現自己無法像當初想的那樣,拔腿就跑或轉身離去,很意外在這樣曲折複雜的台北城裡,竟然再次相遇,雖然對於命運這種事情我總是抱著人的自由意志可以改變這一切,命運的方向盤是掌握在自己手裡,開往何方在於自己,只是沿途所見所聞所遭遇的才交由上天去決定,然而這世界有太多預料之外的事情,這次似乎是真的被命運牽引到這裡, 
“有帶傘怎麼不撐,把自己用的這麼狼狽……”她指了指那把當初我和她交換的藍傘, 
也許她察覺出了我的一絲異狀,也許這純粹是基於禮貌的關切,我只是對她有些悽慘的笑了笑, 
“原來妳回國了,這麼晚,不怕被陌生男子搭訕” 
“有這把傘我才不怕咧!”她揮著那把我和她交換的紅傘,天真的笑起來,我不知道,原來紅色竟是那麼樣的刺眼,我岔開了話題 
“你肚子餓嗎?”我晃著手上那幾袋早已冷去的食物,袋子上掛著大大小小的珠, 
“這…是你的宵夜嗎?” 
"算是吧"我原了個謊,盡量鎮定的不讓她猜出胸口中隱隱的碎裂聲,
她突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我回國只待一個月就要回去了,本來….想要撥通電話給你,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勇氣按通話鍵,想來真覺得自己有點好笑,現在連電話費都省了,這樣無預警的碰到你,反而覺得舒坦多了!” 
看著小憂,她的坦然讓我有些動容,這時的我才仔細的注意到她的改變,有半年之久未見面,她的頭髮留長了些,染了深褐色的長捲髮突顯了她的氣質,一樣休閒的T-shirt與藍牛仔褲是她貫有的個人風格,  
我們邊走邊聊,就這樣回到她的住處,許多事情總在這樣毫無預料之下發生了,
隔天,醒來,早上九點多的光景,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這個陌生的地方,試著找尋一些熟悉的事物,卻顯得徒勞, 我在屋內搜尋小憂的身影,小優不見了, 只有屬於她的氣味殘留著, 屋內靜止的一切令人感到窒息, 突然有種巨大的空虛包圍著我,欲將我分食吞噬, 趕緊穿好衣服,梳洗完畢,我想就這樣離去,臨走前想想還是留張字條吧, 正在搜尋包包裡的筆和紙時,我摸到了那只冰冷金屬殼的手機, 看了手機螢幕上的顯示,一封留言,沒有顯示號碼,我很好奇是誰留的, 按播放後,果真,是她,讓我撕裂成兩半的聲音,
 「K,是我J……昨天晚上的事,很抱歉……打電話告訴你,卻發現手機轉成語音信箱,所以,留了言,想告訴你,希望你能聽我把話講完,你打電話給我的那一天,正好是我跟我男朋友M分手的一個星期,對於戀情的傷痛,已平復了一些,又接到你的電話,讓我很開心,此外也是真的很想再見你一面,但我完全沒預料到,跟你約定見面的那天晚上,M去了我家,他跪著求我回心轉意,原諒他的過錯,我以為面對這種情形,我可以不帶任何感情去回應,但我錯了,原來人是如此的脆弱,在他面前,我先前的武裝又瓦解了,我已很難辨別這一切究竟是出於對他依稀還殘留的愛,或是自己過於軟弱,我對他說"我累了,已無法在思考"與他的對話,就這樣折騰了一整晚,…………..對不起,說了這麼多,希望你別介意,我只想告訴你,很可惜,錯過了彼此的見面,無論如何,希望你過的好」
淚水不爭氣的流下,留下字條,臨出門前,站在紅傘和藍傘前,我拿了其中一把,帶上門,出了小憂的公寓,台北人車的忙碌聲音從遠處傳來,有些虛幻有些飄邈,再次聽著手機留言,我該去找她嗎?不遠處,我看見小憂的身影,手上拎著報紙和雙人份的早餐,我,看著手上握的那把傘,是該抉擇的時候了~~~~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