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3-04月台北人_台北人的遊戲-012

2006/05/03  
夜半,一個人吃著紅豆牛奶冰,突然想到,這麼炎熱的夜裡,太平洋的另一頭的
小憂呢?他是否知道我現在正在想念他呢?其實,自己也有點迷惘,究竟,自己
想念的是小憂?還是,當時和小憂相處時總覺得自己原本少了一塊待填補的那塊
缺口,被填補起來的感覺?  
不清楚的或許太多了吧?大概,我的確不適合那種想破頭的感覺,記得老媽說過,
我十歲曾遇到一個大師跟告訴他,他的兒子,我,一輩子就會是順順利利的,沒有
擔憂和操心;哈!或許這時可以宣告,那位所謂的大師的確不準,自從老媽走了後,
或許沒什麼多大的憂慮能讓自己難過的,但,今天卻越想越難捱...,算了!還是
專心吃冰好了!  
------------------------------------
第一次坐14小時的飛機,第一次連續失眠一個星期,第一次搞不清楚手錶上的時
間是台北時間還是美西時間,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生活整個亂了調,然後,不知道
的是,是空間的置換所應該的時間調適?還是,生活中的的確確的少了一塊所致?  
舊金山,對我來說的確是新大陸,花了三小時的時間找到一家能夠購足自己生活所
需一切物品的超市,花了三天找尋一家能夠讓自己習慣的咖啡店,然後,花了三個
星期我才能開著我的小紅---在這個高低起伏真大的城市裡我買的紅色小金龜
車---到處閒晃。終於決定到這裡來唸書,或許部分是爸媽的強烈要求,而其他部分
呢?該說是因為台北的大學生活似乎沒有想像中的有趣,或者,原本有趣的部分已經
不再復存,關於他,關於一種紅色的感覺,或者,更該是那種紅色的感覺破壞了這
一切...  
異地的學校難得碰上同樣來自台灣的人,當然,那不會指的是美國西岸,這裡隨時都
可以遇見來自與我相同都市的同學,大家說著中文,當然,也有許多時候是用台語溝
通的,這樣的相遇並不特別,反而是,遇見了一位來自台灣的老師,這比較不一樣點!  
Dr. Wang,我原本選修他的工業設計課,但,一個學期都不見他的人,後來才發現,
原來是系所的助教擺了個烏龍,今年該是休假的人,卻依然出現在課表上,當然,最
後是由另一位老師上完整學期的課程。但,我和他仍然相遇了,或許該說,人生就是如
此的奇妙,總是會將很多驚訝兜在一起...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