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3-04月台北人_台北人的遊戲-007

故事的再開始  2006年4月  
「小容,好久不見啊!」一個熟悉的聲音,該也是很熟悉但卻有點陌生的臉孔,把我從晚上八點
下班的無知覺中拉回現實。  
「馬克叔…」是馬克叔,只有他、老媽和小阿姨會這麼叫我,總是覺得這樣的小名有點女性化,
所以當我的朋友們這樣稱呼我時總是會被我糾正,久而久之,身旁的人們已經習慣叫我的英文
名字BENNY了!  
馬克叔居然把他的招牌小鬍子給剃掉了,而且似乎瘦了,原本那種不羈的感覺不再,多了幾分斯
文的氣息,感覺更年輕了!似乎沒見的這幾年,他的年齡不增反減。  
「下了班!有空嗎?去喝一杯吧!」  
「嗯,當然好!」我回答。  
我們到了東區的一家小酒館,人不多,還記得週末時這裡總是擠滿了人,隨著駐唱的拉丁辣妹歌曲
擺動身軀,大概平常時候台上沒有開唱所以就少了喧嘩!  
「這幾年過得好嗎?」馬克叔啜了一口加了冰塊的威士忌後,說了第一句的開場白。  
「還過得去,讀書、當兵,然後開始工作了!這幾年你到哪裡去了?幾次我打電話給你都沒人接,
到最後居然你家電話都停話了!去年回台北,也去找過你!結果,沒人應門,樓下的警衛還說已
經很久沒看過你了!」我說。  
「哈!小容,你覺得今天我們是巧遇嗎?」馬克叔這句話問得我有點茫然。他停頓了一會兒,我
沒回答,然後他繼續說下去:「我想應該不是啊!其實我是問了阿玲才知道你在那裡上班,然後,
就到那旁邊的小公園等你嚕!」「只是沒想到,你這麼晚下班啊!讓我從下午六點等到現在。」  
「原來是小阿姨告訴你的啊!怎麼不打電話給我跟我約就好了啊!」  
「哈!這樣就不有趣了啊!我今天剛下飛機,知道你回台北就立刻來了!你去台南後的半年,我也
離開台北了!你知道的,珍過世之後,我一直活得很不快樂,每天學校上完課後,就跑到朋友開的
酒吧裡,每天喝得醉醺醺的回家!每天當我醒來時,我總是告訴自己,該要好好過生活了!但總是
到黃昏時,我又開始想起了珍,然後就想用酒精麻痺自己。其實我那時是有些逃避見到你的!我一
直擔心,自己會受不了思念的感覺在你面前崩潰!那時,剛好從前讀書時的死黨在舊金山的大學教
書,告訴我他們學校正有個視覺設計的教師缺,所以我就將履歷寄過去了,大概是死黨的強力推薦,
所以我被錄取了!開始的幾年還是有回台北,不過都是短短的停留幾天,連朋友家人都來不及打招呼,
就趕著飛機回去了!而且,台北是個讓我覺得很哀傷的都市,之前幾次回來,總回覺得自己難過得
有點要窒息的感覺,所以漸漸回到台北的次數也少了!今年剛好我輪休,之前去了一趟倫敦,是從
前和珍一直約好要一同去的,只是那時她的工作忙,一直沒空!這次的旅行算是給自己和她的一種
遺憾彌補吧!在泰唔士河畔的一個黃昏,我突然想回台北,所以,就坐著飛機回來了!」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